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320.和好
    第320章320.和好

    虽然是差不多的称呼,神武云爱面对言渊和言绝时,眼底流露出来的情感是截然不同的。

    柳若晴默默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还是云爱乖,以后定能找个疼爱你的如意郎君。”

    言绝看着云爱,不吝赞道。

    神武云爱脸色微变,目光,下意识地朝言渊看了一眼,脸上飘过一朵红云,随后,掩着嘴,对着言绝,调皮地笑道,“聿王哥哥,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没娶亲呢,人家才十七,你就来开人家玩笑了。”

    “诶,诶,你这丫头!刚夸你乖,你就拿本王开玩笑起来了。”

    长寿宫内,众人都在说笑,长寿宫的气氛还是十分活跃热闹,唯独言渊跟柳若晴二人却是各怀心事怎么都笑不出来。

    刚才言绝提到“如意郎君”时,神武云爱看向言渊的眼神里,分明沉淀着倾慕之色,脸上的羞涩也十分明显,就算柳若晴不愿意去注意,恐怕也不能如她所愿。

    众人在长寿宫谈笑风生,中间,皇帝也带着云娇容过来了。

    虽然太后并不喜云娇容,但是,她也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在这种场合去给云娇容难堪。

    眼看着宫宴时间将近,满朝文武也陆陆续续到场。

    宫宴,设在丽香榭,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冬雪来到太后身边,低声道:“太后,宫宴都准备好了。”

    太后点点头,从座位上起身,“宫宴都已备好,我们入席吧。

    从长寿宫出来的时候,柳若晴的表情还是十分冷漠,由始至终,她都没有看言渊一眼。

    待众人出了长寿宫,柳若晴刚跨出门口,就被言渊给重新拉了回去。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脸上毫不掩饰反感之色。

    “又有什么事?”

    柳若晴的脸上,多了几分不耐烦。

    言渊的表情,却少了一贯的凉薄,多了几分妥协。

    他这个靖王妃,八成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让他甘愿妥协的人了。

    他低眉望着她,目光又深又澄澈,笼罩着几乎要一出来的柔情,“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你想骂我,或者揍我一顿都行,就是能不能不要不理我?”

    说到最后,言渊的目光里,染上了几分恳求。

    思来想去,除了在酒楼里被云爱突然抱着被她看到之外,他真的想不出自己哪里错了。

    可就算那个拥抱不是他的本意,也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他真的宁可认错,也不要她就这样几天不理他了。

    跟这种烦躁的感觉比起来,什么骄傲,什么面子,尊严,都变得太微不足道了。

    只要她能搭理他一下,让他认错,他也心甘情愿。

    柳若晴心头一窒,仿佛言渊这一声认错,在那一瞬间,击垮了她才建立起来的没有多久的坚定。

    他的目光又沉又灼热,深邃又流转着动人的波光,有那么一瞬间,柳若晴甚至想要跳进这汪深坛里去,被他宠着,爱着,什么都不要想。

    她的心尖,在颤抖,眼底,隐隐绕出了几分水雾,她紧咬着下唇没出声,可脸上,却爬满了难过。

    那一瞬间的难过,便让言渊看得心骤然一疼。

    长臂将她揽入怀中,急急忙忙地道歉着,“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的,我不该为了找云爱冷落你,更不应该让她抱着,你生气的话,就打我一顿,好不好,别难过了,我保证,以后都不理云爱了,好不好?”

    听着他一声又一声的保证,柳若晴的鼻尖越发变得酸涩了起来。

    她的脸,侧靠在言渊的胸前,听着他结实有力的心跳声里,夹着几许焦急和慌乱。

    柳若晴想,是不是,自己真的误会了他跟神武云爱之间的关系呢?

    那天他喝醉了,是不是真的是在胡言乱语,纯粹只是因为母后的嘱托,他才会把云爱那样放在心上。

    今天,他放低了姿态,几次主动跟她道歉,这对他一个高高在上的九皇叔来说,确实挺不容易的吧?

    那她是不是能再给他们一次机会,不要再把云爱扯进来?

    柳若晴的眼眶里,还噙着几许水雾,看着言渊真诚的目光,半晌,她才用力捶了一下言渊的胸口,声音闷闷地开口:“你欺负我这么久,打一顿怎么够?”

    她的语气和话中的意思,让言渊原本焦急不安的眼底,终于淌出了狂喜之色。

    双手缠上她纤细的腰,微微一用力,“好,一顿不够就两顿,两顿不够就三顿,四顿,等你打够为止,等回王府,你想怎么欺负我都成,只要不要不理我就好。”

    柳若晴看着他这副孩子般的小模样,也有些忍俊不禁,伸手又推了他一把,心情瞬间轻快了许多,“是不是怎么欺负你都行啊?”

    “嗯,就是不要再像起先那样踢我了,那样惩罚的可不是我一个人。”

    言渊的眼神,多了几分促狭和邪笑,那后半句话,让柳若晴愣了半秒后,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么不正经,信不信我再踢你一次。”

    “还是别了,拿牺牲自己的性福作为代价来惩罚我,有些不值得。”

    柳若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快走啦,皇嫂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她绕过他,快步往丽香榭的方向过去,心情轻松了,脚下的步伐,仿佛也没有先前那么沉重了。

    言渊看着她轻快的背影和脸上的笑容,有些后悔地叹了口气。

    他早就该知道这丫头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如果早点认错,她可能早就原谅他了,也不至于这几天自己因为思念她而折磨得这么惨了。

    柳若晴才刚刚走了几步,言渊已经来到了她身边,轻轻握住她的手,怕她会突然跑掉似的。

    柳若晴唇角一扬,侧目看向言渊,挑了一挑眉,玩笑着问道:“那云爱公主可比我漂亮多了,你真舍得不要她啊?”

    被言渊牵着的手掌,被他用力捏了一下,以示他此刻因她这个问题而流露出来的不满。

    “本王见过的女人当中,比你美的女人多了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