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346.我乐意
    第346章346.我乐意

    而她最后那半句话,让男子的心头,骤然抽疼了一下,瞬间落空了。

    好在想起当日在护城河上捡起的那盏莲花灯上写的是自己的名字,心里的失落,又降了几分。

    “王爷看看这契约有没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就签了,我们银货两讫,一手交钱,一手交地契。”

    小月似乎并没有心思要跟她议论别的私事,三言两语后,便将目光静静地停在男子身上。

    男子看着那契约没有动,目光,锋锐得让小月心里发慌。

    小月最是清楚此人不过,看似俊美温润,实则手段狠辣,凉薄无情。

    正欲开口,便听男子道:“小月儿,你说,我要是告诉言渊你的真实身份,他还会不会允许你留在他的王妃身边。”

    男子的话,让小月面色大变,她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厉害。

    自从褚将军被抓了之后,她侥幸逃脱,早该离开这危险之地,可她不甘心,她的任务没完成,还让褚将军身陷囹圄,她怎么能就此离开。

    可同样的,她也清楚,言渊要是知道他的王妃身边有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在,他断不会让柳若晴冒这样的险。

    放她离开便罢,但是以言渊护着柳若晴那模样,说不定会直接一刀杀了她来得干脆。

    小月越想就越觉得心里发冷,目光看向面前的男子,他明明在笑,却比,罗刹还要恐怖。

    只需一句话,一个消息,就能杀人于无形。

    他的目光,明明这么灼热,却看得小月的心里,越发觉得阴森。

    “容祁,你到底想怎么样?”

    从她进门开始,就一直“王爷王爷”地喊着,这会儿就开始直接连名带姓喊他了,看来真是气急了。

    反而是这样,被唤作容祁的男子眼中的笑意,却加深了。

    “回家去,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一句话,轻易让小月的脸上,经历各种色彩,若不是有这张绝美的容颜衬托着,定是十分可笑。

    回家?哪有这么容易!

    她看着容祁的眼睛,这双对她看似温和的眼底,总是霸道得容不得有半点抗拒。

    她怒瞪着他,甚至恨不得想狠狠揍他一顿,可就是说也说不出口,打又打不过他。

    最后,她却心存侥幸,冷笑道:“容祁,你是我什么人?我连我母亲和姐姐的话,都不听,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不过出门游玩一下而已,这也要受你管制?”

    容祁也不知道有没有信了小月的话,却只是举双手投降,“好,好,好,就当你是游玩而已,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了吧?”

    这丫头是真不知道待在东楚,卧底在言渊身边有多危险吗?

    她有句话评价自己倒是真对了,性子顽劣得很。

    容祁的心里,隐隐地多了几分宠溺,却不显山漏水,叫小月根本就看不出来。

    “这是我的事,不劳小王爷费心,小王爷还是回去照顾老王爷吧。”

    说罢,小月将写好的契约收了回来,“上次来的时候,没把整个院子看全了,现在一看也不过如此什么,我家小姐肯定看不上眼,我就不打扰王爷了。”

    将契约收好放入怀中,她拱手请辞。

    容祁也不急着拦住她,只是从她身后,传来他漫不经心的慵懒嗓音——

    “这么好的雅苑,你真不要了?”

    小月的脚步,倏然一顿,本不想在这个浪费更多的时间在容祁身上,正欲出声拒绝,便听容祁继续道:“这么好的雅苑你不喜欢,看来眼光很差,不如我去邀请你家主子过来看一看,正好我上次跟她有一面之缘。”

    他讲话的语气听上去这般漫不经心和无害,可小月的脚步却被他成功地定格在了原地,没法动弹。

    她当然听得出来容祁这漫不经心的话语背后,是多么狠毒的威胁。

    他若是告诉了柳若晴关于她的真实身份,那言渊必会知道,到时候,就算她说她来东楚没什么图谋,言渊也不会相信。

    到时候危及的,就不只她或者褚将军,而是她整个家族。

    当下,她便咬牙忍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容祁面前,优雅一笑,“这种小事就不用劳烦我家公主了,选院子的事,我家公主已经都全权交给我来处理了。”

    她重新将怀里的那张契约拿出来,递到容祁面前,“公子看一看吧,如果没问题,我们就签了,银子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给您的。”

    她已然把“小王爷”的称呼改成了“公子”,也把彼此的关系,看成了的买家与卖家的关系了。

    容祁垂眸看着她,眼底染上了几分浅笑。

    抬手轻轻捏了捏小月粉嫩的脸颊,“公主公主叫得这么欢,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下人了?”

    小月被她调戏得有些烦闷,好看的眉毛微微一拧,这亲昵的小动作,让她被自己刻意压住的记忆,被重新拾起。

    “关你什么事,我乐意当我的下人,小王爷管得未免太宽了,管人管上瘾了是吧?”

    小月的脸上,闪过一朵红云,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狠狠地瞪了容祁一眼之后,她才大步从他面前跑走,到了最后,甚至加快了逃跑的速度。

    容祁低眉,看着面前小月拟好的交易契约,打开看了一眼。

    自己不似女孩子那般娟秀飘逸,反而多了几分大将之风,提笔落笔处,苍劲有力。

    “教了你这么些年,果真是没白教。”

    容祁的唇角,勾着浅笑,眼中满满的宠溺,视线投向已然没有了小月身影的小院门口,随即,轻笑出声来。

    “出来磨炼了这么久,这小脾气倒是没怎么改,小丫头是怎么在柳天心面前隐忍下来的?”

    看来,那靖王妃还真是挺好糊弄。

    容祁的眼眸,若有所思地眯了起来,带着几许探寻的味道。

    再说靖王府这边的言渊跟柳若晴。

    “和离书的事……”

    言渊突然间提起了这个,让柳若晴的心,骤然颤了颤,微敛的眸子抬起,看向言渊。

    此时,言渊也正好抬起目光看她,四目相接时,心中皆是一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