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314.她真的需要吗
    第314章314.她真的需要吗

    如果言渊见到她的时候凶一点,冷一点,或许,柳若晴还不会那么难过。

    可他现在用这么温柔妥协的语气跟她说话,她的鼻尖,瞬间酸了起来。

    抬眼看向言渊幽深的眸光里流淌出来的柔情,那一瞬间,她仿佛有一股热流从她心间喷出来。

    “靖王哥哥,救我……靖王哥哥……救命……救命……”

    床上女子突然间响起的呼唤声,打破了两人之间沉默的气氛,两人一并将视线投向床上神色慌乱的女子。

    柳若晴往言渊的脸上看了一眼,淡淡一笑,“都叫靖王哥哥了,应该是云爱公主无疑了。”

    她平静的语气中,隐约冒出来的酸意,让言渊眉头一蹙。

    想要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云爱小时候在母后身边,一直都是这样叫他的,他能跟她否认这一点吗?

    “恭喜王爷,终于找到云爱公主了,你也不用这么愁眉苦脸了。”

    她依然笑着,双眼里萦绕着的刺痛,却让她不敢跟言渊对视。

    “晴……”

    “我出去看看药煎好了没有,王爷在这里看着她吧。”

    言渊正想解释什么,却被柳若晴平淡的语气给打断了。

    “小月,你跟我一起来。”

    “是。”

    说话间,柳若晴已经带着小月从房间里出去了。

    言渊蹙了一下眉,目光,朝床上昏迷着的女子看过去,确实是神武云爱无疑。

    既然找到她,所有人都该松口气了。

    他也可以多花点时间,多陪陪那狼心狗肺的死丫头。

    只是……

    他在心里失望地叹了口气,她真的需要他陪吗?

    小月从厨房里端着药出来的时候,刘叔正好走了过来。

    “小月姑娘,你之前说要我留意附近店铺的事,现在正好有家店铺想要转让,人就在那边,你要不要过去跟他谈谈?”

    小月的目光,朝角落那边一张桌子上看了过去,一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喝着茶,见小月投去目光,他便礼貌地对她点了一下头。

    “好,我把药送过去,马上就出来,你让他等我一下。”

    小月点点头,刚要转身,便见柳若晴伸手过来,“我来吧,你过去,别让人家久等了。”

    “好。”

    小月将托盘交给柳若晴,便朝那中年男子走去。

    柳若晴则是端着药往后院走,心里的滋味有些复杂。

    言渊在床边坐下,心思有些烦闷,等神武云爱醒来,他还得问问关于使船沉船的具体情况。

    突然间,神武云爱睁开了双眼,没有焦距的双瞳,在看到言渊的那一刹那,骤然亮了一下。

    “靖王哥哥。”

    她猛地从床上坐起,掩饰不住眼底的狂喜,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直接扑到了言渊的怀里,紧紧抱住了他,“靖王哥哥!”

    言渊眉头,倏然一拧,伸手刚准备把神武云爱的手拿开,就在他的手,碰到她手的那一刹,柳若晴正好端着药开门进来。

    眼前的一幕,让她瞬间震在了原地,手中的托盘,也差点因为没端稳而落到地上。

    此时,她还是很佩服自己的镇定,看到这一幕,竟然还能忍住没把托盘往这对狗男女脸上飞过去。

    她就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言渊握着神武云爱的手,让神武云爱紧抱着他。

    她以为,以她的臭脾气,现在就上去把这对狗男女的皮给扒了,却出人意料的,自己这么冷静。

    反倒是言渊看到她进来的时候,眼中瞬间一慌,将神武云爱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开了,快速将神武云爱从自己的怀中推了开来,从床边站起,往柳若晴走来。

    “晴……”

    言渊的话刚到嘴边,就被柳若晴一记冰冷的眼神给打断了。

    那一个眼神,让言渊的心头,骤然紧了一下。

    从来都是别人被他的眼神吓到,第一次,他也尝到了这种被眼神吓到了滋味。

    这一记冰冷,仿佛在他的心头,狠狠刺了一剑,让他心里又疼又慌。

    柳若晴的目光,已经从他脸上平静地收回,提步朝神武云爱走了过去。

    “云爱公主你醒了,正好可以吃药。”

    她将药放到神武云爱面前。

    神武云爱用一双打量的眼神看着柳若晴,轻声问道:“请问姑娘是?”

    “我是……”

    她本想说自己是靖王妃,可最后,又改了口,“我是这酒楼的老板,刚才公主在我酒楼门口晕过去了,我就把你接进来了。”

    言渊听着她的介绍,脸色骤然冷了下来。

    神武云爱对她感激地点了点头,目光,朝言渊看了一眼,“靖王哥哥也是你叫来的吗?”

    这一声靖王哥哥,听得柳若晴极为刺耳,可还是咬牙忍了下来,“嗯。”

    她只是沉沉地应了一声,跟着道:“公主趁热把药喝了吧,我不打扰二位了。”

    她说的是“二位”,而不是“你”,显然已经把神武云爱跟言渊凑到一块去了。

    言渊的脸色,稍稍有些烟了下来,眸子里萦绕着的冰冷,直逼柳若晴。

    柳若晴将药放下之后,便转身出去,视线都没有在言渊的脸上看一眼。

    言渊的心里也有些恼火,他已经那样放低姿态跟她求和了,她还要这样跟他说话吗?

    她连半点要听他解释的耐心都没有?

    他到底哪里对不起她了?

    言渊心里越想就越是委屈和火大,在柳若晴离开之后,本想追出去解释,却还是逼着自己忍了下来。

    “靖王哥哥,你怎么了?”

    神武云爱见言渊烟着脸站在屋内一言不发,她忐忑地问了一声。

    言渊回神,朝她走了过去,将药端起放到她面前,“把药喝了吧,等你身体好点了,本王带你进宫去见皇上和太后。”

    “嗯。”

    神武云爱点点头,绝美的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明明如花儿般夺目和艳丽,却激不起他眼底半点的晶亮。

    只有一个人的笑容,能让他晦暗的眼底绽放斑斓色彩。

    神武云爱见言渊有些心不在焉,回想着刚才柳若晴跟他之间那诡异的气氛,眼眸微微暗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