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342.教训言裳
    第342章342.教训言裳

    放下茶杯,她正要开口说话,刘叔从前堂往后院走来,“小月姑娘,上次你看中的那间雅苑的主人回来了。想问问小月姑娘什么时候有空,去他们那边谈一下。”

    “好,我等会儿就过去。”

    小月应了刘叔一声,回头看向柳若晴,道:“公主,奴婢按照您的要求,找了一座很不错的雅苑,您要不要去看看满不满意?”

    “不用了,你看了就行。”

    说话间,她已经起身,“这里交给你和刘叔,我先回王府。”

    “是。”

    从酒楼出来的时候,柳若晴发现,街上十分热闹,节日的气氛很浓。

    柳若晴这才想起,今天是元宵节。

    半个月前的除夕,因为言渊受了伤,所以并没有回京,一直待在杨柳镇养伤。

    等他们回来的时候,除夕也已经过去大半个月了。

    元宵节,自然也是放莲花灯的好日子,柳若晴看着挤在护城河边的男男女女,天还没亮呢,就把河边围成了一圈了。

    她哂然一笑,提步往靖王府走去。

    刚回到靖王府门口,便听到靖王府内,传来一阵吵闹声,那声音,对柳若晴来说,无比熟悉。

    她拧起了眉,无比苦恼地捏了捏眉心,正打算不动声色地往东苑里面走,便听到那熟悉的女声,带着几分尖锐的语调,在她身后想起,“柳天心,你给我站住!”

    柳若晴停住脚步,有些苦恼地捏了捏眉心。

    怎么这人就是不让人安生!

    转过头来,便见言裳像个疯妇一样地从正厅里冲了出来,身后还跟着神武云爱和言渊。

    一看到神武云爱,柳若晴的眸光,便下意识地暗淡了下来。

    下一秒,却听言渊喝道:“把言裳给我拿下!”

    很快,便有侍卫过来,在言裳冲到柳若晴面前之前,拦住了言裳的去路,将她架置一旁。

    言裳恶狠狠地瞪着柳若晴,那嗜血的模样,恨不得将柳若晴给生吞活剥了。

    柳若晴突然觉得,言裳跟言渊这对兄妹还真是有几分像,除了眉宇间有几分相似之外,就连这般戾气都跟言渊如出一辙。

    柳若晴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要知道,自从上次言裳被言渊下令不得进靖王府之后,她可是老实安分了好长一段时间。

    最近,她也没招惹她,她又来发什么疯。

    看言渊的模样,已然是对言裳越来越不耐,越来越失望了。

    正纳闷着,言渊已经迈步朝她走来,面对言裳的怒意瞬间化为柔和,目光深沉地望着她,道:“你先进去,这事本王来处理。”

    柳若晴不想掺和跟言裳有关的事,所以,也没打算留下,听言渊这么说,点头离去。

    “柳天心,你别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娘死的早,才没好好教你,你这个毒妇,你竟然这样对我……”

    啪——

    一记重重的巴掌,在柳若晴驻步之前,在王府大院里响起。

    所有人都愣住了,愕然地看着言渊毫不留情甩在言裳脸上的那一巴掌,脸上除了怒气之外,甚至还有一丝冰冷的警告。

    “这话也是你身为一个皇家公主该说的吗?皇嫂说得对,你连一个皇家公主最基本的修养都没有,这个公主你不当也罢,省得给我皇家丢人!”

    除了那些愣住的下人之外,站在言裳身边的神武云爱也是一脸震惊和错愕。

    在她印象中,言渊对言裳是极宠的,从小到大就没让她受过半点委屈。

    言裳的刁难顽劣任性,很大部分原因是被言家上上下下给惯出来的,尤其是言渊这个九哥。

    相比起今天的言语,更过分的话,言裳以前也不是没讲过,言渊也只是教训几句,从未曾动真格。

    今天,他竟然甩了她这么重一记巴掌,很显然,这一巴掌是为靖王妃打的。

    这一巴掌有多重,靖王妃在靖王心里就有多重。

    不,比起昨日他所奏皇上之事,这一巴掌还真算不得什么了。

    也不怪言裳会气疯成这样,什么公主礼仪,在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

    言裳先是被言渊这一巴掌给打愣住了,随后,便更加疯狂了,眼底的猩红,就像是一只被惹毛了的野兽,若不是“猎人”太强,她此时已经朝柳若晴扑上去了。

    “言渊,你又因为柳天心这贱人这样对我!”

    这一次,她干脆连哥哥都不叫了,可见她此时的怒气和失望有多深,对言渊这个哥哥,言裳怕是彻底绝望了吧。

    柳若晴这一次没有离开,而是走了回来,将盛怒下的言渊拉至一边,看向几次像疯子一般向她扑过来的言裳。

    “公主,我跟你无冤无仇,从我们认识第一天开始,你就处处针对我,这期间,我还救过你的命……”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比起言渊的手下不留情,她嘴上亦是不客气。

    之前,她不跟她一般见识,只是觉得这公主被宠惯了,加上常年卧病在床,少于外界接触,性格难免乖戾了一些。

    现在看来,有些教养,不是她的出身好就真的好的。

    “连老百姓都知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身为皇家公主,以怨报德,你根本连谈礼仪教养都不配,也罢,权当我白救了你,你既然这么不稀罕我,不如现在就去死了,把救命之恩还给我,可好?”

    她说话的样子“和蔼可亲”,可言辞却是咄咄逼人,一时间,让疯狂如野兽的言裳竟然也停了下来,愕然又愤恨的看着她。

    柳若晴从怀里取出这几日放在身边防身的匕首,在言裳面前轻轻擦拭着。

    锐利的锋刃,轻轻拂过言裳掉落的发丝,瞬间,那细长的发丝便削成了两段。

    “我这人本就不是善类,从来不会去做以德报怨的蠢事,所以,你休想在我这里讨到任何便宜,之前忍你,是以为你纯粹是骄纵没脑子,多跟人接触接触,总会知道怎么去做人,现在看来,你这种本性就是骨子里带出来的,就算是孔圣人从棺材板里跳出来教你怎么做人,你也不会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