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334.离死不远了
    第334章334.离死不远了

    “没事,别担心。”

    他带着几分虚弱的语气回答道,原本就显得疲惫非常的脸上,此时更是累得连说话都十分费力。

    “我才没担心你。”

    柳若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嘴上,却还是口是心非着。

    “我只是担心你死在这里,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言家人交代。”

    言渊淡淡地一笑,笑容苍白却十分好看,“如果我今天死在这里了,你以后会想我吗?”

    “不会。”

    柳若晴想也不想,直接否认了。

    “我这么讨厌你,怎么可能会想你。”

    她的声音,有了几分哽咽。

    怎么办……怎么办……

    下一秒,她直接封住了言渊的穴道,让他无法动弹,在言渊震惊的眼神中,她俯下身,直接用嘴巴对准了言渊的伤口。

    “柳若晴,你在做什么?”

    感受着柳若晴在吸他伤口上的毒血,他急得恨不得立即将柳若晴丢开,可现在他却动弹不得。

    “柳若晴,你给我停下!”

    他咬牙低吼着,可因为气息太弱,他的这一声低吼,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柳若晴完全没把他的话听进去,一心只想着要将言渊肩上的毒血给吸出来。

    言渊只感觉到肩上有些滚烫的液体缓缓滑落下来,他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

    柳若晴一口一口地吸着言渊肩上的毒血,眼泪,忍在眼眶里,倔强得不愿意让它们流下来。

    她不想知道这个毒到底有多强,只是知道,她哭了,言渊好像就真的会死了似的。

    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得往下掉,顺着言渊的背,一点点滑下来。

    打斗声,终于停下,地上已经倒下一片。

    老人始终没有下狠手,只是将这些人打伤,让他们没有还手的能力。

    “老头,算你命大。”

    这些人捂着重伤的伤口,一步步往后退去。

    “你们应该说自己命大,老头我今天心情好,没有要你们的命。”

    老人说话间,目光凌厉地扫向那一群人。

    那双锐利的双目,就像是带着一股气浪,将那一群人硬生生地往后逼退了几分。

    他们已经见识了老人的身手,也不敢继续待续下去,转身立即从客栈里退了出去。

    老人回过头来,年轻时堪称俊美的脸上,多了几分不满之色。

    往前朝他们走过去。

    言渊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见他过来,赶忙道:“前辈,请你帮我把她拉开,我身上有毒。”

    他的声音很弱,却在此时听上去极为铿锵有力。

    老人走到柳若晴身后,单手一拎,像拎小鸡一样,抓着她的领子,将她从言渊的身边给拽开了。

    “老头子把你养这么大,不是让你来替别人吸毒的。”

    柳若晴的眼睛里,还蒙着一层淡淡的水雾,在月光下,晶莹透亮。

    “师……师父。”

    柳若晴的眼睛顿时一酸,藏在眼眶中的泪水也顺势夺眶而出。

    “呜~~老头,我总算找到你了。”

    她上前抱住老人,十分用力,在这寂静的烟夜,放声大哭了起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柳若晴苦寻良久的师父柳千寻。

    “哎呀,行了,行了,再抱下去,我没被那帮人打死都要被你给勒死了。”

    柳千寻伸手,将勒住自己脖子的双手给用力扯了下来,没好气地将她推至一边,走向言渊。

    此时,言渊的气息越发变得微弱了一些,可面对柳千寻的时候,还是对着他,扯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前辈,麻烦你……麻烦你保护……保护好她。”

    言渊的眼皮,无力地抬起,朝柳若晴看了一眼,便往地上倒了下去。

    “言渊!言渊!”

    柳若晴冲到言渊身边,半跪在地上将他扶起,此时,言渊的手指很凉很凉,凉到几乎没有半点温度可言。

    “师父,您快救救他,快救救他,师父。”

    柳若晴半跪在地上,一边扶着言渊,一边大声求着柳千寻。

    “死丫头,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紧张呢。”

    柳千寻捋了捋下巴上雪白的胡子,走到言渊面前,半蹲下来,轻轻往他脉上一下。

    “脉象很虚弱,怕是离死不远了。”

    柳千寻说话的样子,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这性子,柳若晴倒是跟他非常像。

    遇上事不关己的事,哪怕对方大难临头了,他都是一副“关我鸟事”的样子。

    柳若晴听他这么说,脸色顿时煞白,也顾不上许多,冲到柳千寻面前,跪了下来,双手用力拽着柳千寻的衣摆,道:

    “师父,我知道你有办法救他的,你肯定有办法的,你快救他啊,师父……你快救他啊……”

    “你这死丫头,一天到晚不让我省心,才见面就给我带来这么多麻烦!”

    柳千寻嘴里抱怨着,可还是上前去,解开了言渊身上的穴道。

    “再不解开他的穴道,他这条手臂就真要废了。”

    柳若晴见柳千寻这模样,心知他肯定有办法救言渊,当下眼底立即露出了欣然之色,帮着柳千寻将言渊送进房间内躺下。

    柳千寻坐在床前,一言不发地把着脉,脸上各种表情闪现而过。

    柳若晴见柳千寻半晌没有出声,便忍不住开口问道:“师父,怎么样,他还有救吗?”

    被打断思绪了柳千寻缓缓睁开眼,精明的眸子,带着一丝强烈的不满,停在柳若晴的脸上。

    “我要是说他没得救,你是不是又想勒死我?”

    柳若晴被柳千寻说得面色一囧,“师父,人家是见到你太高兴了,所以情难自禁嘛。”

    她对他挤出一抹笑容来,眼角依然挂着泪痕,眼底笼罩着深深的担忧和心疼。

    柳千寻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目光重新回到了言渊没有青紫的脸上,道:“这小子倒是让我佩服,都快死了,不喊我救他,竟然还让我保护好你。”

    老头子的这一声嘀咕,声音很轻,却十分用力地在柳若晴的心头敲了下来。

    她回想着他昏迷前说出那句话的样子,仿佛是凝聚了剩下来的全部力气说出口的。

    她不知道自己会对他重要到这般程度,让他在生死边缘,还在想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