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333.灰衣老人
    第333章333.灰衣老人

    柳若晴听到言渊说她欠教训,抬头朝他再次瞪了一眼,可心里却有些庆幸他来得太及时了。

    还是小命比较重要。

    “我们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既然你这么爱多管闲事,我们也不在乎多杀一条人命。”

    话题落下,那群人又冲了上来。

    因为被言渊一直很好得护在怀里,柳若晴反而有机会注意到这些人的身法武功。

    跟之前她交手过的那批人不同,这些人不论是武功路数还是其他方面,都跟上次那批杀手截然不同。

    是买凶杀她的人又换了一批人,还是这些人是另外一拨人派来的?

    可是,她来东楚,也没得罪过谁,为什么对方一定要置她于死地?

    又或者说,对方是把她当成了柳天心,所以才要杀她?

    那柳天心身为西擎公主,养在深闺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得罪谁呢?

    柳若晴思来想去也没想通这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冰冷的刀光,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在她震惊的当口,从言渊的肩上划了过去。

    眼看着鲜红的血液从言渊的肩上涌出来,柳若晴发现,自己连声音都喊不出来了,只是傻眼地看着言渊将他们面前的人踹开。

    可是肩上还在流血,言渊抱着她的力气却丝毫没有松开,那些人根本没有一丁点儿可以伤到她的机会。

    “言渊,你放开我。”

    终于,柳若晴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用力挣扎了好几下。

    这一次,她感觉言渊的力气弱了一些,她很轻松得就从言渊怀中挣脱了出来。

    院子里,月光很亮,她看到言渊的肩上的血,从原本的鲜红变得青紫,甚至开始发烟。

    她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言渊中毒了?

    中毒之人最忌的就是剧烈运动,尤其是使用内力,会加速毒液的运行。

    柳若晴的心里慌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徒手夺过了其中一人手中的刀,疯了一般地跟那些人打了起来。

    人的潜力,总是会被激发出来的,柳若晴看着言渊越发难看的脸色,她心里的心疼和恐惧开始不断地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反守为攻之势也变得越来越烈,一时间,让那些人有些难以招架了。

    双方处在难分难解地激战当中,胜负难分。

    言渊感觉到自己的右肩开始使不上里了,甚至,右臂也渐渐失去了知觉。

    他在心里暗叫不妙,没想到这帮杀手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在倒上还淬了毒。

    他看着柳若晴艰难地应付那一帮人,也顾不上毒素开始渗进他的血液,也不曾去想这条很可能会被废去的肩膀,只是简单地封住了自己肩上的穴道,继续挡在柳若晴面前,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后。

    “马上离开,这些人交给我。”

    以他现在的能耐,拖住柳若晴,让她成功逃离这里并不是难事。

    他目光深深地望着柳若晴,在烟夜里,显得格外得灼热。

    “这一次,走得远远的,不要让皇帝找到你。”

    柳若晴被言渊的话,狠狠地刺痛在心头之上。

    不要让皇帝找到她……

    他这是遗言了吗?

    言渊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这个时候,他说这样一句话,无疑就是认定自己很可能就护不住她了。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吓得不轻。

    “我的事,不用你管!”

    她对他怒吼了一声,想要将心头逐渐染上的恐惧给掩盖下去。

    这一声低吼声中,已经带着一丝丝的恐惧和哽咽。

    “柳若晴,我让你马上走,听到没有。”

    “你算什么东西,你让我走我就走!”

    柳若晴咬牙顶了回去,顺手一刀砍掉了言渊面前伸过去的那只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道白色的影子飞速闪过,以极快的速度,一并将那一批烟衣人手中刀给夺了过去。

    只听铛铛铛几声金属的脆响响起,烟衣人手中的刀,已经在地上散了一地,谁都没有看清这些刀是怎么落地的,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柳若晴。

    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穿着一身灰色长衫的白头发老人,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他逆着光站在那一群烟衣人面前,长衫被风吹起,就像是从天而降的仙人,捋着雪白的胡子,仙衣飘飘地站在那里。

    直到言渊再也没办法坚持住,在她身边半跪了下来的时候,她才缓过神来。

    快步冲到言渊身边,将他扶起,“言渊,你怎么样?”

    她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慌,扶起言渊的时候,声音显得格外平静。

    可这平静的语气里,还是无法掩饰其中颤抖的音调。

    她的手背上,滴着他烟紫的血液,每一滴,都仿佛滴在柳若晴的心头上去,一点点的毒液,正腐蚀着她原本坚定如铁的决心。

    那帮烟衣人没想到自己手中的刀剑会这么轻易地被人夺去,一瞬间都傻眼了。

    几十双眼睛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灰衣老者,好半晌,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老头,没事别多管闲事,小心丢了你这条老命。”

    只见那老人目光沉静地看着他们,乍看之下,仿佛是在闭目养神,并没有理会他们。

    片刻之后,才听那老人道:“老头子我活到七八十岁了,也无所谓丢不丢老命,倒是你们,恐怕还没娶妻生子吧,就这么死了,不觉得可惜吗?”

    老人的眼皮,懒懒地抬了抬,那看似苍老眼底却是一片精明的双目,锐利地盯在他们的脸上,好似下一秒,这些人就要送命了似的。

    老人的脸上并没有明显的杀意,可那漫不经心从他口中出来的话,每一个字,都仿佛是一把利器,直接扎到了那群烟衣人的心上。

    他们明显有了几分惧意,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几人对视了一眼,仿佛有强攻的意思。

    “死老头,不自量力。”

    话音落下,那群人又朝老人冲了上去。

    柳若晴扶着言渊坐到一旁,双眼,紧张地盯着言渊,“你怎么样?”

    言渊的脸色,有些难看,却还是无力得对她漾开一抹安抚般的微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