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323.公主的教养
    第323章323.公主的教养

    她知道,她如果真的现在多说一个字,他真的能撕烂她的嘴。

    言裳伤心了的同时,也更加怒了。

    还想开口说话,却被太后冷着脸给打断了,“十妹,你身为皇家公主,什么时候能有点体统和教养,这是哀家的宫宴,不是让你惹是生非的地方,你要是觉得宫宴无聊,以后哀家设的宫宴,你还是别参加了,静静待在你的公主府里,先学会怎么去做一个公主。”

    太后这话,说得很重,直接把一个皇家公主该有的教养都给搬出来了。

    众臣皆唏嘘不已,这场宫宴,也让人感到有些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即离开。

    这十公主也确实不像话,上次的百花宴,也是因为她被搅和了,让整个百花宴都变得乱糟糟的,群臣只能黯然离去。

    这一次,她又来这么一出,她每一次都是针对靖王妃,难不成,靖王妃哪里得罪了她不成。

    言裳因为太后如此之重的用词而愣了一下,惊诧地看着太后,双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皇……皇嫂,你……你说我没有公主的教养?”

    这个指控,对言裳这个出身尊贵的皇家公主来说,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重的指控。

    “你觉得你有吗?身为一个皇家公主,说话全然不顾场合,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言语刻薄惹人生厌,哀家真是没想到了,你当了十七年的公主了,还没学会一个公主该有的教养。”

    “皇……皇嫂……”

    言裳看着太后,皇帝,又看了看赴宴的满朝文武,竟然没一个人站在她这边的,就连她帮着说话的神武云爱,此时也是一脸无奈地看着她,觉得她多事了。

    一瞬间,言裳觉得自己仿佛又一次被这个世界被抛弃了,就像她十岁那年病发的时候,她被送出了皇宫,待在公主府没办法出来。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全世界给抛弃了,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几次在鬼门关前徘徊,身边除了御医就是她自己,就连一直疼爱她的九哥,也只是偶尔去看一看她。

    而现在,九哥也为了柳天心那个贱人,对她动了杀意。

    她最敬爱的九哥啊,竟然想要杀她。

    言裳突然间笑了,目光,在宫宴上的每一个人身上扫了一圈。

    柳若晴静静地看着言裳,眉头倏然一皱,她心里其实非常排斥和抵触言裳,可是,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的。

    不过,她很聪明地选择不说话,她只要,只要她一开口,言裳又会把矛头指向她。

    “太后说我没教养,说我讲话不顾场合是吗?”

    言裳的目光,缓缓看向太后,那一声“皇嫂”也没再叫了。

    因为常年病痛的折磨,让言裳养成了一种偏激的性格,而在这样的性格当中,还有些别人不会去想的卑微。

    试问一个从小被冲到大的皇家公主,谁会想到她也有这种自卑的一面。

    越是这样的自卑,就越让她想要急于表现出自己高人一等的姿态,以至于在一次次针对柳若晴无果,甚至被言渊多次教训之后,性格更加偏激了。

    面对她的“质问”,太后的眉头,倏然一皱,脸上全是不悦之色。

    “我说错什么了吗?云爱跟九哥的婚事,本来就是母后亲口许下,大皇兄亲口说等云爱再长大些要赐婚的,现在,九哥娶了别的女人,母后的话,大皇兄的君无戏言,都可以不作数了是吗?”

    言裳此时也已经什么都不顾了,她的目光,看向盛怒下已经铁青了脸的言渊,道:“九哥,你是没想起来这桩婚事,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跟柳天心说啊。”

    她突然间仰头冷笑了两声,面对众人的沉默,道:“请问你们置母后和先皇于何地?”

    云爱跟言渊这桩婚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其实只要言渊跟神武云爱皆不愿意,皇帝也就可以把这事给取消了。

    可眼下神武云爱虽然没有在这婚事上有明显的纠缠,可也同样没有要取消的意思。

    言裳倒是说得对,当年,先皇确实说了赐婚,虽然没有圣旨,但是听到的人不少,庞太师和王丞相也都听到了,如果言渊单方面拒绝,不是陷先皇于不义,让人觉得先皇言而不信吗?况且,这中间,还有先太后的原因在里头。

    面对言裳的质问,众人都没有出声,这个时候,谁率先开口,都是自己往言裳挖的坑里去跳。

    半晌,只听言朔一声呵斥,道:“都说够了吧?这是宫宴,不是赐婚大典,有什么事一定要留在现在去说吗?”

    众人皆沉默,谁都不敢言语,只是想着这会儿能不能早点解散了,他们好回家去。

    这种被言裳公主捣乱了的氛围,就算是吃龙肉,他们现在也没什么胃口了。

    太后捏了捏眉心,脸上露出了几分倦意,“哀家有些乏了,先回宫休息去了,众卿随意吧。”

    群臣立即从席间站起,“恭送太后。”

    这一次的晚宴,跟百花宴那天一样,被言裳一捣乱,大家都没了胃口。

    柳若晴表面上对言裳刚才抛出来的消息没有太明显的反应,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脏都在颤抖。

    如果不是她掩饰得好,她说不定能拿起面前的酒瓶,往言渊的头上砸下去。

    沉默良久之后,群臣们都纷纷开始找借口离席,闹了这么一出,言朔当然也不会继续让他们留下了。

    而一直坐在柳若晴左手边的云娇容,看柳若晴这般平静的反应,心里反而有些担心起她来了。

    “王妃,您没事吧?”

    柳若晴漫不经心地吃着面前的菜,听云娇容这么问,随口回答道:“没事啊,怎么这么问?”

    她压下心头的汹涌的情绪,平静道,可目光却不敢看云娇容,怕是会被她看出什么来。

    “十公主她说的事……”

    云娇容有些不安地看着柳若晴,压低了声音道。

    言渊离她们最近,自然也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冷厉的眸子里,多了几分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