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355.别高估了你男人的忍耐力
    第355章355.别高估了你男人的忍耐力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坏笑,正想再玩几下就收回来,脚,却被言渊给用力扣住了,挣脱了两下,没挣脱开。

    “再调皮的话,你别后悔。”

    言渊的声音,伴随着粗重的呼吸,显得有些沙哑,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

    柳若晴明显察觉到了男人竭力克制着那被她故意挑起的欲火,她果断安分了下来,不敢再动。

    好半晌,言渊的呼吸才逐渐平缓下来,扣着柳若晴脚腕的手,微微松开,用小腿夹着帮她温热,沉静的眸子,低下来看她依然带着促狭的眸子,低声警告道:“别再乱动,知道吗?千万别高估了你男人的忍耐力。”

    这听似温和却威胁力十足的警告,让柳若晴立即老实地点了点头,躺在他身边,屏住呼吸没敢再动,只是被言渊轻轻抱着。

    冰凉的双脚,因为被言渊双腿夹着,温度开始一点点回来了,连带着自己全身都跟着暖了起来。

    突然间,她的小腹又开始隐隐作疼了起来,想起今天自己是自己来月事的日子,她的心里暗叫糟糕。

    大姨妈来了,月事带忘记带了!

    糟糕了,古代的月事带都是自己家里做的,街上也没得卖,更何况这里还是受了灾荒的小县里。

    言渊察觉到了她的沉默和不安,侧目看她,眉头担忧地一拧,“怎么了?”

    “没事。”

    被言渊看得脸色胀红,脸上还有一丝小尴尬。

    “我去找一下沈沁。”

    说完,她猛地从床上爬起,快步朝下了床。

    趁大姨妈来之前,得赶紧搞定这个月事带才行!

    都怪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上心呢。

    柳若晴懊恼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在她下床准备跑出去之前,言渊已经快步追上。

    “先把衣服穿上。”

    他没问柳若晴具体的事,看她脸上那窘迫的模样,也能猜到了什么。

    她去找沈沁,他自然不方便跟去,便给她加了几件衣服,才放心让她离开。

    沈沁的房间,就在她隔壁,此时,沈沁也还没有睡,听到门外的敲门声,她立即上前开门。

    “王妃,您找我?”

    见柳若晴面露尴尬之色地从外面走进来,小声地问道:“你出门的时候,有带月事带吗?”

    沈沁一愣,随后,笑着点了点头,“嗯,我带着呢,正好这几天来月事,我多备了几条。”

    “太好了,太好了,沈沁,你简直就是我的救星。”

    柳若晴面露喜色,同时,也松了口气。

    沈沁从包袱里拿了两条干净的交给柳若晴,道:“王妃,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可能比不上你们王府的,你先将就着用。”

    “没事,没事,你简直就是救了我。”

    柳若晴哪里好意思嫌弃,要是没有沈沁这月事带,她这几天估计得血流成河了。

    况且,沈沁是沈学士的义女兼侄女,又是富商沈崇的女儿,沈家嫡小姐,她的东西能差到哪里去。

    沈沁看着她这般容易满足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想着言渊对柳若晴的那种毫不掩饰的宠爱和纵容,便忍不住羡慕着。

    “这呈阳县的天气格外得冷,王妃这几日来月信,可得小心点,别冻着了。”

    她忍不住叮嘱道。

    “嗯,我会的,谢谢你啊。”

    她感激地对沈沁到了声谢,指了指沈沁房间的屏风后,道:“我在你这里换一下。”

    说着,便快步跑到屏风后去了。

    等她出来的时候,沈沁见她皱着眉,揉着小腹,看上去有些难受。

    “王妃,您是不是痛经啊?”

    “嗯。”

    她皱着眉,所幸自己来找沈沁找得及时。

    这月事带刚换上,大姨妈就来了,别提有多准时了。

    现在小腹疼得要命,大姨妈就像是天生来折磨她似的。

    “我先回房间躺一躺。”

    她捂着小腹往外走,跟沈沁倒了声谢。

    回到房间的时候,言渊正站在门口等着她,好像料到她会疼得半死不活一样,早早就候在那里了。

    “肚子又疼了?”

    看到她脸色惨白地从外面进来,言渊的眉头,心疼地皱起,快步上前扶住她,跟着,直接抱起她往床边走去。

    “来,先躺下。”

    帮她将身上的衣服解下,又掀开被子,让她躺下来,帮她掖好被子。

    “先躺一会儿,我去前堂那边,让小二煮完红糖水过来。”

    面对他疼惜的双眼,仿佛带着特效一般,让柳若晴觉得自己那阵痛的小腹,瞬间没那么疼了。

    “你现在怎么跟个女仆似的,什么都懂。”

    她抓着他的手,一边打趣一边撒娇道。

    被她比喻成女仆,言渊也不气恼,只是半蹲在她身边,轻轻拂过她疼得有些惨白的脸颊,道:“不是让我伺候你吗?不多懂一点,还怎么伺候你?”

    他的声音,柔和得恍如这冬雪下的暖阳,裹得柳若晴浑身上下从内之外都热乎着。

    言渊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乖乖躺着,我马上回来。”

    “哦,好。”

    她眼中含笑地看着言渊从房间里离开,自己则躺在床上,轻轻揉着阵痛的小腹,无奈叹了口气。

    听说生孩子比痛经还要痛上百倍,她痛经都痛成这样子了,要是生孩子,不得直接要了她的命啊。

    臭言渊,你要是敢让老娘怀上,看我不打断你那条腿!

    柳若晴在心里嘀咕着,突然间意思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竟然下意识地想到了为言渊生孩子这事儿,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红如火烧,直接烧到了她的脖颈,久久退不下去。

    “柳若晴,你的脸呢,竟然想那么远。”

    她拉过被子,将自己的脸,埋了进去,久久都没脸出来。

    可是一想到自己为言渊生孩子,心头便禁不住一暖,连带着脸上也跟着扬起一抹欣然的笑容,而那张脸,而是红得更浓更烈了。

    没多久,挡着她脸的被子,被人给用力拉开了,面前,是言渊那张俊美中透着紧张的脸,见她面色通红,那好看的眉头,深锁了几分。

    “脸怎么这么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