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347.睁眼说瞎话
    第347章347.睁眼说瞎话

    “我今天已经拟好,等我们签好了,我就送进宫去。”

    柳若晴的脸色,有几分变白,“好。”

    她轻轻应了一声,声音中,多了几分苦涩和沙哑。

    即使她想对着言渊笑出来,可是,却连勉强扬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

    两人的心里都苦,却谁不愿在这个时候,还在彼此面前表露出更多的不舍。

    言渊的手,突然间覆在了柳若晴的手背上,嘴角一扬,故作轻松道:“上次本王问你,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想我,你说不会,那这一次,如果你真的成功回到了你自己的地方,你会想我吗?”

    言渊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沉静的眸光里,亮起一道希望的色彩。

    柳若晴的心尖,再度拧紧了,盯着言渊这张略显悲伤的脸,半晌,答道:“不会。”

    言渊的眸光,瞬间暗淡了下去,却也没计较什么,只是苦笑了一下,便听柳若晴继续道:“想得越多就越放不下,心里就越苦。”

    闻言,言渊的眼底,有一道激动的光芒一闪而过,可却什么都没表露出来。

    是啊,想越多就越苦,再多的情,也抵不过身不由己。

    她若真走了,他又何尝敢时时想起她,不是往自己的心上撒盐么?

    虽然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言渊的手,却握得她更紧了。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从外面走进来,对二人拱了拱手,道:“王爷,皇上派人来传话,说今日元宵佳节,约您跟王妃去湖上夜饮。”

    “知道了。”

    言渊应下,待管家退出去之后,柳若晴问道:“什么湖上夜饮?”

    “皇上包了一艘船,就在街边的护城河上,每年元宵都会约我们几个出去喝喝酒,其实无非就是找个借口带云娇容出来游玩罢了。”

    言渊回答得很是随意,似乎对这样的夜饮并不感兴趣。

    柳若晴倒是无所谓,反正在王府里待着也无聊,去坐坐也好,反正跟这帮人估计也玩不了多久了。

    今日是元宵,本就热闹,到了晚上,更是热闹无比。

    一对对情侣在护城河边扎堆放着莲花灯,这盛况,甚至远超中秋和小年夜那一次。

    言朔包的游船就在湖中央,莲花灯把游船围得满满的,湖面上,一片灯光,看上去煞是漂亮。

    皇帝带着借口,陪了云娇容出来散心,自从去年太傅一家惨遭杀害之后,云娇容就没真正开心过。

    现在时间都过去快一年了,她才勉强从失去双亲和家的阴霾中缓缓走出来。

    此时,穿上除了言朔和云娇容之外,还有一只单身狗八王爷和失去心爱之人的王相之子王玄翎。

    王玄翎身上虽无一官半职,但因为是太后的亲侄子,皇帝的亲表哥,所以,跟皇帝几人的关系都还不错。

    自从沈鸢故去之后,王玄翎也是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勉强走出来,在古代这种男人太容易见异思迁的地方,实在是难能可贵。

    “皇叔,你真打算让小姑姑嫁去瓦剌那种荒蛮之地受苦?”

    席间,言朔突然提起昨日言渊的奏请,让柳若晴讶了一下,目光骤然投向言渊。

    什么?言渊要把言裳嫁去瓦剌?

    瓦剌那么荒凉的地方,在中原皇室被养大的言裳怎么受得了那里的气候。

    时间一长,连死的心都有了。

    难怪言裳今天像疯了一样的来王府找她算账,八成是觉得又是她给言渊吹的枕边风,他才让皇帝把她嫁去瓦剌吧。

    想想也是,一直疼她的亲哥哥提出要把她嫁到那种荒莽之地去,如果不是她这个“恶毒”嫂子的主意,他定是干不出这种事。

    想着,柳若晴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

    她跟言裳也算是上辈子结下了仇了,这辈子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她身上来。

    相比起柳若晴的惊诧,言渊却显得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道:“你跟皇嫂可都看到了,言裳这种性子,不给她一点教训,她是绝对不会改的。”

    “可是,她毕竟在宫里养尊处优惯了,嫁去瓦剌的惩罚会不会太重了?”

    言朔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意有所指地看向柳若晴,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皇叔这护妻的手段也太狠了一点,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竟然送去瓦剌那种环境这么恶劣的地方。

    言渊嗤之以鼻地冷哼了一声,对言朔的说法,颇不在意,“嫁去瓦剌也是嫁给瓦剌可汗,哪里委屈她了?从公主变成皇王后,美了她了。”

    呸!

    言朔跟言绝在心里,都没好气地呸了一声。

    这护妻归护妻,怎么还睁眼说瞎话了?

    瓦剌王后名义上是比公主高了个等级,可那种荒莽之地的皇后,日子能比得上他们大东楚国的嫡公主吗?

    说什么她到年纪该嫁人了,说白了,还不是为自己的宝贝王妃出气?

    不要脸!

    要真心为打算为言裳找个夫妻,东楚国上上下下,能找出配十公主的青年才俊多了去了。

    言朔和言绝叔侄二人在心中各自腹诽道,可想起言裳这段时间的所做所为,倒是谁都没打算为她求情。

    柳若晴坐在言渊身边,却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沉默了许久。

    她今天就发现,言渊这个人,一旦无情起来就是六亲不认,这会儿却是真的见识到了。

    瓦剌那种地方,她虽然没去过,可也听说过这地方。

    环境恶劣,哪里是言裳这种养尊处优的皇家公主坚持得住的。

    说不定没过几年,言裳就能死在那里。

    虽说这不是她的意思,可间接也跟她有关。

    言裳毕竟是言渊从小宠到大的亲妹妹,她不信言渊真的会一点都不在意。

    只是最近被她的所作所为给气糊涂了,以后要真把言裳给嫁过去了,言裳受不了苦,最后要是丢了命,他铁定得后悔。

    反正她也要走了,言裳经过了这一次的教训,也够她长记性好长一段时间了,完全没必要把她送去瓦剌。

    她端起酒杯,饮了一小口,倒也没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只是用目光,悄悄示意了云娇容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