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349.明察VS暗访
    第349章349.明察vs暗访

    大家心里都知道这一点,只是因为角度的关系,此时看到河岸上那人的,除了王玄翎之外,就只有柳若晴了。

    言朔的打趣,让王玄翎的脸色一僵,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排斥。

    “皇上说笑了。”

    王玄翎也不知道怎么去理会这件事,姑且就不愿意去想。

    况且,沈沁那人……

    他拧了一下眉,虽说鸢儿并非死在她之手,但是,他不相信沈沁没有参与那件事。

    可如今,鸢儿死了,刘氏也已经问斩,就算他怀疑,也没什么用了。

    柳若晴看着王玄翎眼底一闪而逝的嫌恶和憎恨,心下觉得沈沁有些可怜。

    喜欢上这样一个猜忌她的男人,这以后的日子,得过得有多苦啊。

    难怪她会一边想要放那盏灯,一边又害怕被王玄翎看到了。

    他若真看到那盏灯,指不定还会怎么讽刺她呢。

    “诶?玄翎,这偷偷心悦你的姑娘是谁呀,这灯都放了,还不好意思让你知道。”

    王玄翎的脸色有些异样,但因为问话的是言绝,他也不好驳斥。

    “哎呀,八哥,我发现你没个王妃管管你,你怎么老爱去管别人的事。”

    柳若晴赶忙出来打圆场,继而侧目看向言朔,道:“皇上,你赶紧找个合适的姑娘赐婚给八哥,找个八皇嫂管管他。”

    言绝被柳若晴鄙视地瞪了一眼,觉得有些无辜。

    是不是他这个八王爷太好说话了,这丫头真敢几次爬到他头上来,竟然还让皇帝给他赐婚!

    “你少来,我可不想像老九这样,被你管成妻奴!”

    言绝没好气地瞥了言渊一眼,一想到自己哪天也变成言渊这样护妻护到六亲不认的样子,他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心里更加断了要成亲的念头。

    他现在潇潇洒洒,心无所牵的日子,别提有多自在,可千万被给他找事。

    见言绝把话题绕到自己跟言渊身上,柳若晴脸上的气焰,顿时少了几分。

    言渊此时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虽然船舱内有说有笑,可气氛似乎并没有表面上这么轻松。

    这时候,言朔收起了原本的笑意,表情突然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两位皇叔,表哥,这一次朕约你们出来,还有一件事要跟你们商量。

    言朔严肃的语气,让在场的几人一并将目光投向他。

    “什么事?”

    言渊先开口了。

    “几个月前,广顺府雪灾的事,你们都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

    言绝放下手中的酒杯,比起刚才慵懒闲散的样子,显得严肃了一些。

    “那次的雪灾十分严重,大片农田颗粒无收,饿死了不少老百姓,可以说是饿殍遍野,不过,朝廷不是很快就发放了赈灾粮饷了吗?”

    从言朔严肃的表情中,几人也察觉到这背后好像有什么不简单的事。

    “朕昨日接到密报,发放去广顺府的粮饷,并没有发放到灾民手中,如今,广顺府民怨沸腾,已经有揭竿而起的趋势。”

    柳若晴的眸子,冷了一下,看多了贪官污吏的电视剧,对这种事她也是极为敏感的。

    在古代,民以食为天,老百姓的要求很简单,能吃饱穿暖就好,可如果连最基本的生存都无法得到保障,自然就要揭竿而起了。

    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赌一把。

    “粮饷没发放?”

    言渊端着酒杯的力量,紧了紧,“粮饷发过去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还没到老百姓手上?”

    几人已经隐约地察觉出了什么,便听言朔道:“所以,朕打算派人去一趟广顺府查这件事,如果粮饷真被人贪污的话,光是底下的官员没这么大的胆子,这其中定有朝中大员,或是封疆大吏再暗中支持。”

    说到这,言朔停顿了一下,目光在面前的几人扫过,“所以,朕不想惊动朝中的任何一名官员,更不能让两位皇叔亲自出去调查,以免打草惊蛇,所以,朕想听听你们的意见,该派谁出去好。”

    一番谈话过后,几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片刻过后,听王玄翎开口道:“皇上,我虽然是丞相之子,但身上并无任何官职,而且,我早年经常在外游历,朝中有些大臣也都知晓,所以,让我出京去暗中调查这件事,应该不会有人怀疑。”

    这次的事,本来就是密保,朝中大臣应该还不知道赈灾粮没有发放下去的事。

    更加不会去主意一个没有官衔的丞相家公子的去处,王玄翎确实是一个好人选。

    来此之前,言朔也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

    “朕也考虑过,如果让八皇叔或者九皇叔突然间出京,朝中某些有心的大臣定会注意到,我们要调查很容易会打草惊蛇。”

    言朔拧着好看的眉头,继续道:“但表哥毕竟极少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对付那些老奸巨猾的官场人员,朕担心你会不小心被他们看出来,所以,还得再找个得力的人帮你才行。”

    “我来吧。”

    言渊压在酒杯上的手指,轻轻松开,酒杯上,因为他刚刚强压着的怒火而有了几分裂痕。

    即使他面上不显,也看得出来他此时有多生气了。

    几人一并将视线投向言渊,虽然言朔刚才说明了不能让他跟言绝去调查的原因,但是,言渊还是亲口提出来,这其中必有他的想法。

    “贪污赈灾粮的事可大可小,京中的官员,短时间没找不出可以胜任的官员帮同玄翎一起,只有我们亲自去暗查才行。”

    “可是,皇叔,京中有多少人盯着你的行踪,想必你比朕还要清楚,你突然间离京,如果贪污赈灾粮的事真的牵扯京中的官员,你这突然一出京,他们肯定能把你盯紧了。”

    言渊面无异色,只是意味不明地朝柳若晴看了一眼,“我自有办法。”

    他没有细说,只是喝了一口酒之后,便道:“皇上明日只需指派一个可有可无的官员去广顺府明察这件事,暗访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

    见言渊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言朔等人也就没有多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