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332.盛气凌人
    第332章332.盛气凌人

    她用力将手臂从言渊的手中抽了出来,“我本来就是个假的靖王妃,你要么去把真的柳天心找回来,要么不是还有云爱公主吗?总之,你不要缠着我就行。”

    柳若晴把话说得十分狠绝,根本就没有转圜的余地。

    说完这句话,她不等言渊开口,转身离去。

    “除了你之外,靖王妃不可能会有别人了。”

    言渊沉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每一个字,仿佛都是往她的心脏上敲了上去。

    柳若晴的脚步,顿了一下,最后,落下一句“我不稀罕”便走了。

    言渊站在原地,寒风吹起了他鬓角的发丝,他看着柳若晴逐渐走远的背影,疲惫的脸上,透着落寞和失望。

    之前,她也跟他置气过,也说过无数次要离开他的话,可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做得这么坚决,这般平静。

    他很清楚也很了解柳若晴这个人,当她下定决心要离开他的话,就算他是王爷之尊,也拦不住她。

    除非,他一刀把她给杀了。

    一想到柳若晴真的会离开他,离得远远的,言渊的心,便禁不住狠狠颤抖了一下。

    言渊的眸光,暗了下来。

    放手,说得倒是容易,可是,让他如何能狠得下心放这个手。

    柳若晴回到客栈,因为言渊的意外出现,心头闷得发慌。

    她从来没有想过言渊会亲自来找她,他满脸倦意的样子,她也不是看不到。

    她甚至在想,是不是自己太狠心了还是太矫情了?

    他这样一个尊贵的王爷放低身份来找她,她是不是不该再闹脾气,直接跟他回京呢。

    或许,这样做的话,她自己也不会那么累,毕竟,自己的心里又何曾真的放下过言渊呢。

    可是一想到言渊躺在他们的床上,求着云爱不要离开她时那痛苦的模样,她的心脏,就拧成了一团。

    不管她怎么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在意,那不过只是言渊喝醉了的话,可她怎么都做不到。

    只要一躺在那张床上,她就能不由自主地响起那天的事。

    与其让自己最后变得疑神疑鬼,让言渊厌恶到反感的地步,还不如自己主动离开,最起码还能在言渊的心里,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也不错。

    她躺在床上,苦涩地笑了起来。

    闭上眼,不想让自己再去想言渊,可偏偏,只要一闭上眼,言渊的脸在自己的面前,变得越发清晰了起来,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没用。

    等到她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睡意,房门外,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是对于她这样听觉敏锐的人来说,已经足够被注意了。

    这一次来的人不少,最起码得有三四十人了。

    他们是什么人?

    柳若晴睁开眼,眸光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寒光。

    难道是之前那两批追杀她的人?

    柳若晴的眉头,恼火地皱了起来。

    还真是阴魂不散。

    这一次,派了这么多人过来,而且,听脚步声,武功远在上次那批人之上。

    看样子,对方是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了,这一次下了不少血本呢。

    刚这样想着,房门边上,有了一丝动静。

    门上的门栓,被撬开了,柳若晴安静地躺在床上,双眼微微闭着。

    算计着这一次该怎么安然脱身。

    这一次除了人数之外,武功也比上一批杀手高出不少,她想安然脱身,怕是没那么容易。

    随着门口的脚步声越近,柳若晴突然间从床上飞身而起,直接冲破了床顶,往窗口跃下。

    后面,很快便有人追了上来,在客栈的后院里,把他们围成了一团。

    柳若晴看着他们,微微一笑,把玩着耳边的长发,道:“你们主人可真是对我情有独钟,损兵折将了这么多次,还是没打算放过我?”

    面前的一帮人对柳若晴这话,似乎有些不明白柳若晴这话的意思,面面相觑了一眼。

    随后,道:“少废话,我们只是接命令行事,其他事情,我们不清楚。”

    随着这话音落下,那群人根本不给柳若晴机会,直接围攻了上来。

    如柳若晴所料,这些人的武功,比起上次那两批人高多了,每一招都是痛下杀手,动作又快又狠,让她连招架都觉得有些困难。

    比起上次那两批人,这一批人明显难对付得多,甚至是要置她于死地,根本不给她半点反击的机会。

    甚至,如果现在她跟言渊两个人联手,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突然间,有人将她往后面用力一拽,用身体将她紧紧护住,随后,转过身来,徒手对付这一批杀手。

    言渊!

    不用抬眼,柳若晴都能猜到来人是谁。

    那气息太过熟悉了。

    言渊被她护得很紧,甚至让她从怀中挣脱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那些人没想到这时候会出来一个人,也是惊了不小,这个人的武功,比起他们要杀的对象,可是高多了。

    这些人停下攻势,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同将目光看向言渊。

    有这个人在,他们想成功杀掉那个女人,似乎并不容易。

    “把这个女人交给我们,我们放你一条生路。”

    蒙面布后,传来烟衣人嚣张傲慢的声音。

    柳若晴在言渊的怀中挣扎了两下,始终挣脱不得。

    她拧了一下眉,“言渊,你先把我松开。”

    言渊的目光,朝她淡淡看了一眼,“直接把你交给他们,如何?”

    柳若晴脸色一烟,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言渊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抱着柳若晴的身子,却越来越紧。

    见他的目光,从柳若晴的脸上,缓缓转向那些人,道:“我这个娘子平时不听话惯了,是有些欠教训,不过,只有我可以,还轮不到你们。”

    面对眼前紧张的气氛,言渊说话的样子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面前的这一帮烟衣人脸上都明显愣了一下,明明此时是他们人多势众,可偏偏眼前这个人却让他们有一种说不出的惧意。

    哪怕他脸上并无凶相,可一个眼神,就让他们觉得有些盛气凌人,不敢轻易上前挑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