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351.背她走
    第351章351.背她走

    仿佛少了靖王府那座牢笼,她就真的自由自在,过得没那么压抑了似的。

    言渊也被他这样的笑容给感染了,心中一动,他长臂一揽,将她整个身子快速拉进自己的怀中,吻,随即覆了上来。

    “先让我熟悉一下该怎么伺候你,省得路途中怠慢了你。”

    言渊的声音,因为骤然高涨的**而变得沙哑。

    眼底,燃烧着一团失控的火,灼热,炽烈,仿佛要燃进柳若晴的心头去。

    柳若晴被他偷袭个正着,正要开口说话,言渊的唇,趁着这个机会,闯了进去。

    这个王八蛋!她说的“伺候”又不是这个意思!

    柳若晴在心里骂了一声,还很粗暴地在心里对他竖起了一根中指。

    可终究还是抵不过身体上那诚实的反应,从一开始的半推半就,到最后,深陷其中。

    嘴角时不时发出的低吟,让言渊更是血脉膨胀,甚至恨不得现在就将她吞噬入腹。

    有多久……多久没尝到她的滋味了。

    言渊心头那冉冉升起的渴望越发变得失控了起来。

    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往床边走去,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下。

    尽管他心里的**有多么强烈到失控,他的内心,还是最顾及柳若晴的。

    记得她第一次那会儿,因为自己也没经验,没少弄疼她。

    他小心翼翼地开始吻着她,这样的吻,带着柔情的安抚,直到柳若晴的身子开始渐渐接受了他,他才敢继续深入。

    一段缱绻缠绵后,柳若晴已经在言渊那如狼似虎的“爱抚”下,累得直喘气。

    柔软的身子,趴在言渊的身上,自从下定决心要离开言渊之后,她跟言渊之间,就再也没有过夫妻之间的生活。

    而两人似乎是达成了默契一般,言渊一个正值壮年又尝过女色的男人也从未勉强过她。

    而此刻,情之所至,理智什么的,早已经失踪无影。

    好几次,柳若晴都想着,干脆什么都不要想,不顾一切留下来,留在他身边。

    可是一想到很可能会发生的那些事,她又硬生生地把那样的冲动给憋了回去。

    他为她付出的已经够多了,她再那样不顾一切,什么都不为他想一想,就真的太自私了。

    好在,她现在还有一些时间跟他在一起,这样的时光,所剩无多,她得牢牢抓住才行。

    这样想着,她伸出手臂,将言渊抱着紧紧的。

    “在想什么?”

    感觉到她微微用力的手,言渊低哑的嗓音,在她头上方想起。

    柳若晴闭上眼,头埋在他的臂弯里,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这样抱着你。”

    她回答得十分直接而干脆,脸,埋得更深了一些,甚至有些滚烫。

    听到她的回答,言渊的心里,欢喜的同时,还有些沉闷。

    她是舍得他吧,可是,舍不得又能怎么样。

    既然嫁入了帝王之家,却是身不由己的。

    如果他不是靖王,不是皇帝的叔叔,或许,他们之间就没那么多羁绊了。

    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她的命更重要,他甚至连赌都不敢赌一把,既然她有机会安然离开,他就不强求了。

    一想起来,言渊的心口,便闷着疼。

    只是,他什么都没说,两夫妻就这样安静地躺在床上,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就这么简单却又这么满足。

    他们四人在镇上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启程与提早两天出发的王玄翎在澜溪镇会合。

    当王玄翎看到随同柳若晴他们一起过来的还有沈沁时,惊讶的眼底,瞬间掠过一丝反感之色,只是因为言渊在这里,他并没有表现得十分明显。

    只是冷艳从她脸上扫过。

    沈沁也没想到这一次说是陪着靖王妃出门散心,不但王爷追上来了,竟然还遇见了王玄翎,眼中的惊诧和震惊溢于言表。

    看样子,他们这一次出行是原本就计划好的,并不是什么王妃因为跟王爷闹矛盾而离家出走。

    沈沁迷惑的目光投向柳若晴,眼底带着询问。

    见柳若晴淡笑着解释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情况比较复杂,等上了路慢慢跟你解释。”

    因为赈灾粮的事比较紧急,一行五人并没有打算在路上多作耽搁,便直奔广顺府。

    皇帝这次明面上派去查赈灾粮案子的户部侍郎韩海,没什么大本事,能力平平无奇,在朝中的风评也不是很好。

    派他去,一方面皇帝是为了掩人耳目,降低那帮幕后烟手的警惕性,另一方面,赈灾粮饷是户部负责发放的,所以,派户部的官员去调查此事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自然也就不会惹人怀疑。

    广顺府的暴雪的一连持续了几个月,自从上次雪灾过后,农田全部被冻死,百姓颗粒无收。

    如今虽然过了立春,但是雪却并没有停止。

    皑皑白雪,覆盖着广顺府的每一个角落,看上去白茫茫一片很是壮观,可一想到这些白茫茫的白雪下,覆盖着万千被饿死的白骨,便让人顿觉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凉了下来。

    柳若晴的心底,升起一丝怒气,恨不得要将那些贪走赈灾粮的人千刀万剐。

    言渊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俊脸上,紧绷的线条,散发着抑制不住的怒意。

    柳若晴侧目看向他,见他一言不发地眯着双眼,看着白茫茫的雪地发呆,眼中流淌着冰冷的锋芒,柳若晴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手掌。

    “等沈沁他们回来,我们再具体了解了解这里的情况。”

    沈沁跟王玄翎被言渊派去寻访关于赈灾粮饷发放的事。

    言渊侧目,反手将她冰凉的手裹在掌心当中,拉紧了她身上的裘衣,指着前面一片被白雪覆盖的农田,道:“我们去那边看看。”

    “好。”

    柳若晴刚提步要走,却见言渊在她半蹲了下来,回头看向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道:“上来,我背你。”

    柳若晴愣了一下,随后,朗声笑道:“干嘛,你把我当成老弱病残啊,雪地而已,还怕我滑到吗?”

    话虽这么说,柳若晴的心里,还是禁不住有些动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