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1章 341.勿念
    第341章341.勿念

    他还记得那晚在皇宫里她对他说的话。

    她说,靖王妃的位子,让她坐得太累,浑身都硌得慌。

    他主观地认为她在赌气才说了那番话,却不曾替她想一想,或许,靖王妃这个位子,真的让她太累了。

    如果他不休了她,她根本摆脱不了这个身份。

    面对言渊的问题,柳若晴回答不出来。

    恨他?怎么会呢?

    她只是怕自己会害了他而已。

    她的眼底,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仿佛此刻就已经是不复相见的诀别了一般。

    还没等柳若晴回答,言渊已经将手从她脸上收了回来,神情黯然道:“跟我回京,我们签一份和离书吧,等签了和离书以后,你不再是靖王妃,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提起你,就算你们暂时想不到回去的办法,也不会有人去找你麻烦。”

    和离书……

    当言渊这般平静地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柳若晴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心脏又闷又疼,剧烈翻滚着。

    “还有这个……”

    他从怀中取出一路上一直随身携带的应心锁,递到柳若晴面前,“你说当初是因为它才来了这里,所以,这个给你拿着,或许能用到。”

    柳若晴看着言渊递过来的应心锁,因为它,她才跟言渊结缘,这一次,很可能也因为它,她要离开这个属于他的世界。

    有缘无分,情深缘浅。

    你不再是靖王妃,以后也不会再有人提起你……

    言渊的话,让柳若晴的心,疼成了一块,浑身每一处细胞都在疼。

    她跟言渊之间,仿佛已经开始,越走越远了。

    她的手,缓缓接过应心锁,随后,又还了回去,“师父肯定还有别的方法,这个既然是母……你母后留给靖王妃的,以后就不属于我了,我不能拿。”

    她把“母后”改成了“你母后”,已经开始跟言渊撇开了关系。

    既然下定决心要离开,就不能再拖泥带水了。

    见言渊拉过她的手,把应心锁放进她的掌心之中,“靖王妃,仅你一人,你不要,别人也没资格要,拿去吧。”

    “言渊,你……唔。”

    她的话,还没开口,后脑勺突然间被言渊大掌一扣,压向他,不期然的吻,瞬间覆在了她的唇上。

    不似从前的轻佻和捉弄,这一次的吻,深情中带着让柳若晴尝尽了的苦涩和不舍。

    柳若晴的心,用力抽疼了一下,手中的托盘,落了地。

    她的双手,攀上了言渊的肩膀,踮起脚尖,主动回应着言渊的吻,这次的吻,又深又沉,却也从未这般虔诚过。

    柳若晴不是没主动过,就是从未像这次这样,主动得让人心碎。

    她眼角滑落的泪水,滚烫的滴落在两人相互碰触的唇齿之间,又苦又涩。

    随着这段吻的深入,言渊却突然间将她推开了,幽暗的眸子里,燃着一丝不容忽视的**。

    柳若晴双眼朦胧地看着他,被他推开瞬间,胸口空荡荡的。

    天知道言渊对她有多不舍,不舍到甚至害怕只要他再多吻她一会儿,就会改变放她离开的决定。

    “去收拾一下,今天就启程回京吧。”

    言渊开口,习惯性地拍了拍柳若晴的脑袋。

    柳若晴默默地点了点头,收起了心头那一抹失落的感觉,收起地上被摔碎的瓷碗碎片,转身走了出去。

    柳若晴离开没多久,言渊便听到外面传来柳若晴紧张焦灼的呼喊声,“师父!师父!你在哪啊,师父……”

    听出了柳若晴口气中的慌乱,言渊打开房门走出来,看到柳若晴正站在院子里,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地打转着,那张清丽的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焦灼之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言渊提步走到她面前,柔声问道。

    “我师父不见了,他又走了!”

    她焦急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哽咽。

    言渊拿过她手上的字条看了一眼,上面就简单一句话——

    晴晴徒儿,师父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等找到回去的方法,定去找你,勿念。

    “前辈他走了?”

    言渊看着这张字条,神色有些复杂,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替自己开心,还是该替柳若晴难过。

    她找了柳千寻这么久,经历了那么多的心思和挫折,好不容易等到了他,结果他又一声不吭走了?

    可言渊私心里还是有些暗喜的,最起码,他觉得,她还能留在他身边,哪怕这只是暂时的。

    “别难过了,前辈信上不是说有急事要去办吗?等他找到了带你回去的办法,他自然会来找你的。”

    言渊走到她面前,长臂一揽,将她带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背,“现在,他知道你在靖王府,要找你也不会那么难了。”

    柳若晴在他怀中,轻轻点了点头,表情有些沮丧,却又在不知不觉间松了口气似的。

    当天下午,两人便启程开始回京,齐风一直在花溪镇等着他们回来。

    齐风是言渊的贴身护卫,武功自然在许多高手之上,有齐风在,柳若晴心里还是放心了一些。

    不然,万一回京的路上又碰上了那些杀手,可就麻烦了。

    回京的一路上,还算顺利,他们并没有再碰上那批杀手。

    而此时,在京中,靖王妃负气出走,靖王爷千里寻妻的事迹,莫名其妙被四处疯传着。

    回来已经有五六天了,有关这件事的议论还没完,很多人都在传,这个靖王妃是上辈子在佛祖身边修了多少年,才能修到这么好的命。

    柳若晴也不反驳,只是当成一个故事听着,也不妨是个好故事。

    “公主,王爷真的把您给找回来了!”

    当小月看到柳若晴出现的时候,还是有些意外,自然也掩饰不住其中的狂喜之色。

    柳若晴端着小月沏好的茶,浅浅地喝了一口,笑而不语。

    “奴婢就说嘛,公主您跟王爷之间哪能这么容易就断了,你们的缘分,可是上天注定的。”

    上天注定……

    柳若晴因为小月这话,心念一动,随后,又苦笑了一声。

    上天注定又如何,有缘无分也是没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