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331.回到改回的地方去
    第331章331.回到改回的地方去

    等到河边的风冷得她受不了,她才搓了搓冰冷的双臂,转身打算回去。

    却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她愣在了原地,双眼愕然地看着面前这张让她觉得虚幻的脸,满脸都是震惊!

    言渊?他怎么会在这里?

    现在,他不是应该在京城,跟他的云爱妹妹双宿双栖吗?

    柳若晴盯着这张完全不真实的脸,半晌都没有缓过神来。

    她不是已经想他想到连这种幻觉都出来了吧?

    她盯着他看着,看着这张风尘仆仆的脸,还是几分难以掩饰的疲惫,半晌,晃了晃脑袋,想要将这种不真实的幻觉该排开。

    可当她再一次抬眼的时候,这张脸还是在自己面前,真实到容不得她有半点怀疑。

    “把灯都送人了,也不留下一盏试一试我们的缘分吗?”

    面前的人,开口了,充满磁性的嗓音里,透着几许柔情还有一丝掩饰不住的疲惫。

    柳若晴的眼眶,顿时热了一圈,喉咙里,像是卡了一块大石头,难以下咽。

    离开京城已经有四天的时间了,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言渊。

    即使他现在在她面前跟她说话,她还是觉得太不真实了。

    “王爷。”

    半晌,她低低地唤了一声,“这么巧。”

    她开口,算是打了一声招呼,将之前的委屈,强硬地给压了回去。

    视线从言渊脸上收回,她绕过他面前离开。

    言渊没有拦住她,而是跟在她身边,脚步不疾不徐地走着。

    柳若晴感觉到言渊靠近的气息,眉头拧了一下,脚步加快了一些,刻意跟言渊拉开了一点距离。

    言渊也不拦她,只是随着她脚下的速度紧贴着她走着,像极了一个准备调戏良家少女的地痞流氓。

    柳若晴终是没忍住,停下脚步,侧目看向言渊,问道:“王爷这是去哪呢?”

    言渊一愣,倒是没想过柳若晴会这么平静地面对他。

    这样的平静,总是让他心里莫名得慌张。

    “你去哪,我就去哪。”

    他目光深深地望着柳若晴,而他的回答,却让柳若晴发出了一声讥笑。

    “王爷这是在说笑吗?”

    “我的样子像是在说笑吗?”

    言渊的声音,因为连日来的赶路而有些沙哑,虽然跟柳若晴说话的时候,语气有些轻松,可依然掩饰不了他脸上隐藏着的倦意。

    柳若晴看着言渊深邃的眸光,沉默了半晌,道:“所以呢。你跟着我做什么?”

    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疏冷。

    言渊眼底一凉,面对她疏冷的模样,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可他自己心里理亏,所以,她所有的冷漠和疏离,他都受了。

    往前一步,跟柳若晴靠近了一点距离,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却被她疏离地躲开了。

    “王爷有话就说,这种动手动脚的流氓举动,不适合你。”

    柳若晴冷着一张脸,目光冷漠地看着言渊。

    言渊知道柳若晴生他的气,就连他自己都想揍自己一顿。

    好在这一次,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回她,让他有补偿的机会。

    他抿了抿薄唇,双目带着歉意地看着柳若晴,声音沙哑道:“晴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不愿意相信你,才让我们之间,造成了什么大的误会。你原谅我这一次,跟我回京,好不好?”

    柳若晴冷然的目光,带着继续茫然地看着言渊,对于他这一番道歉,竟然听不懂了。

    什么叫他不相信她,才造成他们之间的误会?

    难道他不应该说是她不相信他跟云爱之间是清白的,所以该让她跟他道歉吗?

    柳若晴怔怔地盯着言渊数秒钟后,嗤笑出声来,“言渊,我连应心锁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不要了,你觉得我还会愿意跟你回京吗?”

    她的话,让言渊心里骤然一紧,她眼底的冷漠和坚决,让言渊心里越发慌乱了起来。

    “晴晴,这一次是我错了,只要你跟我回京,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好不好?”

    他放弃了身为皇叔尊贵无上的尊严和骄傲,在柳若晴面前恳求着。

    柳若晴的心里,有些发涩,眼睛酸涩得有些刺痛。

    上一次在长寿宫吗,她就是看着他这般模样而轻易选择了原谅,选择了不再去记起那一晚他冷漠地推开她,而为找不到云爱而痛哭买醉的样子。

    可这一次,她的心就算再痛,就算再对他不舍,她都不会轻易答应回京了。

    要知道,当她下定决心把应心锁还给他,下定决心要离开靖王府,离开他时,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和坚决的。

    她的唇角,平静地扯了一下,收起了脸上的冷然,用一双平静到近乎陌生的双眼看着言渊,道:“我不明白,有云爱这个各方面都配得上你的女人在京城等着你,你非要来这里低声下气地让我回去做什么?”

    “晴晴,我跟云爱……”

    言渊着急地想要解释,却被柳若晴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想说你跟云爱之间什么事都没有,是我误会了。”

    看着言渊眼底亮起的光芒,柳若晴有些涩然,“就当是我误会了吧,可是,靖王妃这个位子,我坐得战战兢兢,真的很累,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想找到我师父,回我该回的地方去。”

    “回你该回的地方去?你想回哪里去?”

    言渊心里慌了,他知道她说的地方是哪里,一个千年以后的地方,一个跟他不在有任何牵扯的地方。

    她说得这般平静,丝毫没有半点赌气的样子,仿佛她已经决定抛开了一切,对他的爱,对他的怨,对他的不舍,一切的一切,她都抛开,只想平平静静地消失在这个有他存在的世界里。

    一想起来,言渊的心脏,就狠狠地窒了一下,心头,有一块地方,被瞬间抽空了一般,又空又疼。

    双手,紧紧拽着柳若晴的双臂,紧得仿佛要掐进她的肉里面去。

    柳若晴抬起眸子,盯住言渊,随后,淡淡一笑,道:“你不是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回到什么地方去,你不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