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325.多谢王爷成全
    第325章325.多谢王爷成全

    深吸了一口气,他让自己平静下来,耐心地解释道:“晴晴,你再认真听我解释一遍,好不好?跟云爱的婚事,确实是当初母后跟皇兄戏言之下定下的,当时,我并没有当回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不是我有心瞒着你,是我真的觉得没必要提这件事,你相信我。”

    如果言渊现在是在演戏,柳若晴真的很想给他颁一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因为他的眼神太真诚了,真诚到让她不得不去相信他说的话。

    她相信,他对她是有感情的,但是,却同样让她不去怀疑,他对神武云爱是不是也同样有感情。

    原本,她不再去想那晚听到的醉话,可是,此时此刻,言渊当时痛苦的模样,却在她眼前越来越清晰了起来。

    “好,我相信你。相信你不是有心瞒我。”

    她点点头,神情淡漠。

    嘴上说着相信,可那眼神,分明就没把言渊的解释当回事。

    “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她低眉,看了一眼言渊停在她手臂上的双手,神色疏离而漠然。

    言渊没有松手,反而加重了力道,“你老实告诉我,不仅仅是今晚的事,自从知道了云爱的存在之后,你就一直没有相信过我,是不是?”

    他神色悲伤地望着她漠然的脸,双眼直视着柳若晴晦暗的双眸。

    柳若晴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没出声。

    她的沉默,在言渊看来,无非就是默认了。

    “我以往对你的种种,对你来说,都只是演戏吗?”

    他的声音,喑哑了许多,“因为这无关紧要的婚事,你把以往我对你的感情都都否定了?”

    他停在柳若晴手臂上的力量,因为逐渐悲伤的情绪而越来越重,疼得柳若晴皱起了眉。

    “我不介意你心里有别的男人,不介意你为别的男人喝酒买醉,甚至不介意你嘴里口口声声提到他,听你一次又一次地说着对那个男人的思念,听你说着那个男人对你的重要性,我什么都不介意,不,我介意,但是我无可奈何,我只想你能留在我身边,可现在,我发现,就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让我过的战战兢兢。”

    他看着柳若晴,涩然一笑,“你说,我做错了什么?我对不起你什么?”

    言渊这一番话,让柳若晴心头一紧。

    “你说的那个人就是柳千寻,是吗?”

    她语气平静地提着这个名字,却在言渊原本就有些失控的情绪下,点燃了一团火。

    要换做之前,当她知道言渊一直在介意这个当初她随口编出来的青梅竹马时,她肯定会告诉他,他被骗了,那都是她故意捉弄他的。

    可现在,她却不想解释了,当有些决定真的做了的时候,这个误会,反而更能帮到她。

    “是啊,我的命是那个男人给的,我的人生也是那个男人给的,而我今后能不能安然无恙,也只能靠他,你说,他对我重不重要?”

    她笑着反问言渊,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往言渊心上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所以,你始终都没有相信过,我能让你今后安然无恙吗?”

    “对,不相信,所以我才一直让你放我走。”

    柳若晴心尖一疼,目光,正好瞥见言渊身后正急急赶来的神武云爱,道:“言渊,你知道找不到云爱公主的时候,你有多痛苦吗?”

    她突然间冒出这样一句话,让言渊受伤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愠怒之火。

    “痛苦?到现在,你还想往我身上扣什么罪名?”

    “扣罪名?”

    柳若晴笑了,“言渊,你可能不知道,你那天喝得酩酊大醉回到房间的时候,是怎么把我推开的,又是怎么当着我的面,痛哭着说自己找不到云爱,口口声声求着她不要离开了你,你找不到她,所以让她来找你!!”

    言渊面对她这一声指控,错愕的下一秒,便是暴怒。

    “你够了,柳若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栽这样的罪名给我!”

    “栽罪名?”

    柳若晴看着言渊眼中迸射出来的火焰,顿时怒极反笑,“你说是就是吧!”

    她点点头,继续道:“说实话,言渊,靖王妃这个位子,我坐着真的很累,每天都硌得慌,如果云爱要的话,我真的可以还给她。”

    她说的是“还”,而不是“让”,在言渊听来,无非就是给他跟云爱的过去,做了定论了。

    言渊静静地看着柳若晴,从最初的暴怒,渐渐化作失望和苦涩。

    累……

    他做了这么多,让了这么多,最后只是换来她一句“累”。

    真是好笑!

    他言渊这一辈子的自作多情,怕是全放在这个女人身上了。

    “你觉得,这些累,全是我带给你的,是我非要把这个位子,加到你身上,是吗?”

    “是啊,如果当初你早点给我一封休书,我就不会勉强到现在了。”

    柳若晴咬紧牙关,硬生生地将眼中的悲痛给逼了回去。

    “勉强……”

    言渊低低地强调着这两个字,看着柳若晴决然的双眼时,双目冰凉。

    “既然靖王妃这么位子你这么不稀罕,你就让出来好了。”

    他声音冷然,说出来的话,彻底让柳若晴的心,刺痛了。

    几秒钟后,她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好啊,多谢王爷成全。”

    正巧在这个时候,神武云爱跑到了他们面前,见柳若晴跟言渊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

    她赶忙拦住了柳若晴,道:“王妃姐姐,言裳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就是那个脾气,你相信靖王哥哥,我跟他之间什么事都没有的。”

    神武云爱这一番解释,看上去尤为真诚,如果柳若晴先前没有看到神武云爱看言渊时的眼神和表情,她可能真的信了。

    只是,她的道行真的比言裳要高很多,小小年纪,竟这般懂得隐忍。

    言裳要是有神武云爱一半的忍耐,恐怕也不会让这么多人对她失望了。

    “要不,我明天就去跟皇上说,取消我跟靖王哥哥的婚事,好不好?你别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