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336.真舍得吗
    第336章336.真舍得吗

    院子里,柳千寻正在慢悠悠地打着太极,双目微微阖着,看上去十分悠闲。

    柳若晴敛下眼中的黯然,提步朝他快步走了过去。

    “师父。”

    “嗯。”

    柳千寻沉沉地应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双目依然阖着。

    “师父,你先停一下嘛。”

    柳千寻没搭理她,只是从鼻尖发出一声冷哼,“没看到我在忙吗?”

    “可是师父,人命关天呢,您先进去帮我看看言渊的情况嘛。”

    柳若晴干脆上前,直接将柳千寻给打断了,拉着他往屋里走。

    “停,停,停!”

    柳千寻收住脚步,那双清明锐利的眼底,此时带着一股明显的不满,瞪着柳若晴。

    “还真是女大不中留,现在在你眼里,里头那小子比师父重要多了,是不是?”

    面对柳千寻那双上了年纪的眼底微微流淌出来的幼稚的计较,柳若晴无奈抽了抽嘴角,耐下性子,哄道:“怎么会呢,你是我生命里唯一重要的男人,别人怎么能跟您比。”

    她撒娇般地摇晃着柳千寻的衣袖,道:“可人家也是因为救我才成这个样子的嘛,您不是跟我说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现在人家对我可是救命之恩呢,我能看着他死吗?”

    柳千寻没说话,只是半眯着眸子,眼神带着几分打量地停在柳若晴的脸上,若有所思着,像是在思考她的话。

    修长的手指,习惯性地捋着下巴上的白色胡须,道:“为什么我听你这话,像是没把里头那小子当自己呢?”

    柳若晴因为柳千寻而僵住了嘴角的笑容,那张丝毫不显示任何情绪的脸上,有了几分愕然。

    柳千寻不愧是柳千寻,总是能轻易地看穿她的心思。

    “师父……”

    她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去跟柳千寻解释此事自己复杂的心绪。

    柳千寻的眼睛,眯了眯,寻思道:“你不会是打算离开那小子吧?”

    柳若晴的心头,紧了紧,眼神里,闪过一丝小小的挣扎。

    “哎呀,师父,您先别管这个了,快进去看看吧。”

    柳若晴避开了柳千寻审视的目光,将他往屋内推,有些刻意回避柳千寻刚才的问题。

    柳千寻被她催的无奈,只能进去给言渊把了一下脉。

    “师父,他情况怎么样?”

    尽管有柳千寻在,可柳若晴还是不敢放心下来。

    “大部分的毒素已经清了,还有些余毒,我开几副药给他服下,等余毒清了之后,就没什么事了。”

    柳千寻抬眼看了看她,见她松了口气之后,伸手用力戳了一下她的脑袋。

    “这都一晚上了,满脑子全是那小子,师父我累了一晚上了,怎么没见你这么关心我?”

    老头子的语气中,有了几分酸意。

    自己养了十八年的小丫头,怎么才分开半年的时间,心全扑到别的男人身上去了。

    很好,他现在很不喜欢这个臭小子了!

    柳千寻的目光,带着几分敌意的朝床上昏迷不醒的言渊扫了过去。

    柳若晴拿着柳千寻开好的单子,快步去了附近的药店,将药买回来交给了小儿之后,她又着急地去了后院的客房。

    言渊依然没有醒来,柳若晴的眼神里,不免多了几分焦急。

    看着柳千寻半晌,忍不住低声道:“师父,为什么这么久了,他还没醒啊?”

    “你以为你师父是神仙呢?”

    柳千寻没好气地哼哼了两声,眼中的神色,分明不是十分友善,从桌子前起身道:“你可知他中的是什么毒?”

    柳若晴的心头,骤然紧了一下,神色一凛,不安道:“什么毒?”

    “此毒名唤紫阎罗,中毒者浑身肤色先呈现深紫色,随后逐渐变烟,该毒运行极快,毒性极烈,一旦进入内脏,就很难根除。”

    “那言渊他……”

    柳若晴面色一白,视线,紧张地投向床上昏迷不醒的言渊,手心开始攥紧着。

    “这小子算他命大,中了毒还敢用内力,要不是老头子我及时把他的毒给逼出来,他现在哪还有气躺在这里。”

    他没好气的目光,扫了言渊一眼,柳千寻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牵动着的柳若晴心头的神经。

    “他现在虽然大部分的毒素已经清除,但是,余毒不清干净的话,照样能危及他的性命,在这段时间内,绝对不能再让他动用任何内力,否则,就算这小子的命保住了,这一身武功算是废了。”

    柳千寻的语气虽然听上去十分轻松,却丝毫没有半点开玩笑或者危言耸听的意思。

    柳若晴沉默地看着言渊,半晌没有说话,那双澄澈的眸子里,此时笼罩着几许深刻的挣扎。

    半晌过后,柳千寻将目光投向她,道:“好了,现在跟我说说,这小子是谁?”

    柳千寻的问题,让柳若晴回过神来,抿着唇,半晌,道:“东楚国九皇叔靖王言渊。”

    “还是个皇叔,看来挺位高权重的。”

    柳千寻对言渊的身份,反应十分平静,丝毫没有半点惶恐的样子,倒像是在聊一个电视剧的人物一般。

    跟着,柳千寻又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跟这个小子又是什么关系?他堂堂亲王,怎么还能为了你连命都不要?”

    柳千寻最后那半句话,让柳若晴的心,再一次拧紧了一团,微微抽疼着。

    她站在柳千寻面前,将穿越过来的这半年里发生的事,都跟柳千寻细细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

    柳千寻若有所思地低语了一声,难掩精明的眸子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见言渊还没有醒来,柳若晴抿着唇,沉默了半晌,才下定决心问道:“师父,您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们回到二十一世纪去?”

    柳千寻捋着胡子的手,顿了一顿,目光有些惊讶地看着柳若晴,道:“你真想回去?”

    柳若晴的心头,紧了一下,半晌,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你真舍得这小子?”

    虽然这分开半年来,两人都没见过面,可他这个徒弟,他比谁都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