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317.很漂亮
    第317章317.很漂亮

    小月不知道柳若晴跟言渊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又不傻,这对夫妻之间,这几日那么古怪的气氛,她能感觉不到吗?

    思来想去,除了那云爱公主的事之外,她也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公主跟王爷闹别扭的。

    柳若晴听着小月这嬉笑的话语,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没有说话。

    因为,只要一提起言渊,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拥抱,想起他为神武云爱痛苦买醉的样子,只要一想起来,心里就疼得发慌。

    “快走吧,这会儿申时都已经过半了,再耽搁下去,进宫就迟到了。”

    柳若晴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什么,拉着小月一路快步往王府走去。

    因为是宫宴,需要经过一番打扮,好在小月手巧,速度也快,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全部打扮好了。

    小月将准备好的宫宴服取出来给柳若晴套上,比起在外面那平易近人的酒楼老板,这会儿的柳若晴,还颇有几分靖王妃的架势。

    “好了,公主,你真好看。”

    小月看着柳若晴,由衷叹道。

    “你少哄我开心,再好看能有……能有你好看吗?”

    柳若晴原本想说“神武云爱”,可意识到自己对神武云爱的存在太过介意了,不禁皱起了眉,把话转到了小月的身上。

    小月确实长着一张完全不输给云娇容的脸,只是,她一直都是下人的打扮,不施脂粉,少了衣装相衬,自然没有云娇容那么惊艳了。

    可小月这张脸,就是站在人群当中,都能被人一眼相中。

    这也难怪当日在酒楼,卫王世子一眼就看中了她,还想调戏她了。

    小月的脸,害羞得一红,“公主,您又取笑奴婢。”

    “好啦。”

    柳若晴笑笑,带着小月往外走,“差不多该进宫了,马车准备好了吗?”

    “奴婢出去问问管家。”

    “好。”

    小月从房间里出来下楼,刚出了东苑,便看到言渊从王府门口进来。

    很显然,言渊也看到了她,眼底瞬间亮了起来。

    小月回王府了,那是不是说明那个女人也……

    “奴婢参见王爷。”

    “嗯。”

    言渊沉沉地应了一声,目光有意无意地投向东苑内,那眼神太过明显,丝毫没有半点的掩饰。

    小月掩嘴暗笑,也不等言渊问,便开口道:“王爷,公主让奴婢去问问马车的准备情况,奴婢先告退了。”

    “嗯,下去吧。”

    果然,她也回来了。

    这么多天,简直要把他折磨得疯掉了。

    言渊的心里,对柳若晴是有些气的,但不可不否认,这样的气,比起对她的思念,差远了。

    站在门外沉吟了片刻,他便提步进了院内。

    沿着走廊外的楼梯一路上去,走到了门外。

    门外,柳若晴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小月,便开门走出来,“怎么样,小月,马车准备好了吗?”

    她一边整理着身上金丝绣锦衣,一边抬起头来,对上了那双幽深炙热的眸子。

    柳若晴的心里,狠狠地抽了一下,看着言渊的眼眸,心头几日来那种又闷又堵的感觉,再度袭了上来。

    “王爷。”

    她微微一颔首,语气极为平静地打招呼,而这样的平静当中,带着让人难以忍受的疏离和淡漠。

    如此这般平静地打完招呼后,柳若晴绕过他身边,准备往楼下走,手臂在擦肩而过的瞬间,被言渊给拽住了。

    他温暖宽大的手掌,将她略有些冰凉的手,紧紧裹在掌心当中,低眉望着有些闪躲的目光,低低地开口道:“很漂亮。”

    柳若晴怔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他是在说她今天这身打扮。

    她其实不太喜欢这么隆重的打扮,可参加宫宴必须要庄重,所以,她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但是,除了宫宴之外,她平时就算是进宫,也穿得十分随意,像这样隆重打扮的,很少。

    被言渊这么一夸,倒是又难受又不习惯。

    她的眸光,闪了闪,眼底有些酸涩,手被言渊握在掌心中的感觉,虽然才隔了不到半个月,可竟然让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沉默地站在原地,心里闷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双眼越发变得酸涩了。

    “嗯,谢谢。”

    她沉沉地应了一声,声音有些喑哑。

    手,从言渊的手中准备抽出来,却被他握得很紧。

    她有些烦闷地皱起了眉,再用力将手从言渊的手中抽出来,却被他抓得更用力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硬生生地将眼底的液体给逼退了回去,她咬牙回头看向言渊,淡淡地一笑,“王爷这就舍不得移开眼了?等会儿要是进宫见了云爱公主,不得赖在宫里不走了?”

    她一再地告诫自己,不要在言渊包括任何人面前,太过在意神武云爱,可是,话一开口,就是这样不受控制。

    有些嫉妒,有些吃味,哪怕再怎么克制,也无济于事。

    言渊的眉头,拧了起来,眼底,淌过一丝无奈和烦躁。

    “我跟云爱,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吗?王爷觉得我想的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拥抱在一起还不够,得上床了才行。”

    她的语气有些冲,说话更是变得口不择言了。

    言渊的脸色,顿时烟了下来,眼中染上了一缕火光。

    可是,今天下午的那个拥抱……

    虽然他并没有那份心,也不是他主动,可偏偏,就是那一幕被她看到了,这也当是他错了。

    他至少该高兴,她为这件事生气了,吃味了吧。

    至少,她不是无动于衷的。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耐着性子,道:“你想让我怎么解释,你才会相信,我对云爱真的没什么?”

    他看着她,目光真诚,灼热又坚定,有那么一瞬间,柳若晴这连日来的坚信,开始有了几分动摇。

    那个拥抱,她当时神武云爱主动,跟言渊没关系,甚至,她想连那晚他喝醉了说的那些话,她都当他纯粹只是酒后胡言。

    可是,即使如此,她的内心深处,却说服不了自己。

    酒后胡言还是酒后吐真言,怕是只有言渊自己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