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354.故意挑逗
    第354章354.故意挑逗

    “怎么了?”

    言渊还没意识到什么不妥,见她反应这么大,澄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迷惑。

    柳若晴低眉看着像个奴婢一样蹲在自己脚边的言渊,心里再一次被搅得波澜四起。

    强忍着眼底徐徐而上的水雾,道:“就算你想多疼我一点,也不用亲自蹲下来给我洗脚吧?”

    此时此刻,柳若晴已经完全不能想象,这个男人还会为她放低到什么样的姿态。

    堂堂皇帝的亲叔叔,连皇帝都要给三分面的靖王爷,现在却蹲在她面前要帮她洗脚。

    她该洋洋得意地仰头狂笑,可是,她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有什么问题吗?”

    比起她的小题大做,言渊却是一副十分平静的模样,那不以为意的样子,仿佛靖王爷给靖王妃洗脚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京城早就有不少朝臣在私下议论靖王爷对靖王妃宠得有些过了,如果他们看到他们又敬又畏的靖王爷现在还打算给靖王妃洗脚,他们会不会吓晕过去。

    看着言渊那平静恬淡的眼神,柳若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问题当然是没问题,只是靖王爷的行为有些吓人而已。

    就在柳若晴在心里暗自叹息的时候,鞋子已经被言渊给脱下了。

    她的四肢一直都是冰冰凉凉的,就算是夏天都暖不起来,更别说是冬天了。

    言渊的掌心,握着她冰如铁块的脚,拧了一下眉,“怎么这么冰。”

    柳若晴陡然回神,看着言渊正捧着自己的脚,脸,顿时烧了起来,尴尬又窘迫。

    虽然,她跟言渊之间,已经有过不少次的夫妻之实,可是,这样被他捧着双脚,她还是觉得尴尬得不行。

    言渊却十分自然地将她的双脚放入热水盆里,跟着,起身在她身边坐下,“多泡一会儿,身上会暖和一些。”

    柳若晴侧目看向他,抿着下唇,沉默良久,有些动容地将身子靠在他的怀里,道:“言渊,你是存心的吧?”

    言渊的身子,僵了一下,俊美的脸上,却闪烁着不明所以。

    柳若晴从他怀中抬起头来,晶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把我惯成这样,是想让我舍不得走吧?”

    面对她的质问,言渊的神色微微一怔,随后,涩然一笑,“你怕是本王这一辈子唯一要这样惯着的女人了,再不抓住机会多惯一会儿,以后,想要惯着你,也没机会了。”

    柳若晴眼底佯装起来的不悦,此时也已经装不出来了。

    她眼神动容地看着言渊,张开嘴正想说什么,却被言渊给抢先了一步,“放心吧,和离书的事,等这次的案子结束了之后,我保证交到你手上。”

    话音落下时,言渊已经从她身边起身,蹲身探了一下水盆里的温度,因为天气冷,没泡一会儿,就已经有些凉了。

    真准备出去,却被柳若晴给拉住了手,道:“我觉得暖和一些了,不用泡了。”

    她没急着跟言渊说自己心里的决定,眼下老百姓正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也不是他们该儿女情长的时候。

    她将脚从水盆里拿了出来,拿起边上放着的干毛巾,将脚擦干之后,坐到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子,道:“上来吧,外面冷。”

    言渊站在她面前,身子明显僵了一下,随后,又喜上眉梢,夺目的笑容,微微向上扬起。

    “好。”

    低低地应了一声,带着几许沙哑,他褪去了身上的寒意,在柳若晴身边让出来的位子,躺了上去。

    此时,戌时刚过,天早已经暗下来了,外面的雪,还在纷纷落下,虽轻于鸿毛,可每一片,都砸在了外面那些受尽饥荒的老百姓心上,也敲在了言渊这个靖王爷的心头之上。

    此时,两人并没有什么睡意,柳若晴躺在言渊身边,习惯性地往他身边蹭了蹭,想要寻找一点暖意。

    对她来说,言渊就是一个大暖炉,她再冷的时候,只要挨着他睡着,比床上垫着个电热毯要舒服很多。

    这样想着,她又有些贪恋一般地往他身边蹭了两下。

    言渊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先是身子僵硬了一下,随后,又柔声一笑,长臂一揽,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

    男人身上温热阳刚之气,让柳若晴顿觉浑身都热了起来。

    “这么怕冷,回京的时候,让御医给你调理一下身子。”

    言渊低沉的嗓音,在柳若晴的头顶上方响起,另外一只手,圈住柳若晴的身子,将她抱得更紧了一些。

    “不要,药太苦了。”

    柳若晴想也不想,便拒绝了。

    她天生就是四肢冰凉,师父没少给她调理,在调理身子方面,中药虽比西药更能治本,可是,也是苦得没边了。

    小时候,每一次被老头追着鸡毛掸子打,她都坚决不要喝药。

    之前在王府那几次,也是被言渊给逼着喝了几帖,差点被把她小命给药没了。

    听着她这任性的拒绝,言渊的眉头,不悦地一皱,“良药苦口,你要是不愿意喝,本王亲口喂你!”

    他加重了“亲口”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柳若晴心里清楚得很,当下,脸上一红,心头有些微恼。

    伸手有些用力地在言渊坚实的腰间拧了一把,娇羞的模样,引得言渊朗声大笑。

    她的脚刚泡了一会儿才暖了起来,这会儿,又有些凉冰冰的。

    放在言渊的腿边,即使隔着亵裤,那凉意都能渗进来。

    言渊的眉头,再度蹙起,伸手直接将她冰凉的小脚拿了过来,裹在掌心当中,“脚又这么凉,还敢说不喝药!”

    夹着责备的声音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心疼和宠爱。

    柳若晴感受着自己的双脚,轻而易举地被言渊一只手握住,心头有些发热,眼底忽而闪过一丝促狭的捉弄。

    三两下将脚从言渊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在他的小腿间摩擦了两下,道:“那你帮我夹一会儿,我的脚就暖起来了。”

    说着,双脚又在言渊的小腿上摩擦了两下,她明显感觉到言渊的身子越发紧绷了,呼吸也有些加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