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337.像上次那样
    第337章337.像上次那样

    说什么替代那什么天心公主嫁过来,心里明明早就对这个靖王爷动情了吧。

    面对柳千寻的问题,柳若晴想否认,可否认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最后,只见她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道:“舍不得又能怎么样呢?”

    她的目光,投向言渊的方向,道:“师父您都看到了,他现在为了我已经不要命了,如果哪一天,皇帝真没办法一定要杀我的话,我知道,他一定会跟皇帝兵戎相见,皇帝那么信任他,先皇,太后,满朝文武,都信任他,结果,他为了我,成了乱臣贼子,他失信了所有人,您觉得,他的日子,真的能好过吗?”

    她都能想象得到,那时候,他一定会活得非常非常累,他满怀着对所有人的歉疚活下去,每一天都是在折磨。

    说到最后,柳若晴的眼眶都热了,心头又酸又疼,却又有更多的无可奈何。

    如今,她找回了师父,就找到了回去二十一世纪的希望,到时候,一切的一切,也就都停止了。

    柳千寻倒是没想过柳若晴已经把事情想得这么远了,惊讶地盯着她好一会儿,才收回了视线,道:“你觉得,你走了,他的日子就好过了?”

    柳若晴被柳千寻这个问题,堵得瞬间答不出来了。

    她倒是完全没想过这个,一心只想着不想连累言渊一世英名就因为她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毁于一旦。

    衣袖,被她紧紧拧成了一团,就如同她此刻挣扎的内心一般,一片凌乱。

    “就算他一时间放不下,等时间久了,也就淡忘了。”

    最后,她只能说出这句话来,甚至,不想跟柳千寻去议论这个话题,只是焦急地问道:“师父,您既然能来这里,就一定有办法回去,是不是?”

    柳千寻摊了摊手,一脸无能为力的模样,道:“还真没有。”

    “师父……”

    “我跟你一样,是那天在古墓里一同过来的,只是我们分别被带到了不同的地方,这半年来,我扮成算命先生四处寻找你的下落,一直没找到,几天前,我回到花溪镇,听那光明客栈的店小二说有位姑娘在找我,我就把你的画像给他看了一眼,听他说你来了这里,又急急地赶回来。”

    柳千寻说到这,抬眼看了柳若晴一眼,道:“所以说那小子命好,正好让我及时赶到了。”

    柳若晴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敛下眸子。

    他要是真命好,就不会碰上她,也不会遇上这次的无妄之灾了。

    就在这个时候,店小二端着药,出现在房门口,“客官,您交代下来的药已经熬好了。”

    “谢谢小二哥。”

    柳若晴将店小二手中的托盘给接了过来,药还有些烫,柳若晴往言渊那边看了一眼,将药放到了桌子上。

    “你好好照顾这小子,我出去走走。”

    柳千寻突然间起身往外走,柳若晴此时也没心思多问什么,便由着他走了。

    柳若晴坐在桌子前,单手托着腮,盯着面前乌烟的药发呆着,直到身后的床上,传来一丝动静。

    她眸色一怔,跟着,快速转过头来,见言渊捂着伤口,从床上步履蹒跚地走下来。

    她的眼底一慌,猛然从圆凳上站起,朝言渊跑了过去。

    “言渊,你要去哪里啊?”

    言渊的身子很弱,双腿此时没有什么力气,可是,往外冲出去的决心却非常大。

    直到他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声音,原本空洞到没有焦点的双眼,骤然亮了一下,眼中的空洞,一点点地被填了回来。

    “晴晴……”

    他缓缓抬起手,往柳若晴的脸上抚上去,像是急于确认眼前这张脸是否是真实的。

    因为太过用力,肩膀上的伤,被扯得生疼,让他下意识地闷哼了一声。

    “言渊,你身上余毒都还没清除,赶快躺回去。”

    这一次,言渊非常听话,任由柳若晴扶着他,往床上靠着,原本模糊的神智,也开始一点一点地清醒过来。

    看到柳若晴真实地坐在自己面前,言渊的眼底,终于染上了一丝笑意,虽然苍白,却萦绕着明显的狂喜之色,双眼一直紧盯着她,没有片刻移开。

    柳若晴没注意到他灼热的视线,将他扶好之后,转身回到桌前,将放着的那碗药给端了过来。

    一边用勺子搅拌着还有些烫的药汁,一边对言渊道:“这是师父给你开的清除你身上余毒的药,赶快喝下。”

    说完,她的视线,从药汁移到言渊的脸上,这才注意他澄澈的目光,正幽幽地望着他,眼底,还有几分毫不掩饰的灼热。

    柳若晴的心,微微一悸,神色淡然凛下,刻意无视了言渊的目光,道:“快把药喝了吧。”

    她刻意避开了言渊的目光,不敢与他对视。

    言渊没有出声,只是微微抬起手,冰凉的指腹轻轻在柳若晴的脸上拂过,轻笑中,气息有些微弱,“不是说讨厌我吗?昨晚怎么还为我掉眼泪了?”

    柳若晴端着药的手,颤了颤,手背上,还洒出了几滴药汁。

    “你脑子被毒傻了吧,我什么时候为你掉眼泪了?”

    柳若晴敛着眸子,口是心非地反驳道。

    言渊也不生气,眼底噙着淡淡的微笑,柳若晴已经将药递到了他面前,“不想死了就快喝。”

    她的语气,有些冷硬,不想让自己显得过于心疼言渊。

    言渊没有动,只是目光炯炯地看着她,在柳若晴不自在的眼神中,陡然开口道:“你喂我。”

    柳若晴拧起眉,还没等她开口,言渊下面那句话又淡淡地传了过来,“像上次那样。”

    嗯?像上次那样?上次是哪次?

    柳若晴一愣,眼底先是闪过一丝茫然,随后,再看言渊此刻萦绕在他脸上那带着一丝丝贱贱的笑意,陡然想起了什么。

    上次她做了一顿“大料”给言渊吃,让他上吐下泻差点死掉之后,他威胁她,让她亲自给他喂药。

    当时,还被面前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借着喂药的名义占了不小的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