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326.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第326章326.好一朵美丽的白莲花

    神武云爱的表情,显得有些迫切,好似自己真的解释不清而着急,真是急得都带出一些哭腔来了。

    柳若晴在心里暗笑,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对神武云爱有敌意,所以主观意识里觉得神武云爱是朵开得正茂盛的白莲花,还是她本身就是朵白莲花,柳若晴觉得,她这大方的戏码,演得有些过了。

    神武云爱心里肯定清楚,这都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了当年先皇的口谕了,这婚事是想取消就能取消的吗?

    她肯定是认定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这么有恃无恐地说出这句话来。

    可是,柳若晴不想跟神武云爱演什么后宫戏,既然他们俩两情相悦,她就识相点把位子让出来好了。

    安心去找师父,等找到了他,她就有机会回去了。

    没了言渊,就了无牵挂,走得也安心,多好啊,两全其美的事。

    成全了别人,也成全了自己。

    这样想着,柳若晴看向神武云爱焦急的面容,道:“不用了,云爱公主,靖王妃的位子,本来就是你的,是先皇和先太后一并定下的,哪能说取消就取消的,况且,公主貌若天仙,跟王爷站在一起,比我相配多了,都这个时候了,我还占着这个位子不放,有点过分了啊。”

    她笑容轻快,让出靖王妃的位子这个事,在她口中说出来,就像是让出一个糖这么简单。

    甚至,这颗糖对她来说,还是一颗有毒的糖,有人接收了,她反倒是松了口气似的。

    言渊的脸色,听着她每一句满不在乎的说辞,慢慢烟了下来,两边的太阳穴,青筋因为暴怒而凸显得厉害。

    柳若晴说完刚才那话,便没有再看他们一眼,转身就走。

    “王妃姐姐,你听我说啊,王妃姐姐……”

    “云爱!”

    言渊厉声喊住了她,“你回来。既然人家这么不稀罕这个位子,你强求她做什么?”

    “我……”

    神武云爱皱了一下眉,抿着下唇,走回到言渊身边,目光,带着不安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

    柳若晴行走的脚步,因为刚才言渊对神武云爱的那一声喝止而顿了一下,心尖,被针扎了一般得疼着。

    深吸了一口气,她硬生生地将隐忍在眼底的晶亮给逼退了回去,大步往宫门口走去。

    袖口下,拳头紧握,指甲因为过于用力而在掌心中被折断,十指连心的痛,更加加剧了她心头那抽搐的疼。

    她皱了一下眉,感觉指甲里流出来的血液,正在她掌心中游走着,她并没有低头看一眼。

    出了宫门,她才笑出声来,“现在她找回来了,你也不用求着她不要离开你了,该离开的人是我吧。”

    她声音沙哑,之前,她就料到有这一天,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神武云爱站在言渊身边,看着言渊盛怒的脸色下,隐隐流露出来的悲痛和失望,心里又闷又疼。

    还有一丝隐忍的嫉妒,被她压在心头,不曾表露出来。

    她一直以为自己身份尊贵,是东瀛尊贵的嫡公主,又是东楚先太后钦封的隆庆公主,拥有先皇钦赐的免死金牌,又能受群臣跪拜之礼。

    她身上很多的东西,甚至连言裳这个真正东楚国的嫡公主都享受不到。

    她以为一直都是她让别人嫉妒,从不曾想过,她也会去嫉妒别人。

    她心爱的男人,她从小到大励志要嫁的男人,却深爱着别的女人,为别的女人伤心难过。

    这让她怎么甘心!

    袖口下的拳头,用力紧握,面上,却依然是一副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样子。

    “对不起,靖王哥哥,我不知道我的存在,会让王妃姐姐误会。”

    言渊从受伤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捏了捏眉心,道:“这是我跟她之间的事,跟你没关系。”

    言渊的语气,显得有些生冷。

    虽然,今晚的事确实不是云爱搞出来的,可或许因为他此时因为婚事的事很气氛,自然也就把怒气转到她身上来了。

    神武云爱眼中微微暗淡了下来,果然,靖王哥哥是在怪她。

    “要不……我现在去跟皇上说,让他取消我们之间的婚约吧,反正只是先皇的口谕,没有圣旨那么隆重。”

    她拐弯抹角地把先皇给搬了出来,她知道虽然只是口谕不是圣旨,但不代表没有半点影响力。

    “等明天再说吧,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

    他捏了一下眉心,没有出宫,而是去了自己在宫里的行宫紫钰宫。

    神武云爱站在原地,看着言渊离开得这般决然,疲惫的脸上,还有几分烦躁之色,心下一凛。

    原以为,他在气头上,就算她提出去找皇上取消婚事,他也会说不用管。

    没想到,即使是在气头上,他也没有因为赌气而放过这么好的一次机会。

    她很清楚,婚事的事,如果是她提出来并且坚持的话,谁都不会勉强她嫁给靖王哥哥。

    尤其是,从太后对柳天心的维护来看,或许太后巴不得她主动提出取消婚事呢。

    当晚,言渊没有回靖王府,而是在紫钰宫住了一晚上。

    他们两个吵得这么不可开交,再回去撞见的话,只会越吵越凶。

    他甚至有些害怕自己会因为生气而说些口不择言的话来,到时候,想要收回就难了。

    当时他对柳若晴喊出的那句让她把靖王妃的位子让出来的话,当冷静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再吵下去,他都不知道还会说出些什么让自己后悔莫及的话来。

    翌日。

    他早早起床,洗漱完毕上完朝,从昭明殿出来的时候,他便有些迫切地往宫外走。

    很多事,并不是吵架就能解决的。

    他想,他是该跟她把话都拉倒明面上来讲。

    神武云爱昨天说要跟皇上提取消婚约的事,他一直都记着,只要云爱亲口提出来,皇帝和太后都会答应。

    这件事,并不难解决。

    至于柳千寻的事……

    或许只有找到那个人,当着他的面,才能把他们三个人之间的事都说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