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353.豁然开朗
    第353章353.豁然开朗

    言渊的眉头冷冷地拧成了一团,端在他手中的茶杯,被他重重放在桌子上。

    “赈灾粮的下落都没有查明,带县令回京有什么用!”

    言渊的模样,有些渗人,柳若晴小声地将茶杯放到桌子上,眼皮一抬,见沈沁几次欲言又止,似乎有话要说,可碍于王玄翎在说话,在他没说完之前,她又不敢轻易插嘴,只能沉默着坐在一旁。

    “沈沁你呢,有没有问到些什么?”

    见柳若晴问了,沈沁也没犹豫,看了王玄翎一眼,补充道:“王爷,据臣女问的那几个人所说,他们对这呈阳县县令余良的评价很高,为官清廉,体恤百姓,在他任上,从未出现过一起冤假错案,老百姓简直把他奉为呈阳县的青天。”

    说到这,她看着言渊,等着他发话。

    言渊静静地听着,脸上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神情。

    “继续说下去。”

    “是。”

    沈沁点点头,将自己问道的一一道来,“这次的雪灾过后,余良第一时间上奏朝廷,请求赈灾,在赈灾粮未到之前,他已经把家中他自己的食禄都已经全部拿出来分给灾民了,因为七品知县的俸禄并不高,所以,他又求了几位呈阳县的乡绅捐赠一些米粮出来,可毕竟是杯水车薪,如今过去了几个月,赈灾粮没到,饿死的百姓越来越多……”

    “民怨虽然沸腾,但是几乎没有一个百姓责怪过余县令,而是怨朝廷不顾百姓死活,不发放赈灾粮,真是因为如此,才有越来越多快要饿死的人加入了反军队队伍,打算起义。”

    沈沁的话,让言渊的眉头,越皱越紧,脸上冰冷的线条,绷得更加紧了。

    半晌,才听到他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呈阳县隶属于广顺府,发生这么大的事,广顺知府就没有一点作为?”

    “这个……”

    沈沁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臣女问过这事儿,但是,他们是平头老百姓,广顺知府做了什么,想必只有从被韩侍郎打入大牢的余县令口中才能知晓了。”

    言渊点点头,沉吟片刻之后,道:“你们辛苦了,先去休息吧。”

    跟着,他从桌前起身,牵着柳若晴的手,往楼上走,“我们也走吧。”

    “哦,好。”

    被言渊这样牵着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这一次,柳若晴却很想紧紧地握着这双手。

    她低眉看了一眼那宽大温暖的手掌,眼底淌过一丝笑意。

    回到客房内,比起楼下要暖和一些,但外面积着厚厚的雪,还是冷得很。

    柳若晴本就怕冷,即使关着窗,她还是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好几次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言渊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脱下身上裘衣,往她的身上又加了一层,因为言渊比柳若晴高大许多,所以,柳若晴身上尽管已经披了一件裘衣,也并没有让言渊这件衣服显得多余。

    他拉紧了裘衣的带子,系得紧紧的,低眉对柳若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下去让小二端一盆热水过来给你泡一下脚。”

    “等下。”

    柳若晴快速拉住了他,“不用了,穿着你的衣服,就很暖了。”

    她对他露出了明媚的笑容,仿佛在言渊没有一丝温度的心口,铺上了一层暖阳,金光璀璨。

    言渊看着她的笑容,也跟着笑了。

    其实,这样也挺好,哪怕她很快就要走,现在抓住机会,两人这样顺其自然得相处,不也挺好的么?

    总比她一次又一次地逃避自己要好得多。

    这样想着,言渊的心情,稍稍豁然了几许。

    长臂一伸,将她揽进怀里,低声问道:“这样呢?有没有更暖一点?”

    柳若晴在他怀里,发出了几声低低的笑声,“嗯,很暖,都暖到心坎里去了。”

    这毫不掩饰的情感流露,让言渊被这呈阳县的景象影响了的阴郁心情,在此时一扫而空,随后,发出了几声清朗的笑声。

    抱紧了她纤瘦的身子,在她的头顶,轻轻落下一吻。

    窗外,寒风习习,夹着霜雪的风,就像是一把刀,在所有人的身上划过。

    “这天气确实有些冷,你坐在这里等我,我还是下去一趟。”

    言渊把身上那件御寒的衣服脱下来给柳若晴,此时身上的衣服并不多,在这寒风四起的夜晚,格外得寒冷和单薄。

    “等等。”

    柳若晴将言渊给她的裘衣取下,在他眉头微拧的表情中,道:“你怕我着凉,我也怕你着凉,你要是不想让我担心的话,就把这件衣服穿上再出去,你别忘了,你可是答应我,出门这段时间,要好好伺候我的,你别想找借口抵赖。”

    言渊愣了一下,跟着,便是好心情地朗笑了几声,伸手宠溺地捏了一下她的鼻尖,道:“好,我马上回来。”

    接过柳若晴手中的裘衣穿上,他走了出去。

    看着言渊的身影消失在自己面前,柳若晴的眼底,荡漾着浅浅的笑容。

    从言渊抱着她回客栈,到他亲手给她倒茶,在那一段时间,她已经想了很多很多。

    其实,一切是不是她想得太复杂了呢?

    既然这么舍不得对方,既然那么想要跟对方在一起,为什么非要纠结那个还未发生的事,而浪费了当下。

    言渊今天在雪地里对她说的那话,还深深的无力感以及隐藏在其中的悲伤,让她的心里很是心疼。

    心疼伴随着深深的自责,不断地侵蚀着她的心。

    这会儿,她又想了很多,抛开一切,仿佛一切都豁然开朗起来了,原本沉郁的心情,也变得没那么压抑了。

    “如果真有那一天,也是命中注定的的。”

    她又一次深吸了一口气,大脑也变得愈发清晰明朗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言渊回来了,手上还端着一盆热水,朝她走来。

    “来,坐下。”

    还没等柳若晴反应过来,言渊已经在她坐下之后,自然地在她脚边蹲下,伸手拉过她的脚,正准备给她脱鞋,却把柳若晴给吓了一跳,赶忙把脚给抽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