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4章 324.需要多大的勇气
    第324章324.需要多大的勇气

    目光,盯着柳若晴平静又漫不经心的侧颜,心中一紧。

    “嗯,我知道,母后和先皇定的婚事嘛,我听到了啊。”

    她的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说起这个事的时候,真的是平静到仿佛跟自己无关似的。

    “那您……”

    “容儿。”

    坐在上方的言朔,此时已经来到她面前,在她开口之前,喊了她一声。

    云娇容抬眼看向言朔,自从百花宴那天,西郊别院那边又出事之后,皇帝说什么都不让她住在宫外了。

    云娇容拗不过皇帝,只能在宫里住下。

    只是,为了避嫌,她让皇帝给她安排了一个离承德宫甚至任何主殿都要远的偏殿住下,以后,或许也就在那偏殿终老一生了。

    云娇容看着皇帝眼底缱绻着的柔光,心中一软,“怎么了,皇上。”

    “我们也先回去吧。”

    听皇帝这么说,云娇容有些不放心地往柳若晴的脸上看了一眼,正好听柳若晴道:“娇容,我没事,你跟皇上回去吧,我也有点困了,要回去休息了。”

    说着,她已经放下筷子,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目光在言渊深沉的脸上掠过,跟着,转身离去。

    柳若晴离开后,言渊的目光,带着几分警告地看向言裳,冰冷的目光里,早已经没有了先前身为兄长的恋爱和宠溺,有的,只有让言裳伤心和刺痛的决然。

    “言裳,这是你自找的。”

    言渊落下这句话,眼底淌过一片寒气。

    而这句话,让言裳原本已经一脸无谓的心尖,骤然颤了一颤,一抹恐惧,涌上心头。

    此时,所有人都走光了,整个宫宴现场,只留下神武云爱跟言裳两个人。

    神武云爱虽然有些气恼言裳把她扯进去,但是,此时此刻,她心里却有些暗喜言裳把这件事放大了说。

    她跟靖王哥哥之间的婚事,是母后和先皇当年定下的,虽然先皇当时没有下正式的诏书,但是,皇帝的口谕,依然有足够的效力。

    可现在,这事儿的处理,她不能像言裳这样乱来,以靖王哥哥的态度,她如果跟言裳一样的话,就算真的破坏了他跟靖王妃的感情,她也得不到靖王哥哥。

    神武云爱谄媚看向面色仲怔的言裳,道:“你呀,这是何必呢,明知道靖王哥哥跟靖王妃关系好,你还非要惹他生气,你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言裳回神,带着怨愤的脸上发出了一声冷哼,“要不是柳天心,九哥怎么会这样对我,一定是那个贱人在九哥面前说了我坏话了。”

    说话间,她一手拂掉了桌前的碗筷,地上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转瞬间,已经一片狼藉。

    言裳眼中的怨愤更浓了一些,“总之,就算九哥不娶你,柳天心也休想坐稳靖王妃这个位子。”

    面对言裳的执迷不悟,神武云爱勾了勾唇,眼底,掠过一丝诡异的神色,随后,道:“何必呢,既然靖王哥哥这么喜欢靖王妃,我就不去掺和了,我不想去破坏他跟王妃之间的感情。”

    言裳听她这么说,瞬间有些气急败坏,“云爱,你怎么回事啊,我九哥本来就是你的,那柳天心才是破坏了你们的第三者,你不生气怎么还帮着他们呢。”

    神武云爱淡淡一笑,言裳如此大的怒火,已然在她的意料之中。

    她既然已经这么恨柳天心了,就不需要她在帮着吆喝了,只要拐弯抹角地说几句话帮着助长言裳对柳天心的怨恨就行了。

    “其实,你也不能怪靖王哥哥那样凶你,今晚靖王妃都在场,你就当众说那样的话,怎么都会让靖王妃心里不舒服的,靖王哥哥都这么爱靖王妃,当然就会站在她那边来骂你了。”

    果然,言裳听神武云爱这么说,脸色顿时烟得比刚才更加可怕了。

    “你别劝我了,总之,有我言裳在东楚一天,我都不会让柳天心的日子过得安生,除非九哥真把我给杀了。”

    言裳眼底一狠,想起言渊刚才离开时那决然凶狠的眼神和落下的那句警告,她的心头,又恨又凉。

    另一边。

    柳若晴离开丽香榭没多久,就被随后追出来的言渊给拦住了。

    “我跟云爱之间的婚事……”

    “我没兴趣知道。”

    话,才到嘴边,便被柳若晴平静地给打断了。

    言渊沉默地看着她,沉静的眸子里,染上了一抹无力感,还有一丝淡淡的受伤。

    “到现在,你都不愿意相信我?”

    他语气平静地望着柳若晴,眼眸沉静地望着她。

    柳若晴淡淡一笑,本想让自己显得不在乎一些,可是,她发现,自己真的连扬起嘴角笑一笑都觉得很费力。

    半晌,她迎向了言渊充满无力感的目光,道:“你觉得我们这样自欺欺人地过下去有意思吗?”

    言渊的眸底掠过一丝慌乱,随后,瞳孔一暗,“你又想干什么?”

    “不是我想干什么,是你在干什么?”

    她往言渊面前迈了一步,声音稍显沙哑,“本来今天在皇嫂那里,我看你跟我道歉,我就想着,再给我们两个一次机会,可是言渊,你知道对我来说,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吗?可你为什么还是要让我失望?”

    她的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硬生生地将那抹晶亮控制在眼底,不让它落下来。

    “那婚事,本就不是我的本意,你要我跟你说几遍?”

    言渊有些急了,他发现,自己越是急着解释,就越觉得语言显得太过苍白无力。

    “你跟我说过吗?”

    柳若晴挑眉一笑,“如果不是今天言裳说了,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告诉我了?”

    言渊被柳若晴这话问得无力反驳。

    他是没告诉她,可是,并不是他有心隐瞒,而是觉得,那事根本就没必要提。

    他又没打算要娶云爱,提这个不是更加让她胡思乱想吗?

    此时,言渊的心里头,从未有过的烦躁和无力。

    面对此时的柳若晴,他发现,任何的解释都显得太过苍白,根本就没有说服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