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340.要是以后忘了怎么办
    第340章340.要是以后忘了怎么办

    不,他绝对不允许她离开他,就算是用千军万马困着她,铁链锁着她,他都不会让她离开的。

    柳千寻看着言渊愈发难看的脸色,并不以为意。

    只是神色淡淡地开口道:“我们本来就不是这个地方的人,现在我也已经找到晴晴了,自然是要带她回去的。”

    言渊的脸色,十分难看,眼底闪烁着几分慌乱。

    这种恐惧,一直在他心头萦绕,而今天真正去面对的时候,才知道这样的恐惧,早已经在他心头扎了根。

    就算千军万马正从他的身上碾过,他都没觉得这么恐惧和害怕。

    半晌,他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神色往下一凛,沉声道:“晴晴也答应了要走吗?”

    尽管,他心里清楚,柳若晴离开的决心,或许比柳千寻要带她离开的决心还要强。

    她说嫌靖王妃的位子让她太累,太害怕。

    所以,他留她下来,是太自私了吗?

    言渊的心头,突然间开始剧烈疼了起来,也已经分不清是那尚未清除的余毒在作祟,还是柳若晴要离开的消息在他的心上狠狠扎了一个洞。

    “你这不是废话吗?她的性子你不了解?她要是不愿意走,我能强行带她离开?”

    柳千寻的脸上,带着淡淡的不屑。

    要不是看在这小子把他宝贝徒弟照顾得好好的,他可真是一点都不喜欢他。

    言渊没有说话,只是神色暗淡地在柳千寻的身边,站了很久很久,才捂着枕着抽疼的心口,一言不发地转身回了屋内。

    正好,柳若晴从前院端着药进来,看到言渊往屋里走去,那落寞的背影,莫名地让她的心脏,被扎了一下。

    眉头有些担忧地微微一蹙,她提步走向柳千寻。

    “师父,言渊他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跟他说了一句,你要跟我回去,他就这样了。”

    柳千寻漫不经心地耸了耸肩,脸上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完全没有把言渊那落寞的情绪放在心上。

    柳若晴的心,紧了紧,想起言渊刚才进屋时的背影,心,往下一沉。

    “师父~您干嘛跟言渊说这个呀。”

    柳若晴低低的嗓音中,透着几分责备。

    却见柳千寻不以为然的样子,哼哼了两声,道:“不然呢,是你说要走的,不告诉他,给他个心理准备,难不成,你想偷偷离开,不跟他说一声?”

    柳千寻换了个坐姿,手指,若有所思地轻抚着下巴,继续道:“你信不信你前脚刚一走,他后脚就能疯了似的满世界找你,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他,让他好有个心理准备。”

    柳千寻这话,让柳若晴沉默了,她站在柳千寻身边,对他说的这番话的话,无从反驳。

    可是,她也很担心,一旦言渊知道她要走,她还能走得了吗?

    柳千寻看着她沉默又挣扎的脸色,眼底闪过一丝怅然。

    似乎是想到了自己记忆深处的某些东西,眼底划过一丝思恋和悲凉。

    在柳若晴面前站起,拍了拍她的肩膀,叹气道:“师父早就跟你说过,人呐,原本没什么烦恼,一旦动了情,烦恼也就跟着来了。”

    这句话,柳若晴曾经并没有放在心上,那时候的自己,对感情之事懵懵懂懂,更不曾想过会遇上一个甘愿为自己付出生命的男人。

    如今,这个男人就站在她面前,爱她至深,护她之坚,让她怎么能轻易舍得下他。

    半晌,她收起了心里全部的挣扎和黯然的情绪,端起药,道:“师父,我先把药端进去给他喝了先吧。”

    “去吧。”

    柳千寻有些无奈地看了柳若晴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色彩。

    柳若晴端着药进去的时候,已经收拾了全部的情绪,见言渊一言不发地坐在桌子前,神情有些黯然。

    “把药喝了吧。”

    因为心里压着心事,两人心里似乎都明白,所以彼此之间的气氛,显得有些过于压抑的寂静。

    言渊抬眼,神色有些寒凉地看了她一眼,沉默着点点头,将药接了过来,一口喝下。

    再也没有之前那般捉弄她的心思,心情闷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言渊喝完药之后,柳若晴正将空碗收起,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到言渊沉静的声音,从她背后平静又喑哑地传来,“你打算要跟你师父一起离开这里,是吗?”

    柳若晴出去的步伐顿了一下,手中的托盘差点落了地。

    指尖,用力捏着手中的托盘,全然不觉托盘上突出来的一根极其锋利的木刺,正深深地扎进了她的皮肉里,鲜血,沿着托盘的边沿滴落了下来。

    等到指尖的痛越来越烈,她才陡然回过神来,皱了一下眉,随后,转过身来,勉强扯开了一抹笑容来,道:“嗯,等师父想出回去的办法,我就跟他回去了,那才是……才是我本该待的地方。”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到最后,她连说那句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言渊的反应,比她想象得要来得平静一些。

    澄澈的目光,安静地停在她有些难过的脸上,涩然一笑,起身缓步走向她。

    温热的指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拂过,碰触着她脸上的每一处肌肤,道:“早知道你会这么早离开,我就该每时每刻都盯着这张脸看着,要是以后忘了可怎么办呢。”

    言渊的声音,很柔很轻,却往柳若晴的心上,狠狠扎出了血,“言渊……”

    言渊的唇角,勾着淡淡的笑,却苦涩得让人心碎,“如果我逼着你留下,你会不会恨我?”

    之前,他觉得,只要她留下,他就能用尽一切办法保护她,大不了就走到乱臣贼子的地步,败了也不过是陪着她一起赴死罢了。

    可是,现在转念一想,他凭什么要为了一己私情,就非要留下她,让她胆颤心惊地在他身边等着被发现,等着被处死?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只要他有护住她的决心,她就什么都不用害怕。

    可是,却从未想过,她是怎么在他身边胆颤心惊过日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