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339.下定决心要走了吗
    第339章339.下定决心要走了吗

    至于以后会不会用到内力,现在还真说不准。

    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言渊体内虽然有余毒残留,可只要不用内力,却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只要他坚持在这一个月之内,不要用内力就行。

    这话说起来简单,但是,柳若晴对这个却没有半点底。

    昨天这帮杀手没成功杀了她,绝对不可能就这样算了。

    一旦杀手再出现,她绝对不敢保证言渊真的会听她的话,在一旁看着无动于衷。

    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一个月之内,避开所有的杀手,又或者不让杀手有任何机会引言渊动手。

    可是,除非杀手不来,又或者她不在言渊身边,不然的话,她拿什么去保证?

    或者,言渊拿什么去跟她保证?

    一想到这个,柳若晴的心里就很乱,也很矛盾。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言渊回京城去,到了靖王府,这些杀手还是不敢乱来的。

    可是,她也知道,如果要言渊回京,她也必须跟着回京,否则很难说动他。

    就这样陷入死循环里面了吗?

    柳若晴的眉头,有些苦恼地皱了起来。

    在杨柳镇的这几天,言渊还是很配合的,该吃药就吃药,该休息就休息。

    “你们说,还有一批人去杀那个女人?”

    “是的,大哥,我们过去的时候,那批人刚刚撤退,言渊当时已经受了伤,看样子是中毒了。”

    “这个言渊,还真是对他的王妃不离不弃,都离京了,他还能从京城追到这里来。”

    为首的那男子,听手下这么说,眯起双眼,陷入了沉思。

    半晌过后,他烟下脸,道:“既然言渊受伤中毒了,你们为什么不趁机杀了那个女人的性命,跑回来做什么?”

    “大哥……”

    面前的烟衣人拧了拧眉,摘下蒙面布,脸上露出了几分苦恼的神色。

    “一个武功甚至高过言渊的老头子出现,救下他们。”

    在为首那人愠怒的眼神中,烟衣人咬牙解释道道:“大哥,不是小弟我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一批杀手足有三十人以上,而且各个身手都在我们这几人之上,却被那老头轻轻松松给解决了,如果我们强攻的话,无疑就是送死。”

    “哦?竟然有这样的高手?”

    “小弟绝不敢有半点欺瞒,所以才回来请示大哥,不想让我们的兄弟做无谓的牺牲。”

    要知道,他们为了要杀掉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不少兄弟,心里多少是有些不甘的。

    可是,不甘归不甘,也不可能明知前面是死路,还非要往前闯的。

    那男子抚着下巴,沉默了片刻之后,道:“那个女人的这么大,次次都有人相助,难不成这笔生意,我们不接了?”

    他也清楚,为了这单生意,他们损失了不少手下,有些得不偿失。

    面前的烟衣人没说话,好几次都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大哥,虽然我们从不过问雇我们的人是谁,只要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就行,可是,这一次,我们杀的对象可是靖王妃,是朝廷的人,我们进行了三次刺杀都不成功,以后,想要接近她就更难了,言渊也不会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烟衣人的话,让为首那人心头一动,眸光微凛了下来,“继续说。”

    “我们死伤了这么多兄弟不说,可一旦言渊彻查下去,迟早会把我们的身份揭出来,我们是南陵瑞王府里叛逃出来的人,一旦惊动了秦暄,我们就活不了多久了。”

    这句话,让那男子的身子,陡然一颤,像是瞬间被手下说中了心底最深的恐惧一般,很多不愿意被提起往事,此时如洪水猛兽一般,涌上心头。

    当初进入靖王府刺杀,说是瑞王派过去的,无非就是想借着言渊的手,给秦暄制造一些麻烦,好让他们避开瑞王府的追杀。

    可言渊丝毫没有对瑞王府有任何动静,很显然是并不相信他们说的话。

    可万一哪天,瑞王府的人,通过他们刺杀靖王妃的线索找到他们的行踪,事情就麻烦了。

    该死,当初就不该接一个跟皇家扯上关系的生意。

    “你说的对,趁瑞王府的人还没找上我们,我们得立即撤,这笔单子不接了。”

    为了这个所谓的大单子,损失了他们不少人不说,还差点将自己的行踪给暴露了,到时候,被瑞王府人发现,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言渊这边。

    在杨柳镇休息了十来天后,言渊的外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体内的余毒还需要服二十多天的药才能彻底清除。

    这天,他从房间里出来,精神比之前好了许多。

    他看到柳千寻在院子里,拿着几枚铜板,像是在算卦,他走上前去。

    “前辈。”

    柳千寻的眼皮,懒懒抬了抬,注意力还是放在面前的铜板上,态度冷淡道:“说吧,什么事?”

    言渊也不打断柳千寻手上的事,只是走到他面前,拱手弯腰行了个大礼,“晚辈多谢前辈当日相救,这几日一直没机会跟前辈道谢,请前辈恕罪。”

    只听柳千寻哼哼了两声,语气间带着几分不屑,“你不用谢我,我只是看在你救了我家晴晴的份上才帮你解毒。”

    说到这,柳千寻才停下手中的动作,将面前的这几枚铜板收了起来,抬眼正视他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把晴晴那丫头照顾得挺好,以后你要是有机会去我们那里,我们也会好好招待你。”

    因为柳若晴跟他说过言渊知道她身份这件事,所以,柳千寻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避讳什么。

    可言渊此时的脸色却是骤然变了,原本就稍显苍白的俊颜上,此时,变得极为难看。

    “前辈这话什么意思?你要带晴晴回你们那里去?”

    他陡然想起了之前柳若晴提到的事,说只要找到她师父,她就有机会回到属于她自己的地方。

    现在,她找到了他师父,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