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316.太后口谕
    第316章316.太后口谕

    当天,便下令设宴,一方面给神武云爱洗尘,另一方面也是给她连日来所受的惊吓压压惊。

    “云爱,你可不知道,你失踪这几日,可把哀家给担心坏了。”

    “太后恕罪,云爱让您担心了。”

    神武云爱乖巧地行礼赔罪。

    “傻丫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都是那些大胆的水匪,等抓到他们,哀家非将他们千刀万剐不可。”

    太后的脸上,染上了几许气愤。

    “太后,您瞧,公主现在已经平安回来了,就先不提这些不高兴的事了,水匪自然有两位王爷和兵部尚书那边来处理嘛。”

    太后身边的冬雪笑道。

    “对,对,冬雪说得对,哀家不提这么不开心的事了,还是来聊聊给设宴洗尘的事好了。”

    太后笑道,跟着,侧目看向冬雪,“设宴的事,你都安排下去了么?”

    “太后放心,奴婢都安排下去了,三品以上的官员也都发了请帖了。”

    看得出来,太后找到神武云爱确实很开心,就连洗尘宴都宴请了三品以上的高官大员。

    神武云爱笑着,目光投向正坐着一言不发,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言渊,秀眉一拧,“靖王哥哥,你怎么了,有心事吗?”

    她这么一问,太后也将目光投向了言渊,见他怔怔地坐在椅子上发呆着,对于神武云爱的问题,也是置若罔闻,好像根本没听到似的。

    太后也是一脸的纳闷,“老九,你怎么了?”

    言渊依然没有回答,太后跟神武云爱对视了一眼,眼底更加纳闷了,“老九?老九?”

    终于,言渊回过神来,对上太后疑惑的目光,言渊的脸上有几分不自然,“皇嫂,有事吗?”

    “哀家就是想问你,你有事吗?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哦。臣弟没事。”

    说着,他已经从位子上站起,“皇嫂,这里有些闷,臣弟先出去走走。”

    太后看言渊出去时那黯然的背影,眼中更加纳闷了,“老九这是怎么了?”

    神武云爱安静地从外收回视线,也收起了眼底暗淡的色彩,道:“靖王哥哥应该是跟靖王妃吵架了。”

    “哦?”

    太后听神武云爱这么说,眼中一惊,随后,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难怪最近都没见天心进宫来,哀家还以为那丫头只顾着忙酒楼的事情了。”

    神武云爱听着太后说话时提到柳若晴的语气,满满的亲切,就像是提到自己的女儿似的。

    神武云爱眸底一暗,跟着,看向太后,问道:“太后是不是很喜欢靖王妃呀?”

    太后淡淡一笑,并不隐瞒自己对柳若晴的喜欢,点点头,道:“天心那孩子,性子跟一般女孩子不太一样,她不是一个喜欢玩心思,又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人简单也干脆,哀家这一辈子见惯了尔虞我诈,所以,对那丫头还确实挺喜欢的。”

    说起这个,太后笑了笑,眼中还有几分打趣的味道:“不过,哀家喜不喜欢倒是其次,我们靖王爷喜欢那才是关键。”

    太后的目光,若有所思地投向殿外,“哀家倒是第一见老九对一个女孩子这么上心,当初亏哀家还担心天心在靖王府会吃亏呢。”

    太后说着,笑着收回了视线,“所以啊,哀家最不希望他们两个人之间能出什么大问题来,他们两个谁少了谁都不会好过。”

    神武云爱表面上并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姜太后的话,默默记在了心里最深处。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多心了,总觉得太后这话,像是故意跟她说的。

    太后是怕她的出现,会拆散靖王和靖王妃吗?

    神武云爱在心里暗笑,如果他们夫妻俩的关系,是那么容易被她拆散的,那这段感情也没有到非对方不可的地步。

    正在神武云爱在心里暗忖的同时,太后的声音,再度响起,“冬雪,你去靖王妃的那家酒楼传哀家口谕,说今晚给云爱公主接风洗尘,让她务必进宫,切不可推脱。”

    “是,太后。”

    冬雪有些惊讶,目光看着太后的时候,多了几分迷惑。

    洗尘宴虽说是给云爱公主接风,可太后都宴请了朝中的正三品官员前来赴宴,靖王妃自然是要到的,太后为什么还要让她特地出宫去传这个口谕?

    难不成,太后觉得没有这个口谕,靖王妃就不会来吗?

    冬雪心里虽然纳闷,倒也没多问,当下便领命退了出去。

    红楼——

    “冬雪姑姑,你怎么来了?”

    “禀靖王妃,奴婢来传太后口谕,今晚长寿宫给云爱公主设了洗尘宴,太后让您务必要过去,切不可推脱。”

    当柳若晴接到口谕的时候,心里跟冬雪的想法是一样的。

    这样的宫宴,就算太后不传这个口谕,她都理所应当要赴宴的,太后为什么特地让冬雪来传这个口谕呢。

    难不成,太后怕她不会去不成?

    柳若晴在心里暗笑了起来,太后不会是觉得她是在介意神武云爱跟言渊之间那暧昧不明的关系吧?

    看来,他们两人之间的这份感情,连太后都知道,她以为,只是觉得他们暧昧不明而已。

    沉吟片刻,她对冬雪点了点头,“有劳冬雪姑姑了,请回去告诉太后,我一定会准时去的。”

    “是,靖王妃,那奴婢先告退了。”

    “好。”

    送走了冬雪,柳若晴嘴角勉为其难地笑容,便敛了下来。

    回想起言渊跟神武云爱之间拥抱的画面,她的双眼,便是刺痛得厉害。

    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回头对小月道:“小月,回王府。”

    “是,公主。”

    主仆二人从红楼出来,因为是中心地段,红楼的位子,距离靖王府并不远,柳若晴跟小月是直接徒步走回去的。

    小月看着柳若晴沉默的侧脸,嬉笑着问道:“公主,您终于不生王爷气了啊。”

    柳若晴侧目看向小月的笑脸,收起了眼底的暗淡,道:“我什么时候生他气了?”

    “公主您还不承认呢,这几日,您躲在红楼里不回王府,不就是在生王爷的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