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329.又一次错过
    第329章329.又一次错过

    言绝沉默地看着言渊眼中的黯然,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那就把齐风带上,也好有个照应,万一遇上其他事情,齐风也能帮你处理。”

    听言绝这么说,言渊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言渊回答得很干脆,他这么着急的样子,言绝也是能理解的。

    他现在是恨不得立刻飞到他那位宝贝王妃面前去,揪着耳朵下跪认错了吧。

    当天,言渊跟齐风主仆二人便出了城。

    “王爷,我们要先去哪里找王妃呢?”

    齐风坐在马上,对身侧那位棕色纯血马身上的言渊开口问道。

    “花溪镇。”

    言渊想也没想,直接开口。

    从京城到花溪镇,骑马的话,需要三天时间。

    如果他们日夜兼程不休息的话,日程就能缩短一半。

    晴晴已经离开两天了,如果她去花溪镇的话,一天半的时间他们赶去花溪镇就一定能找到她。

    柳千寻是在花溪镇被发现的,所以,晴晴如果去找他,一定会从花溪镇再次入手寻找。

    这样想着,言渊便更加确定了方向,“快走吧。”

    “是。”

    两匹马,在尘土飞扬中,飞驰而去。

    花溪镇——

    柳若晴到花溪镇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刚走进那光明客栈,便被那店小二给认出来了。

    他立即快步迎了过来,“王妃,您来了,是不是这一次又跟王爷来花溪镇办案子啊,自从上次王爷帮陈家人洗刷了冤屈之后,我们花溪镇的百姓,天天在夸王爷和您,都说您二位的金童玉女转世,专门来造福老百姓的。”

    当再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言渊,柳若晴的双眼不由得一酸,只是,她不太喜欢在外人面前流露太多的情绪,听店小二这么说,也只是笑了一笑。

    “小二哥,我叫柳若晴,你叫我柳姑娘就好了。”

    靖王妃这个身份……

    怕是很快就是别人的了。

    柳若晴的眼神,还是在不知不觉间暗淡了下来。

    店小二听柳若晴这么说,很快便意会了过来,“明白,明白,王妃您这是微服私访,不便暴露身份是吧,小的知道了。”

    柳若晴被小二这神秘兮兮的样子给逗乐了,也懒得解释,干脆就默认了。

    “小二哥,跟你打听个人。”

    “好嘞,柳姑娘您说。”

    店小二倒是适应的很快,很快便称呼。

    柳若晴从怀里掏出一张她昨天刚画好的柳千寻的画像,递到店小二面前,道:“你可有见过这位老人?”

    店小二的目光,带着几分打量地盯着柳若晴手中的画像细细看了几眼,眉头,若有所思地拧了起来。

    “这老人有点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柳若晴听店小二这么一说,顿时眼底亮了起来,“真的吗?那你快仔细想想,到底在哪里见过?”

    店小二皱着眉,丝毫了好一会儿,眼底一亮,道:“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陪我们掌柜的去隔壁杨柳镇收账的时候,见过他,是个算命先生来着。”

    “真的吗?”

    柳若晴兴奋地就差抱着店小二了,双手抓着店小二的手臂,疼得他连连喊痛。

    “对不起,对不起,小二哥,我太开心了。”

    她连声道歉了几句,指着画像上的老人,解释道:“这位老人家是我师父,他对我很重要,你仔细想想,真的是他没错吗?”

    “没错的,柳姑娘,因为这算命先生算得很准,我还上去凑热闹了,很多人都认识他。”

    怕柳若晴不相信似的,他指着掌柜的方向,道:“不信的话,您去问问我们掌柜,肯定是那算命先生没错。”

    柳若晴见店小二说得这么笃定了,自然也无暇再去多怀疑什么。

    也不敢有片刻的的耽搁,立即收拾好行囊,往外走,“谢谢你,小二哥。”

    “柳姑娘,您不吃点东西再走吗?”

    “不了。”

    柳若晴的声音,已经很远了。

    杨柳镇离花溪镇不远,也就一天的路程。

    她骑着马,很快便到了杨柳镇,杨柳镇很大,虽然小二哥说了镇名字,但是,老头既然是算命先生,肯定是居无定所的,想要在这么大的一个镇上找到老头,明显属于大海捞针。

    但是,只要有了线索,总比像无头苍蝇一样去找得好。

    当晚,她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饭菜上来之后,她又把老头子的画像拿了出来,向店小二打听。

    “小二哥,你有见过这位老人吗?”

    小二凑上前去看了一眼,立即便认出来了,“这位就是前几天在我们街上摆摊的那位算命的柳先生嘛。”

    “对,对,就是他,你知道他住哪里吗?”

    “他在我们客栈住了半个月,听他说他是来找人的,居无定所,三天前就从我们客栈离开了。”

    柳若晴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所有染起的希望,瞬间被一盆冷水给浇灭得无影无踪。

    “又走了……”

    三天前,她刚从京城出来,他就又走了。

    老头怎么就老是跟她擦肩而过呢,他不是会算命吗?怎么没算到她要来找他。

    店小二见她有些沮丧,便安慰道:“姑娘,你也别气馁,柳先生既然居无定所的,说不定过几天又回来了呢,你要不先落个脚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去找他。”

    柳若晴点了点头,她确实是累坏了。

    连赶了三天的路,在花溪镇又只是小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又连续赶了一天的路,来到这里,她确实是累坏了。

    “小二哥,给我开间上房,再帮我把外面的马喂一下,我明天还有赶路。”

    “好嘞,姑娘稍等,小的这就给您安排。”

    吃完晚饭,洗漱完的时候,天都烟了。

    柳若晴躺在床上,寂静的夜里,她的身边,再也没有那个人的气息了。

    她想起那时候在花溪镇,言渊对她的体贴和照顾,言渊对她的每一次精心呵护,每一次的用心宠溺,现在让她回想起来,还忍不住心里抽疼。

    以后,言渊的温柔和体贴,也不会再属于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