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312.你是在羞辱我
    第312章312.你是在羞辱我

    她紧紧抱住言渊的脖子,下意识地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他……他有什么了不起的,等……等我找到……”

    她又用力地打了一个酒嗝。

    “找到之后,我就走了,离他远远的,谁还稀罕他……我才不稀罕他……”

    言渊沉默着一声不吭,只是抱着她一路往楼下后院走去。

    刚才,她说等她找到……

    虽然被酒嗝给打断了没说出那个名字,他也知道,她说的是谁。

    除了柳千寻,还能有谁。

    他冷笑了一声,眼中满是落寞和苦涩,“所以,我在你心里,就只能是后备的,只有找不到柳千寻,我才有机会,是吗?”

    “嗯……”

    怀中的人,无意识地应了一声。

    “你信不信我把柳千寻给杀了!”

    言渊这话,说的咬牙切齿,柳若晴没反应,只是将脸埋在言渊的怀中,回答他的是一声声轻轻的梦呓声。

    言渊将柳若晴抱到后院的房间里躺下,小月已经端着一盆热水进来了。

    “王爷,让奴婢给公主擦一下吧。”

    “放着吧,你先退下。”

    “是。”

    小月退下之后,言渊把柳若晴的衣服解开,酒精将她的脖子和整张脸全部熏得通红。

    解开后,言渊又拧了一把毛巾,在她身边轻轻帮她擦着。

    一次又一次……

    “柳若晴,什么时候,你也能为我买醉一次?”

    每一次她喝醉了,都是他在旁边照顾,可每一次,她喝酒买醉,全部都不是因为他。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正在拧热水的过程中,言渊听到柳若晴轻声地念着这首诗。

    他顿了一下,记得这是她当时送给他的那块手帕上提的诗。

    转过头来看她,见她的脸上,突然升起了一缕悲伤。

    “心有灵犀一点通……呵呵……哪来狗屁心有灵犀……”

    她忽然间,像个孩子一样,闭着眼睛,大哭了起来。

    “真心有灵犀的话,他就不会离开我了,呜~~~~他为什么要离开我……”

    言渊手中的毛巾,被他拧成了一段麻花。

    他铁青着脸,气得从床边站起,瞪着眼前半醉半醒的柳若晴,咬牙道:“柳若晴,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本王!”

    他低吼着,看着她哭红的双眼,他心痛得眼眶一热。

    “这首诗,原本就是写给他的是吗?”

    他上前,情绪失控地揪起柳若晴的衣襟,“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把那块手帕送给我,为什么要在手帕上提这首诗!柳若晴,你是在羞辱我吗?”

    他双目猩红,心里的受伤和失望,从他猩红的眼底,溢了出来。

    他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水盆,转身从房间里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房间里偌大的动静,也没吵醒醉成一滩烂泥的柳若晴。

    她还是伤心地哭着,“我真的很喜欢他……他为什么要离开我,他为什么要喜欢云爱,呜~~~言渊,你骗我,你说你只爱我一个的……”

    她越哭越伤心,眼泪,打湿了她鬓角的头发。

    翌日。

    言渊什么时候离开的,小月并没有注意,只是因为言渊在照顾她,所以她也就没再去后院打扰。

    等到柳若晴宿醉醒来的时候,只是看到面前一片狼藉,水盆和凳子倒在地上,水,流了一地。

    柳若晴捂着胀疼的脑袋,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一点都记不起来了,只记得自己跟言绝在前堂喝酒。

    “这凳子和水盆是我踢的?”

    她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从床边起身。

    “小月!小月!”

    “公主。”

    小月推门进来,见面前狼藉一片,也是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

    昨晚王爷不是在这里照顾公主吗?

    “小月,去煮完解酒茶过来,我头疼。”

    柳若晴捂着额头,对小月道。

    “是,公主,奴婢这就去。”

    半个时辰后,小月便端着解酒茶,从外面进来了,“公主,解酒茶来了,您赶快喝下。”

    “嗯。”

    柳若晴一口气将解酒茶喝了下去,因为药效没那么快,她的头还是疼得厉害。

    “公主,您昨天醉得不省人事,幸好有王爷在这里照顾您呢。”

    “王爷?”

    柳若晴本能地想起了昨晚陪她一起喝酒的言绝,“八哥在这里照顾我?”

    小月无奈地笑了起来,“哪能啊,当然是我们靖王爷了。”

    “言渊?”

    柳若晴捂着额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昨晚来了?”

    “是啊,奴婢端了热水就走了,是王爷照顾您的。”

    小月点点头,见柳若晴呆呆地坐在凳子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说昨晚言渊来了,柳若晴蹙起了眉。

    她记得自己昨天模模糊糊说了很多醉话,印象中好像还提到了言渊和云爱。

    那言渊是不是听到了?

    他会怎么样?

    觉得她无理取闹,小气爱计较吗?

    “公主?”

    小月见她愣着,开口唤了一声。

    柳若晴回过神来,看向小月,问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这个奴婢也不清楚,昨晚王爷留下照顾您,奴婢也不敢随便进去打扰就去休息了。”

    “哦。”

    柳若晴轻轻应了一声,情绪有些低落。

    应该又忙着去找云爱了吧,只要一天没找到她,言渊就不会安心下来。

    “去给我打盆水,我洗把脸。”

    “好的,公主。”

    片刻后,柳若晴洗漱完毕,穿戴整齐从房间里出来,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可只有柳若晴只心里清楚,她的心里有多失望和难受。

    接下去三天,柳若晴都没有回到靖王府,而是一直待在红楼里住着。

    言渊也没有出现在红楼半步,两人之间看似平静的关系,却在隐隐间,有了几分危机感。

    连续三天过去了,柳若晴原本生气的心情,也渐渐化作平静,可压在心底的那一抹难受,却没有丝毫消减。

    只是在人前,她还是笑嘻嘻的,从未曾在谁面前表现出来。

    红楼的前堂,继续忙碌着,有了红楼梦的故事一天天地“连载”着,酒楼的生意也越发变得火爆了起来。

    除了红楼里推出了那些新菜式吸引食客之外,红楼梦是最大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