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5章 335.其实是对她说的
    第335章335.其实是对她说的

    都说患难见真情,所以,是不是她真的误解了言渊那晚说的话。

    今天,无数次的杀机,都是他把她护在身下挡下的,如若不然,这会儿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的人,恐怕就是她。

    柳若晴的鼻头,骤然酸了起来,想着他用力护她在身下时那坚定到丝毫不带半点犹豫的模样,心里又闷又疼。

    “师父,他会没事吧?”

    她哽咽着声音,低声道。

    只要有我在,我会用尽一切办法,护你安好,哪怕是夺了皇帝的天下,也要护你一世周全。

    她曾经没把这句话完全放在心上,可此时此刻,这句话却让她疼到了骨子里去。

    “算这小子命好,正好碰到我在这里。”

    柳千寻捋了捋胡须,目光带着意味不明的深意,看向柳若晴,“看在这小子舍命救你的份上,我也救救他。”

    “谢谢师父。”

    柳若晴的脸上,终于扬起了狂喜的笑容,“师父,我给你拿纸笔。”

    说着,便快速往书桌前跑去,却听到柳千寻漫不经心的声音,“拿纸币干嘛?”

    “您不是要写解药吗?”

    “写什么解药?先把他体内的毒素逼出来先,你在这里守着,吃药有的是时间。”

    “哦,师父您放心,徒儿一定认真在这里守着。”

    柳千寻的性子有些古怪,他并不是见谁都会救,这一点,柳若晴在他身生活了十八年,比谁都清楚。

    所以,他那么轻易答应要救言渊,柳若晴心里无疑是十分兴奋的。

    柳千寻懒懒地扫了她一眼,那苍老的手掌,在言渊的伤口周围微微使了一些内力。

    柳若晴看着从言渊的肩上一点点涌出来的烟色血液,看得她双腿发软,眼睛又一次忍不住酸涩了起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眼泪给逼了回去。

    随着毒血从体内被逼出来,言渊原本烟紫的脸色,开始一点点地成了白色。

    等到肩上的血用烟色变为红色的时候,柳若晴才松了口气。

    柳千寻将手掌收回,将这些毒逼出来,耗了他不少内力,可见此毒之烈,换成柳若晴,根本没办法将这毒给逼出来。

    今晚碰到老头,可真是大幸了。

    柳若晴看着躺在床上毫无血色的言渊,心里一阵闷疼。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才将鼻尖那一抹酸涩给憋了回去,上前将柳千寻给搀了下来。

    “师父,我扶您去休息吧。”

    柳千寻走后,柳若晴回到言渊身边坐下,手,紧握着言渊的手掌。

    一向温暖的大手,此时却显得无比冰凉。

    她总觉得这个人是无所不能的,从没想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躺在床上,而且还是因为她。

    “你故意的吧,言渊?”

    她声音低低地开口,“以为用了这样的苦肉计,我就舍不得离开你了吗?”

    她擦了擦眼角不知何时又控制不住的泪水,静静地守在他身边。

    之前,她担心自己的身份一旦被发现,欺君之罪,必死无疑,她害怕言渊会为了她做一些后悔莫及的事。

    他那句“夺了皇帝的天下,也要护你周全”的话,让她一想起来就会心惊肉跳。

    她最害怕的,就是言渊真的会这么做。

    所以,迟迟不敢告诉言渊关于自己假冒的身份。

    后来,她还是忍不住告诉了他,把他绑在了自己的“贼船”上,欺君之罪,她有他一直担着。

    她从来不说什么,可心里一直战战兢兢,怕自己被处置的同时,也会连累到他。

    后来,有了云爱的事。

    不管他跟云爱的事是真是假,她的潜意识里,很想借着这件事,给自己一个理所当然离开的借口。

    逼着自己舍下,逼着自己放手,可他竟然在她意料之外的找来了。

    带着满身的疲惫和自责。

    她看着他的脸,心里又开始闷疼了起来。

    到这一刻,她已经分不清自己当日听到的话,到底有没有误会,可眼前,他为她把命都丢了,她还能去怀疑什么呢。

    一个男人把你看得比命都重要,她还能拿什么去怀疑他的真心。

    “别走,别走啊,晴晴,别走,求求你,别走啊,你在哪里,告诉我,我去找你,我找不到你,晴晴,你在哪里啊……”

    突然间,床上昏迷的言渊,情绪有些失控地的抓住她的手,嘴里焦急地喊着那天她听到的类似的话。

    “别走啊,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你,你回来找我,好不好……”

    柳若晴的眼泪,听得连连往下掉。

    同样的话,言犹在耳,每天折磨着她的心,此时却让她的心脏,拧成了一团麻花。

    他脸上的表情,这般得难过和悲伤,甚至掩饰不住因为失去她而笼罩在脸上的绝望,跟那天一模一样。

    一样的话,一样的表情。

    是不是……那天,他喝醉了说的话,其实是对她说的?

    他的心里,也一直害怕她会离开他吗?

    言渊把她的手,抓得很紧,明明身中剧毒,流了这么多的血,可此时他的力量却大到让她的手都无法挣脱。

    就像是把全身仅剩的那点力气,都凝聚在这个时候了。

    “言渊,我在这里,我哪里都没去,就在这里。”

    她俯身凑到他耳边低声开口道。

    这句话对言渊似乎很有安抚作用,他原本脸上慌乱的情绪,在听到她的声音之后,一点点地平静下来。

    等到言渊重新安静地睡着之后,柳若晴帮他盖好被子,转身走到桌边坐下,心里却是一团乱麻。

    她知道,言渊在这里,她是走不掉的。

    可是,如今言渊可以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万一哪天皇帝要砍他,他真的为了她去造反怎么办?

    原本,她终于找了一个毫无挂碍的理由,狠下心离开,可现在……

    她的目光,朝言渊看了一眼,眉头紧锁了起来。

    这一夜,她都睁着眼没有入睡,整个大脑都是乱的。

    第二天一早,言渊还没有醒来,柳若晴上前去,摸了摸他的手,手上的温度比起昨天来,已经暖了许多了。

    她松了口气,跟着又想到了什么,快步上前打开门,从房间里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