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328.画像
    第328章328.画像

    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子时了。

    他拖着满身的疲惫和衣服上的寒霜,回到房间。

    房间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也没再看到她趴在书桌上一边睡着一边等她。

    也不会像只小猫一样,躲在他怀里撒娇。

    更加不会像个小贼似的,动不动就偷看他。

    怀里空荡荡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一想起来,言渊全身神经都在疼。

    明知道她是那么倔的脾气,他为什么不让着她一点,为什么还要跟她赌气?

    昨晚那句话,现在已经让他后悔得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他怎么能让她把靖王妃的位子让出来?

    好了,现在她真的让出来了。

    看着手中被他捏得变形的应心锁,他苦涩地一笑,眼眶有些泛红了起来。

    翌日一早,言渊连早朝都没上,便又出去找柳若晴去了。

    禁军几乎把京城内外的地方全找遍了,都没找到柳若晴的下落。

    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见禁军在寻找,都以为是在找通缉犯,吓得晚上都不敢出门。

    “还是没找到吗?”

    看着言渊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锐兵营,言绝拧着眉,问道。

    言渊点点头,脸上有几分涩然和心疼。

    落寞的模样,让言绝看着也有些不忍,他拧了一下眉,猜测道:“有没有可能她已经出京了,如果出了京,我们一直在京城附近找也没用啊。”

    经言绝这么一提醒,言渊愣了一下,眼底瞬间恍然。

    他真是急得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竟然只想着在京城内外找,却没去想她已经出京了。

    之前,她口口声声说要去找柳千寻,这一次不告而别,很可能真的去找柳千寻了。

    言绝看着言渊眼中那恍然大悟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感叹。

    老九这是被天心给弄得连最基本的冷静都做不好了,哎~~

    这小子这辈子怕是真栽在他那位王妃手上了。

    可是……

    言绝皱了一下眉,想起了当日跟皇帝之间的谈话,若是有一天,发现天心真的是假的,又或者她还隐瞒着其他有违国法的事,老九怎么办?

    以他对老九的了解,绝对会皇帝跟朝廷对着干。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侍卫快步从外面走进来,拱手道:“禀王爷,王妃身边的侍女小月姑娘求见。”

    “小月?”

    言渊愣了一下,随即有些着急道:“快让她进来。”

    或许小月那边可能有线索也不一定。

    小月很快便随着侍卫从外面走进来,手中那个长长的木盒子。

    “王爷……”

    小月还没来得及行礼,便被言渊着急地给拽了过去,“是不是有王妃的线索了?”

    小月有些为难地拧起了眉,看着言渊,小心翼翼道:“奴婢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线索,就是十多天前,公主跟奴婢说想去找她师父。”

    “师父?”

    言渊愣了一下,眼底掠过一丝茫然。

    “嗯。公主说,那是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她一定要找到他,她还给奴婢画了一幅画,说是等王爷找到云爱公主之后,有时间了,就让您帮着找,所以,奴婢猜测,公主是不是自己去找她师父去了。”

    小月说话的同时,已经将手中的木盒子,交到了言渊手上。

    言渊着急地将木盒打开,心里好像是隐约想到了什么。

    急急地将里面的那幅画拿出来打开,一张男人的脸,落入他的视线。

    年过七旬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一头雪白的银丝垂下,带笑的脸上,有几分世外高人一般莫测高深。

    而这幅画的边上,还写了一则寻人告示。

    “柳千寻?”

    言绝已经凑到言渊身边,目光同样停在这幅画上,还有边上那串寻人告示,“这是天心的师父?”

    言绝不知道柳千寻这个人的存在对于言渊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精劲敌,当成了阻碍自己跟柳若晴在一起的绊脚石,可现在,让他看到的,这个叫柳千寻的“情敌”竟然只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不是柳若晴的青梅竹马,而是师父?

    他记得前天晚上,在宫里,她跟他说她的命是这个男人给的,她的人生也是这个男人给的……

    他当时嫉妒得恨不得将这个人千刀万剐,五马分尸。

    甚至,也是因为这个人,让他嫉妒得口不择言,甚至那晚找完云爱回去,因为这个人,他冷落她,给她脸色看。

    明明那时候她在熬夜等着他,他却还那样对她,难怪第二天他去找她的时候,她的态度变化会那么大。

    当时,他竟然会以为她因为柳千寻而故意排斥他,疏远他。

    言渊,你真是够该死的。

    你气她对你不信任,你又何尝真的信过她对你的感情?

    如果你相信她,就不会因为柳千寻的存在而那样对她了。

    言绝看言渊的表情有些奇怪,复杂得让人难以形容。

    像哭又像笑,又好像有些很深很深的自责。

    脸上各种复杂的表情交替着,甚至,深深的懊悔,在此时更加强烈了一些。

    “怎么了,老九?”

    言绝开口,看了一眼面前的画像,“你认识这老人?”

    半晌,才听言渊应了一声,“如雷贯耳。”

    这个人,在他心里被他嫉妒了几百上千次,虽然没见过面,他已经想到了无数种将他千刀万剐的方法,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更该把自己千刀万剐一遍才对。

    “天心,真的有可能去找他了吗?”

    言绝再次看了画像一眼,问道。

    言渊拿着画像的力量,有些加重,半晌,才道:“很有可能。”

    他将画像卷起,重新放到木盒里,道:“既然她出了京,那只能出京去找了。”

    “你一个人去?”

    “嗯。”

    言渊点点头,暗沉的眸子里满满的自责。

    “多带几个侍卫一起去找不是更好吗?”

    言绝提议,却被言渊给摇头拒绝了,“那丫头很警觉,我怕她察觉到我在找她,就躲得更加远远的了。”

    沉静的眸子里,划过一丝自责和涩然,“她是我弄丢的,就要我亲自被她找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