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3章 343.这可是大不敬啊
    第343章343.这可是大不敬啊

    柳若晴这番话说得着实有些重了。

    从骨子里带出来……

    这不是连太上先皇和先太后都给骂上了。

    众人在心里为柳若晴捏了把汗。

    这十公主确实该教训,但连带着太上先皇和先太后都给骂了,这可是大不敬啊。

    众人将视线偷偷看向言渊,见言渊的脸色不但没有半点愠怒,甚至比起刚才还柔和了一些,眼角竟然还噙着一丝浅笑。

    王爷这是……要把王妃惯上天了啊。

    人家都把他爹娘扯出来骂了,他竟然泰然处之,还隐隐发笑。

    岂止是下人,连神武云爱都又一次被震惊到了。

    她是知道言渊对他这个王妃有多宠爱的,放低自尊的事都做得出来,她已经够震惊了。

    刚才,这柳天心竟然当着她的面骂言裳这种没教养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不就是把父皇母后都给骂了吗?!

    她刚刚还在心里心灾乐祸,觉得这柳天心太恃宠而骄,讲话有失体统,言渊定会降罪于她,没想到,他不但没有丝毫怪罪,竟然眼角还略带一丝微笑。

    疯了!靖王哥哥这是疯了吗!

    言裳也被柳若晴这话给说得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傻眼地看着柳若晴那趾高气扬的模样。

    心里明明有无数句谩骂的话想要脱口,可此时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柳若晴虽然不知道言裳为什么又突然间像个疯子一样来王府找她麻烦,可从她刚才那话中,定是又发生了什么,她就又把事情怪到她身上来。

    她本是懒得计较,可是,敢说她没你娘教,就是往她软肋上戳。

    她从小就没见过双亲,对双亲虽然没任何感情,但是对那些父母双全的人,心里还是有些羡慕的。

    况且,她就算是没娘教,她还有师父教,就算没把她教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全到位了,可最起码让她知道最基本的尊重和自重。

    这一点,眼前的言裳根本不配跟她比。

    柳若晴越想就越是不解气,看着一句话说不出来,脸色一红一白交替着的言裳,道:“我不知道你又遇上了什么事跑来找我麻烦,但是,你也经历了不少事了,出门之前,怎么还是只知道带嘴巴,不把脑子带出来,一碰上我就跟一条发情的母狗遇上公狗似的,扑过来……”

    下一秒,柳若晴又觉得不对,把言裳比作发情的母狗也就罢了,她怎么还把自己比作公狗了!

    wtf!

    被言裳这蠢货猪脑给起糊涂了!

    再抬眼,见下人都憋红了脸,却愣是没敢笑出声来,柳若晴臊得慌,赶忙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

    为了缓解自己此刻尴尬的模样,她佯装镇定地扯着喉咙轻咳了两声,继续道:“话已经说明白了,我不想招惹你,但是,你下次还敢招惹我的话,我一刀捅死你!”

    说着,在言裳面前晃了晃面前闪亮亮的匕首,见言裳吓得花容失色,比起刚才更是白了几分,眼中的惊恐这般明显,哪有刚才面对言渊时那视死如归的样子。

    说白了,还是仗着自己的哥哥内心还是宠着她的。

    而她这个“恶毒”的嫂嫂就不一样,说一刀捅死她,就真能一刀捅死她,可不会留情。

    毕竟,当初她拧断她手的“前科”还在她面前摆着呢。

    见言裳怕了,柳若晴满意地收起了匕首,转身离开,原以为就这样散了的时候,却听言渊沉着声音,神色绝然道:“言裳不听禁令,擅闯靖王府,重打三十大板,打入王府地牢,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所有人再度愕然,眼眸震惊地投向言渊。

    原以为,王爷训公主一顿或者打公主一巴掌,只是给公主长点记性,不要老是跟王妃过不去,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把公主的罪名扯到擅闯靖王妃上面来。

    确实,靖王府跟别的王府府邸还不太一样,靖王府未经通报允许是不得随意进入,这规矩,不但是束缚臣下和百姓的,这其中,甚至还包括皇帝,太后,王爷,公主等皇室宗亲。

    所以,言渊这个靖王,在先皇的心里分量之重。

    可皇室的规矩,皇位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言渊虽然是皇后嫡子,却不是嫡长子,加上先皇仁爱,并无失徳之处,再者,言渊本身对皇位就没有什么兴趣,所以,他如今才只是一个亲王。

    可这个亲王的分量,却重得吓人,满朝上下,知道的人不少,尤其是皇室宗亲和几位内阁大臣。

    所以,言渊处事铁腕,损害了不少官员利益的同时,却没人敢在他手底下明里暗里地造次。

    只是,言渊从来不会仗着这个而真的目中无人,更不会连皇帝过来都要经他允许才能进。

    所以,他们兄弟叔侄往来,都是随意进入靖王府的。

    能随意进,是因为不计较,王爷计较起来,事情就大了,所以,这会儿,言裳公主就遭殃了。

    柳若晴不知道这里头还有这回事,要是知道,怕是真得要吓尿了。

    她从来得罪的得是多大一座神啊,当然,这是后话了。

    柳若晴眼睁睁地看着侍卫将言裳拉下去,听着言裳苦苦求饶,言渊却终是无动于衷,也没人敢去求情。

    至于柳若晴,完全冷眼旁观。

    她说过,她不是一个善类,做不来以德报怨的蠢事,所以,活该言裳挨这个板子。

    倒是神武云爱听着她杀猪般的哭喊声,蹙了蹙眉头,面露不忍之色。

    她抿着唇,小心翼翼地走到言渊面前,低声道:“靖王哥哥,言裳她就是个直肠子,您就饶过她这一次吧,她大病初愈,三十大板打下来会受不了的。”

    她低声为言裳求情,倒真不觉得她无辜,只是,言裳毕竟是言渊从小疼到大的妹妹,让她挨板子或许只是做做面子。

    现在她去求情,无疑是给他台阶下,这么好的机会,靖王妃没抓住,那她就不客气了。

    柳若晴站在一旁哂然一笑,没有多言。

    言裳这每一次针对她都中气十足,乐此不疲,哪里是大病初愈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