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322.婚事
    第322章322.婚事

    见言渊脸上带着浅笑,注意力却并没有在群臣议论的事情上,反而还沉浸在他们刚刚说笑的话题里。

    柳若晴的唇角,扬了扬,静静地收回了目光。

    可是,神武云爱看言渊的眼神,还是让她不由自主地介意着。

    “庞太师,诸位大人,你们就不要取笑云爱了,云爱哪有这么好啊。”

    若真这么好,为什么当初母后把她许给靖王哥哥的时候,靖王哥哥的反应那样平静,而现在,他甚至娶了别的女人,连看都不愿意在她脸上多看一眼。

    神武皇后死后,先太后便把神武云爱养在膝下为女,所以,她也称呼先太后为母后。

    原以为,这一声母后,她可以换一种身份唤她,可转眼间,一切都不一样了。

    神武云爱的眼底,淌出了几许涩然。

    纵有惊世之貌又如何,自己心上的人不愿意欣赏,那也只是空有一副皮囊而已。

    “云爱,你就别谦虚了,你当然有这么好,你要是没这么好,当年母后哪能一直牵挂着你,还亲口许下你跟我九哥的婚事。”

    此时,说话的正是言裳。

    她这话,在这场和乐融融的宫宴上,瞬间扔下了一个炸弹,让所有人为之一振的同时,片刻间,便已鸦雀无声。

    众人的目光,纷纷朝言渊投了过去,他的脸上,原本带着的浅笑倏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道冰冷到透进骨髓的锋锐,往言裳的脸上投射了过来。

    言裳被言渊的眼神给吓了一跳,可毕竟,自己说的是事实,皇兄再恼她又能怎么样,最多不就是让她不能踏入靖王府吗,她还怕他杀了她不成。

    再说,这个婚事是母后当初许下的,她又没胡说!

    她就是看那个柳天心不顺眼,就是要让她不舒坦。

    言裳这话说出口之后,群臣嘴角的笑容都僵住了,谁都不敢接这话茬,尤其是看到言渊那恐怖的颜色,那双眼睛,冷得仿佛能将所有人浑身的骨头都给冻裂了。

    言渊没想到他跟云爱之间所谓的婚事,会别言裳在这样的场合毫无预警地扔了出来,他脸色骤冷的同时,心里,也蓦地慌了。

    当初,八哥就说过,这件事,从他嘴里如实说出口,或许问题不大,可偏偏,他一直没找到机会,再加上他本身就没把跟云爱之间的事放在心上,也就没有刻意去提。

    没想到言裳这个不省心的东西,竟然在这个时候给他找事。

    眼下,不是他终究言裳责任的时候,而是……

    他的目光,转回来看向柳若晴,见她端着酒杯,十分平静地喝着面前的桂花酒,仿佛言裳刚才扔出来的事,丝毫没有半点影响她一般。

    她甚至比周围的人都要平静,事不关己的样子,反而让言渊更加心慌了。

    她这样的平静,有些太反常了,那眼神,丝毫不起半点波澜。

    神武云爱也意识到这场面有些古怪,太后,皇上,以及群臣的脸色都不好,她可以想象此时言渊会有多气恼了。

    即使这话是从言裳的口中说出来,可她身为当事之人,也难逃她干系。

    虽说,身为男人三妻四妾很平常,更何况是堂堂当今九皇叔,名震天下的靖王爷。

    可是,这种事,当着靖王妃的面说起,总是不好的。

    再说,以她神武云爱的身份,怎么可能嫁去靖王府做妾,言裳这话不顾场合地说出口,还把先太后搬出来,不是拐弯抹角地让=靖王妃让出正妃的身份吗?

    神武云爱蹙了一下眉,不禁在心里暗骂言裳没有脑子。

    自己没有脑子也就罢了,还要被她带上,这下靖王哥哥不知道你会不会更排斥她了。

    言裳这个蠢货,都十七岁了,还比她大几个月,怎么能蠢成这样。

    要不是因为她是皇家公主,这种愚蠢的脑子,恐怕早就死个几百次了。

    神武云爱在心里骂道。

    眼看着言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神武云爱赶忙适时出声道:“这都是当年母后的一句戏言罢了,当不得真,言裳,你别开这种玩笑了。”

    她悄然扯了一下言裳的衣角,可言裳似乎是浑然不觉,或者说,她并没有打算就此停下。

    她就不信柳天心这贱人人真的能无动于衷,她就装吧。

    言裳看着对面一脸平静,甚至对她说出来的这句话竟然毫无反应,就像是跟她无关似的,言裳的心里,淌出了几许讥讽。

    “我哪有开玩笑,当年母后是当着很多人的面说,大皇兄可是亲口说要给你们赐婚的,九哥当时不也在场吗?”

    言裳转了转眼珠子,目光跟着投向坐在群臣列首的庞太师和丞相王石。

    “当时庞太师和王相都在,又不是我一个人听到,大皇兄君无戏言,怎么能是玩笑。”

    “别说了,言裳。”

    神武云爱拧着眉,想要拦着言裳继续说下去。

    可言裳许是说上瘾了,尤其是看到王相跟庞太师那有些为难的模样,心里洋洋得意了起来。

    就算柳天心对这件事不在意,她要让她从靖王妃的位子上滚下去。

    “干嘛呀,云爱,你在怕什么,你的身份可比有些人尊贵多了,靖王妃的位子应该……”

    “够了!言裳!”

    终于,言渊顾不上这满朝文武在场,直接对着言裳怒吼出声,阴冷的眸子,释放着摄人的锋芒,仿佛下一秒,他就要将言裳从宫宴上扔出去。

    言裳被言渊这么一呵斥,有一瞬间被吓到了,可是想起之前言渊因为柳若晴而让她受得委屈,她的害怕,便成了怒火,直视着言渊,同时,还狠狠瞪了一言不发的柳若晴一眼。

    “你再敢多说一个字,本王撕烂你的嘴!”

    言渊这话,丝毫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群臣没料到言渊会发这么大的火,甚至是在这公宫宴上,当着皇上太后和众臣的面。

    言裳一直知道言渊为了柳若晴,从来不会给她好脸色看,但是,之前,她还只是在他的眼里,看到怒气,而这一次,已经有了毫不掩饰的杀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