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338.都听你的
    第338章338.都听你的

    想起当时那个他说用来“灭火”的吻差点让火势变得更加失控,柳若晴的双颊便微微有些发烫了起来。

    “不喝是吗?那你就等死吧。”

    柳若晴将药端了回来,起身准备离开。

    见言渊突然间目光幽幽地望着她,眼神显得有些楚楚可怜,“死就死吧,你都不要我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那幽怨的说话语气,颇有几分怨妇的味道。

    柳若晴不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是说冷酷无情到没有吗,眼前这也学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怨妇”是谁?

    她打算不搭理他,将药放在他身边,提步走人。

    却见言渊丝毫没有打算要喝药的意思,只要她一走,这药就等着凉了。

    柳若晴没想到言渊的脾气里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真的敢拿自己的命去赌气,想起他身上那尚未清除的随时会危及他性命的余毒,柳若晴还是败了下来。

    转身提步重新回到他面前坐下,端起面前的药,用勺子舀了一勺,递到言渊面前。

    言渊没有动,只是目光幽幽地看着她,随后,视线转移到了她的唇。

    柳若晴立即领会了他眼神中沉淀着的意思,脸色一烟,“别得寸进尺,快喝!”

    此时的言渊,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吃闹脾气的孩子,固执地就是一动不动,澄澈的眸子,盯得柳若晴很不自在,同时,却也无可奈何。

    咬牙低骂了一声,“混蛋!”

    她将药递到自己的唇边,喝了满满一大口,往言渊的嘴角,凑了上去,滚烫的热度,从两颊直接红到了耳根。

    柳若晴被他这个挑逗性太强的举动给惹得浑身一酥,双腿差点因为没有站稳而摔倒他的身上去。

    他看着某人因为奸计得逞而沾沾自喜的模样,咬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像是不解气一般,伸手用力往他的伤口上狠狠戳了一下,引得言渊不禁发出了一声闷哼。

    “晴晴,你……”

    言渊捂着被柳若晴压疼的伤口,眉头倏然拧了起来。

    柳若晴强装无视,尽管看他此刻疼得脸色有些难看的样子,心里十分后悔。

    半晌,也没见言渊的眉头松开,脸上那狰狞的表情让她心头一颤。

    赶忙上前去,手,搭在夜溟的肩上,着急问道:“怎么样,言渊,是不是很痛啊,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刚才只是……只是……”

    柳若晴的声音有些发颤,紧张到语无伦次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手,却在此时被言渊突然间握住,随后传来他戏谑的笑声,脸上那难过痛苦的样子,已然已经不见了,澄澈清明的眸子里,闪烁着捉弄得逞的坏笑。

    “我就知道,我的晴晴还是很紧张我的。”

    柳若晴一愣,这才明白自己被言渊给捉弄了。

    心头还残留着尚未褪去的害怕,她怒了,手,用力地推了言渊一把。

    因为在气头上,她推的有些用力,“都这时候了,还开玩笑!”

    她气得眼底蒙上了一丝水雾,跟她眼中的怒火,交织在一起。

    言渊看到了她眼中的雾气,回想着她刚才眼底的害怕,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不合时宜的捉弄。

    “晴晴……”

    他抬起手想要帮她拂去睫毛上的雾气,可才微微一动,肩上便疼得仿佛肌肉正在撕裂。

    他皱着眉,疼得咬紧牙关,脸色也重新变得惨白。

    柳若晴不是没看到,只是冷眼选择了忽视。

    “演技挺好,你怎么不去唱戏,当什么王爷?”

    她冷眼睨了他一天,本不想搭理他直接离开,却见他没说话,只是捂着肩膀上的伤口,下一瞬,她看到他指缝里渗出来的猩红,脸色瞬间变了。

    快步上前,拿开他的手,肩上缠绕着的纱布上,渗出了一片鲜红。

    “伤口裂开了。”

    柳若晴表现得十分平静,可那微微颤抖的音调,还是暴露了她此时真正的情绪。

    “没关系,只是有一点裂开,不妨事,你别紧张。”

    言渊竟然用平稳的语气跟她说话,不想让她太害怕。

    柳若晴没理他,只是快步起身,取来客栈柜子里备好的金疮药和纱布,转身走向他。

    “忍着点。”

    柳若晴的音调还在颤抖。

    虽然这些皮外伤对言渊这种经历过战场厮杀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可是,柳若晴没法忽视他身上残留的尚未清除的毒素,这些毒素,就像是一个炸弹,很可能会让他没命。

    “晴晴,你别怕,我真的没事。”

    言渊也察觉到了她强忍平静的神色之下,被掩盖下来的手足无措和恐慌。

    他握着她的手,她指尖上的冰凉,透过掌心,渗进他的血液和心脏。

    “我知道你没事,我有说你有事吗?”

    柳若晴掀了掀眼皮,懒懒地看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我给你上药,你别动。”

    柳若晴将言渊身上的纱布给成功拆了下来,可给他上药的时候,手却一直在抖,药粉总是往边上撒出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平静下来,终于,给他重新包扎好。

    之后,她甚至不敢看一眼言渊的伤口,这会让她想起他体内随时会要了他命的余毒。

    “师父说,清除余毒的药,你最少得喝上一个月以上,才能将你体内的余毒清除,在这期间,你不能动用任何内力,听到没有?”

    柳若晴站到他面前,目光灼灼,说话的样子,掷地有声,甚至还有几分命令的味道。

    “好,我都听你的。”

    言渊认真地点点头,就是这语气多么强势,充满了命令的口气,言渊也郑重其事地应了下来。

    他回想起刚才那慌乱的模样,原以为只是因为被他的伤吓到,原来这里头,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在。

    他不想吓到她,只好认真答应下来,好让她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