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352.只想多疼你一会儿
    第352章352.只想多疼你一会儿

    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里,让一个男人主动心甘情愿在你面前蹲下,本就不是一件易事,更何况对方还是位高权重的当今皇叔。

    他甚至在她毫无要求的情况下,主动在自己面前蹲下,柳若晴心里说是没感觉,那也是在自欺欺人。

    言渊在她面前起身,站到她面前,跟她贴得很近,“你这几天来月事,不宜长时间在雪地里走,小心伤了身子。”

    柳若晴明显愣了一下,心头,被激起了惊涛骇浪。

    她没想到言渊蹲下身要背她,是因为这个。

    他心里难道一直记着她的月事时间吗?

    她目光动容地看着言渊,鼻头一酸,却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言渊见她一言不发,澄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迷茫,“怎么了?我记错日子了吗?”

    柳若晴深吸了一口气,将心头那失控的悸动和波澜给收了回去,摇了摇头,“没有,没记错。”

    难怪她今天觉得小腹有些隐隐作痛,他没提醒,她倒是没记起这件事。

    她的月事一直很准,今天正好是月事来的第一天,此时虽然还没有来,但是小腹那隐隐作痛的感觉,因为站在雪地里的缘故,有些明显了。

    言渊扬起唇角一笑,又重新在她面前蹲下,“上来吧,在雪地里站久了,等会儿肚子痛起来可别哭。”

    肚子会不会痛到哭她还不知道,可现在,她确实有些想哭了。

    将眼泪逼退在眼底,她嘴角含笑地上前,很不客气地趴在他宽厚温暖的背上,伏在他耳边,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言渊没说话,只是嘴角挂着笑,空出一只手,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背着她,往前走。

    如果可以,这样背着她一辈子,他都愿意。

    这里原本是农田,因为下了暴雪,农田里的庄稼全部被雪给冻死了。

    对于靠种田为生的农民来说,这无疑是一场大灾难。

    柳若晴从言渊的背上下来,紧挨着言渊站着。

    “庄稼全被冻坏了,田里颗粒无收,也难怪老百姓要起义了。”

    柳若晴有些心疼地看着满目枯死的稻草,低声道。

    “可偏偏还有那些枉顾百姓性命的狗官还要在他们的灾难上雪上加霜。”

    言渊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凝聚着一股强烈的杀气。

    在田间站了一会儿,看了看天色,言渊道:“玄翎他们应该要回来了,我们先回客栈再说。”

    “好。”

    柳若晴转身准备往回走,被言渊伸手给拉住了。

    她迷惑回头,见言渊又一次在她面前半蹲了下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道:“上来吧。”

    这一次,柳若晴没有动,只是沉默地看着他,道:“其实就是月事而已啦,没这么矫情。”

    原本,她只是以为言渊心血来潮,她也就开玩笑地让他背了一段路。

    没想到这会儿他又要背着她回去。

    她其实很害怕自己会迷恋上言渊的背,言渊的怀抱,言渊对她无所顾忌的宠爱,她怕自己在没有离开之前,就已经深陷进去了。

    见言渊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她上前一步,将他拉起,“快走啦,这样一路背着我,太招摇了。”

    她将言渊拉起,还没来得及将手收回,就被言渊给一把拉进怀中,“本王就想背一背你,你也要逃避吗?”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力,心头闷疼着,声音伴随着温热的气息,流转在她耳边,可一瞬间,就化作一丝凉意,在空气中消散。

    他的下巴,抵在柳若晴柔软的发顶上,有些迷恋又有些不舍的摩擦着,“我只是想在你离开之前,再多疼你一会儿,我不会纠缠你,勉强你留下来。”

    柳若晴的心脏,瞬间被言渊这带着力不从心的话给捏紧了。

    隐藏在她眼眶中的泪水,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逼退回去。

    她将脸,深埋在言渊的胸膛上,听着她结实的心跳,心里却越发痛了起来。

    半晌,她从言渊的怀中抬起头来,伸出双臂,紧紧勾住言渊的脖子,微微一用力,踮起脚尖,在他唇上用力吻了一下,却并没有深入。

    只是唇碰着唇,停了一会儿,她又从他唇上退开,“我不要背,我要你抱我。”

    言渊先是一愣,随后,扬起一抹极好看的笑容,伸出手指,自然而毫不做作地刮了一下她俏皮的鼻尖,“竟然敢恃宠而骄!”

    话虽这么说,下一秒,他便打横抱起她,步履沉稳地往客栈的方向走去。

    王玄翎跟沈沁已经各自打听好回来了,两人虽然站在客栈大厅内等着他们,却是隔开了一小段距离,谁也没说回话。

    等看到言渊抱着柳若晴从外面进来的时候,两人亲昵的样子并不避讳什么,反倒是沈沁看着,脸上尴尬地一红。

    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羡慕柳若晴的,世间有这么一个男子,不看身份不看地位,就这样,义无反顾地宠着的她。

    到了客栈,言渊才将柳若晴放下,这一路回来,虽说路途不远,可也不近,言渊抱着她一个九十多斤的人这样走了一路,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步履和呼吸,就像刚才他并没有抱过她似的。

    言渊示意他们二人坐下,顺手倒了一杯热茶,放到柳若晴面前,看着他这下意识的举动,柳若晴愣了一下,目光抬起,看了言渊一眼,伸手将茶水接过,轻轻喝了一口。

    热茶入腹,她才发觉这外面有多冷,只是被他一路抱着,竟没有察觉。

    柳若晴的心里,各种复杂的情绪在波动着,脸上却是一丝未显。

    “有问到什么吗?”

    言渊抬眼看向王玄翎二人。

    王玄翎看了四周一眼,压低声音道:“王爷,我暗中问了不少老百姓,都说广顺府从未接到过任何从朝廷发下来的赈灾粮。”

    言渊的眸光,骤然一闪,抬起看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气,“赈灾粮从未到过广顺府?”

    “是的,王爷,韩海比我们早一日到,听县令说赈灾粮并未到广顺府,二话不说,直接将这里的知县打入大牢,准备押解县令回京复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