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344.杀头的大罪
    第3章3.杀头的大罪

    这三十板子虽然重了点,可她看着开心,才不会去求这个情,言裳这种脑子长在屁股上的蠢货,是该让她屁股挨一顿揍,好长点记性。

    神武云爱终究还是不理解言渊,她心里想什么,柳若晴都知道,无非是觉得言渊舍不得打言裳,然后她出面做个好人,给言渊一个台阶下。

    可她并不知道,言渊并不需要什么台阶,他既然下了这么命令,就是要言裳受了这三十大板。

    他若不舍,就不会开这么口,神武云爱这样一求情,不但没捞到什么心地善良之名,反而还会让言渊觉得多管闲事。

    柳若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神武云爱这朵小白花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敌意。

    就算她是真心想为言裳求情,她都能把她给想歪了。

    随后,她摇头苦笑,这就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吧。

    她依然无动于衷地在一旁看着,听着那杀猪般的哭声,别提有多开心了。

    而同时,果真如他所料,言渊对神武云爱的求情无动于衷,只是冷哼了一声,道:“目无兄嫂,口出恶言,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了,本王给过她很多次机会,她既然不长记性,本王就打得她长记性,省得以后在皇室宗亲内丢人还不够,跑到百姓面前去丢我们皇家的脸。”

    神武云爱不知道言裳之前当街抓伤柳若晴的事,只是觉得言渊对柳若晴护短护得有些过分,心里又嫉妒又愤懑。

    “云爱,本王知你仁厚,以后少跟言裳亲近,免得被她带坏了。”

    言渊的声音再度冷然响起,让神武云爱顿然傻眼了。

    为什么……她觉得靖王哥哥这话是拐弯抹角说她多管闲事呢。

    柳若晴忍不住心底暗笑,果然还是被她说中了。

    她不想让自己幸灾乐祸看好戏的样子太过明显,可还是忍不住想笑。

    “我知道了,靖王哥哥。”

    神武云爱乖顺着垂眸站在一旁不语,目光,却不动声色朝柳若晴看了过去,见她脸上隐隐带着笑意,分明就是在嘲笑她,心下,眼底的眸光,骤然一凛,冷锐逼人。

    柳若晴没注意到神武云爱眼底那妒恨的光芒,看着言裳挨打,幸灾乐祸了一会儿之后,觉得无趣,便提步走了。

    言渊也没多待,见柳若晴回了东苑之后,也跟着走了。

    言渊没有发话,在言裳挨完板子之前,任凭她怎么鬼哭狼嚎,悲声哀泣,行刑的侍卫们也不敢停下,甚至连一个板子都不敢给言裳少。

    这三十大板,言裳算是严严实实挨了一记。

    神武云爱在边上看着,自己求情的事,言裳也听到了,只是言渊没听进去而已。

    这三十板子能不能让言裳长点记性不惹事她不知道,但是,对柳天心的恨,却是让她记得严严实实。

    柳天心有句话说对了,言裳这个人,空有一张嘴,却从不带脑子,而就是这样的人,就越是容易成为一个好帮手。

    一想到这个,神武云爱脸上的阴郁便被冲淡了一些。

    柳若晴回到东院,想起言裳挨揍的样子,心情就无比痛快。

    这世上,有这样一个男子,不计一切地为你撑腰,这种感觉真好。

    可下一瞬,她的笑容,便缓缓收了起来,原本畅快的脸上,闪过一丝悲凉。

    目光,怔怔地看着池里养着的几条锦鲤发呆着。

    “之前对着你们许愿,终究还是没能如愿啊。”

    她语气怅然地叹了口气,言语间,透着无奈。

    正好言渊此时进来,听着她这一声下意识地低语,心口一阵闷疼。

    提步上前,在她身边坐下。

    感受着言渊的气息,柳若晴顿时收起了全部的思绪,侧目对他展颜一笑。

    却见言渊目光深邃地看着她,陡然问道:“你对它们许了什么愿,跟我说说,或许,我能让你如愿。”

    他的目光,变得灼热,丝毫不像刚才要杖打言裳时那冷酷到决绝的模样。

    谁曾想,这个对妹妹如此能下狠手的男人,曾经是那般宠着纵着自己的妹妹。

    柳若晴发现,言渊的凉薄和绝情是刻进骨子里去的,那仅有的柔情和宠爱,如今全给了自己。

    所以,他没有多余的情感给别人,余下的只有刻进骨子里的凉薄。

    这样的男人,她深信,他对你爱得有多深,他对伤害你的人就会有多绝情。

    一如今日的言裳,她不过就是恶言相向而已,就让他动了杖责的念头,如果哪天,换成坐在高位上的那人要杀她,他真的可以断了叔侄情分,凉薄到将那人从高位上扯下来。

    一想起来,柳若晴的心,都在滴血。

    对言渊,深情又绝情。

    她的愿望,他不知晓,也断不能让他知晓。

    “没什么,就是想着师父什么时候回来找我,好带我回去。”

    她的脸上尽显苦恼之色,托着腮,脸上有些不开心,低声抱怨道:“你说老头怎么想的,这才刚跟我重逢就走了,他在这鬼地方,能有什么要事要做?”

    言渊的眸光,暗淡了下来,却也没有说什么。

    这个愿望,他自是没办法帮她达成。

    好在,在她回去之前,他能暂时护她一次。

    摒了心中的烦闷,他开口道:“刚才你骂言裳的没教养是从骨子里流出来的,这话,以后别往外说,让有心人听进去你就麻烦了。”

    他还是习惯性地戳了一下柳若晴的脑袋,警告道。

    柳若晴这才想起,自己这话有点亵渎太上先皇和先太后的意思,顿时背脊一凉。

    靖王府耳目众多,这话要是传出去,可是大不敬之罪。

    亵渎太上先皇和先太后,那可是要杀头的。

    柳若晴有些害怕地咽了咽口水,目光看向言渊,却见他面上不显情绪,只是刚才那一声警告,却显得格外郑重。

    以前她对言渊或者对言朔说什么大不敬的话,只要他们不计较,也就过去了。

    可亵渎太上先皇和先太后,皇帝不计较,那就是不孝。

    东楚以孝治国,亲王尚可,可皇帝是天下人的表率,身居高位却不孝,定会被天下人诟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