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330.元尽于此了吗
    第330章330.元尽于此了吗

    你说,以后你要是不在我身边了,还有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呢?

    她想起那次她的脸被言裳抓伤了之后,言渊帮她洗脸时,她跟言渊说的话。

    那时候,她觉得,如果言渊真的爱上别的女人的话,她说不定真的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她害怕自己很难离开他。

    那时候,言渊跟她说,没有人会比他对她更好,让她永远都不要想着离开他。

    只有死亡,他才允许她比他先走,好让她安心。

    柳若晴的心,在这些回忆里,一阵又一阵抽疼了起来,痛得她连翻个身都不敢,生怕会扯痛被美好的回忆一点点撕开的心脏。

    她没想过要离开他,可是,她也不想自己被他从靖王府赶出来。

    既然不能永远拥有他,她总不能连最后那点可笑的尊严也不要了吧。

    她涩然一笑,不知不觉间,眼角已经一片冰凉。

    “其实离开他,也没有想象中得那么难嘛,等找到了师父,回了现代去,跟言渊的一切,都当只是梦一场。”

    床上,她睁着双眼,强装着云淡风轻的样子,自我安慰道。

    再说另一边。

    之前那两批神秘烟衣人没能成功杀死了柳若晴之后,沉寂了好长一段时间。

    因为一直没找到机会,又损失了这么多人,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的,而这一次……

    “你们都挺好了,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靖王妃,她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如果这一次还杀不了她的话,你们就别回来到了。”

    “是,老大。”

    一群烟衣人,从一间简陋破败的房间内鱼贯而出,陆陆续续消失在烟夜之中。

    再说言渊那边,主仆二人从京城一路马不停蹄地往花溪镇赶,连夜里都未曾休息,路程算下来,应该也就比柳若晴迟上半天的样子。

    可当他们到达花溪镇的时候,却又一次让他失望了。

    “王爷,王妃她离开有半天了,说是要找她的师父,还没来得及吃口饭就走了。”

    店小二见言渊和柳若晴先后出现在花溪镇,有些惊讶。

    敢情王妃不是跟王爷一起来的啊?

    看王爷这一路风尘仆仆的样子,不会是在追王妃的吧?

    “半天前就走了?”

    言渊的脸上,不免有几分失望。

    只是晚了半天,就把她错过了。

    “小二哥,多谢了。”

    他神情黯淡地到了声谢,转身从客栈里出来,那张俊美的脸上,萦绕着难以掩饰的落寞。

    齐风看了言渊一眼,轻声道:“王爷,这也不算是一件坏事,至少我们来找王妃的方向是对的,那店小二不是说王妃去隔壁的杨柳镇吗?算日程的话,我们不用一天的时间,就能感到那里,只要有了王妃的行踪,其他都不是问题。”

    齐风对他的安慰,虽然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有一点,他说对了,只要有了晴晴的行踪,其他事都不是问题。

    言渊看着那两匹连续赶了三天路的马,对齐风道:“你留在花溪镇等我,我一个人过去就行。”

    “王爷,这……”

    “有需要我会飞鸽传书给你。”

    “王爷,您也赶了三天的路没合眼了,不如先在客栈里休息一晚吧。”

    “不了。”

    言渊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他不敢浪费太多的时间去赌,如果他迟了一步,她又离开了,他要去哪里找她?

    这五天以来,他满脑子都是她伤心失望的样子,一想到她可能永远要离开他,他心里就慌得根本没办法入睡。

    如果找不到她,他完全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办。

    没有多做逗留,言渊在镇上又换了一匹马,一路直奔杨柳镇而去。

    因为得知柳千寻在杨柳镇,柳若晴打算在杨柳镇多留一段时间。

    杨柳镇这么大,老头虽然离开了她住的这个地方,不代表他已经离开杨柳镇了。

    所以,第二天一早,柳若晴便拿着柳千寻的画像走街串巷,算命人经常出现的地方,她都要去问一问。

    让她高兴的是,很多人都认得并见过他,可让她失望的是,这些人都不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柳若晴找了一天,都没有进展,只好先回客栈。

    眼下已经腊月二十三了,还有七天就是除夕夜了,大街上非常热闹,来来往往都是吆喝声,叫卖声。

    柳若晴回客栈的时候,天已经烟了,可街上却十分热闹。

    有带着孩子出门游玩的父母,也有一起出来游玩的情侣。

    东楚的民风并不是保守的,有些年轻的小情侣,小夫妻,在街上也会手牵着手,并不避讳路人的目光。

    柳若晴看着他们,想到了自己跟言渊,心里多了几分酸楚。

    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是这么想他,想他牵着她,宠她时的样子。

    “姑娘,买盏莲花灯吧。”

    就在柳若晴发怔的当口,边上一个苍老的声音将她从沉浸的思绪中给拉了回来。

    这是一个大概有六七十岁的老妇人,一双手,在寒风中冻得有些离开了。

    因为上了年纪,手也有些抖,将手中的莲花灯递到柳若晴面前,饱经沧桑的双眼里,带着几分恳求。

    柳若晴心生不忍,便在老人的摊子前,将她剩下的那几盏莲花灯都给买了回去。

    老妇人对柳若晴千恩万谢后,离开了。

    柳若晴将足有十几盏的莲花灯拿在手上,愣了好一会儿。

    中秋的时候,小月告诉她,把心上人的名字写在莲花灯上,如果被对方捡到,就说明两人有缘。

    这会儿,虽然不是中秋,但是,听说这个习俗,在大小年,元宵节,七夕,都会有人去做。

    此时此刻,她就看到河边有好多情侣挤在那里放灯。

    柳若晴站在原地,愣了好久,走上前去,将手中买来的莲花灯,全部送给了那些小情侣。

    她跟言渊的缘分,恐怕也就尽于此了。

    就算她现在在灯上写了言渊的名字,远在京城的他,又怎么可能捡的到。

    所以,他们之间注定有缘无分了。

    柳若晴在湖边站了一会儿,看着情侣们一盏一盏地放着花灯,她看得两眼发酸,心口也越来越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