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318.你真是个混蛋
    第318章318.你真是个混蛋

    正巧,小月在这个时候,从外面进来,柳若晴趁势从言渊的手中快速将手抽了出来,道:“时间不早了,该进宫了。”

    说完,她快步往楼下走去,到了最后,她甚至变成了小跑。

    言渊站在楼上,看着柳若晴头也不回地走出院子,眼眸,暗淡了下来。

    他们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就连这一点都不愿意相信他吗?

    言渊的心里,有些失望,还有些生气,可不管是失望还是生气,在那个女人面前,仿佛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王府的马车已经备好,柳若晴自然不能单独坐车马车离开,便只能坐在马车内,等言渊上来。

    很快,车帘子被掀开,言渊已经上了马车,宽敞的空间里,两人相对而坐,却静得让人压抑。

    前往皇宫的路上,柳若晴的目光,一直停在窗墉外,由始至终都没看言渊一眼,更别提是跟他说话了。

    这一路上,两人心里都不好过,好几次,言渊想开口,可一对上柳若晴那冷漠的侧脸,他所有的话,都被憋了回去。

    在这寂静又压抑的马车内,两人熬了一路,总算是熬到了宫门口。

    柳若晴率先下了车,也没打算等言渊,便直接往宫门走去。

    言渊紧随其后跟上,宫门内,前往长寿宫的宫车已经在等着他们了。

    “王爷,王妃,请。”

    柳若晴摇了摇头,道:“我正想随便散散步,你们不用等我了,让王爷先过去吧。”

    柳若晴这话是跟那几名架着宫车的下人说的,她甚至连言渊都不曾看一眼。

    落下这话之后,便径直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下人们不明所以,视线朝言渊看了过去,见言渊对他们扬了扬手,“宫车不用了,你们退下吧。”

    “是,王爷。”

    虽然是急于避开言渊,但是柳若晴也没敢让自己走的太快,不然就显得太过明显了。

    越是明显,不就是证明她对言渊就越在意么?

    言渊三步并两步,没几下,便追上了柳若晴,身子往前一站,挡住了柳若晴的去路。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仰头看他的时候,双目清明却神色淡漠。

    随后,她轻轻一笑,“你这是打算陪我一起散步吗?”

    “有何不可?”

    言渊挑眉,看着她毫无波澜的眼底,心头莫名地有些发慌。

    “那就走吧。”

    柳若晴此时的反应,让言渊看不出任何情绪,十分平静,就连刚才的淡漠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仿佛两人之间,什么矛盾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如之前那样,可是,又不似之前那般亲昵了。

    言渊心头那种慌慌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一些。

    她这样的平静,反而让言渊有一种她很快就要离开他的错觉,甚至随着她嘴角那漫不经心的笑容,逐渐开始放大和加深。

    在柳若晴提步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言渊无奈跟在她身边,问道:“你打算一辈子都不理我么?”

    柳若晴的脚步,陡然一顿,不到半秒钟,又漫不经心地往前走,目光,直视着前方,表情里已然多了几分怅然和悲伤。

    “想什么呢?”

    她不以为意地开口,嘴角依然勾着平静的淡笑。

    言渊心中一喜,以为柳若晴打算原谅他这一次了,却被柳若晴接下去的话,给打破了全部的念想——

    “现在谈一辈子有些远了,我们能不能走完这一辈子还不一定呢。”

    她继续往前走,把如此沉重的话题,说得太过轻描淡写。

    她其实心里很清楚,她跟言渊之间,隔着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神武云爱,还有她假冒靖王妃这件事,这是永远抹不去的一个大罪。

    之前跟言渊在一起,她只是刻意地忽略了这个罢了。

    现在重新提起,无非是,她发现,她跟言渊之间还有很多自己预料不到的变数,和神武云爱,就是这变数中的一个。

    以后还有其他什么变数呢,她自己也猜不到。

    夜溟因为她这漫不经心的话而变了脸色,一贯从容的他,此时也再也按耐不住了。

    脸色,骤然铁青,两旁的太阳穴,狠狠跳了跳,顾不上这里是皇宫大院,也顾不上这里人来人往的宫人,他拽过柳若晴,用力禁锢在怀中。

    “什么叫我们能不能走完一辈子?你对我们这一份感情就这么没信心吗?”

    言渊的情绪有些失控,声音也在不知觉间提高了许多,让四周路过的宫人们都被吓了一跳,纷纷绕路离开。

    柳若晴的手臂,被言渊拽得生疼,她蹙着眉,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开。

    “还是你并不是对这段感情没信心,而是根本就对我没感情?”

    言渊的眸光,突然间暗淡了下来,眼中缓缓淌出几分涩然之色,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也变得有几分嘶哑。

    柳若晴挣扎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抬眼看着言渊,一抹盛怒从她的眼底盘旋而上。

    半晌,她怒极反笑,“言渊,你真是个混蛋!”

    她用力挣扎着从言渊怀中退出来,言渊没有松手,她又推了几下,也没有推开。

    胸口因为怒气而剧烈起伏着,见言渊始终没有松手,她盛怒之下,直接往言渊的两腿间踹过去。

    好在言渊比她反应快了一步,才敏捷地躲过了柳若晴这一脚。

    趁着这当口,柳若晴从言渊的怀中退了出来,言渊脸色铁青地看着她,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柳若晴的眼神,从原本波澜不起的平静,在这一刹那,已经冰冷。

    “言渊,我怎么从来没发现你这么混蛋!”

    对他没感情?

    她如果对他没感情,她就不至于这么挣扎和彷徨了。

    因为那个掉脑袋的罪名,她每天活在矛盾之中。

    离开他,舍不得,留在他身边,又怕连累了他。

    他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现在却反过来指控她对他没感情。

    刚才那过激的反应过后,柳若晴重新平静下来,留下这句话,她寒着脸,转身离开。

    言渊愣在原地,一时间竟然没有读懂她刚才那话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