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357.旁若无人秀恩爱
    第357章357.旁若无人秀恩爱

    只要太阳出来了,雪化了,老百姓的日子就会慢慢好起来。

    到了前堂,王玄翎和沈沁早早就起床等在那里了,看到他们过来,立即起身站起准备行礼,被言渊给阻止了。

    “在外面你们就不用太拘礼了。”

    夫妻二人在桌子前坐下,因为言渊二人还没下来,王玄翎二人也没有擅自先吃早饭,所以,等他们入座之后,王玄翎才叫来了店小二点单。

    “几位客官要吃点什么?”

    言渊点了几个柳若晴爱吃的餐点之后,在店小二离开之前,又加了一句,“煮一碗红糖水过来。”

    “好嘞,客官,您稍等。”

    柳若晴坐在言渊身边,脸微微有些红,总觉得言渊这样当着别人的面提这个,让人有些囧。

    手,伸到桌底下,狠狠掐了一下他的手掌,引来言渊毫不掩饰的一阵轻笑。

    沈沁和王玄翎二人看着他们夫妻二人旁若无人的互动,表情各异。

    沈沁的眼底,尽是羡慕之色。

    王爷真是把王妃照顾得体贴又细致,连王妃的月事都照顾到了。

    别说他是位高权重的亲王,就算是普通人家的男人,也极少有男人会关注自己夫人的月事,继而时刻挂在心上。

    昨天王爷抱着王妃从外面回来,怕是知道她要来月事,所以不敢让她踩在雪地里吧。

    沈沁的眸子,垂了下来,这世间,她不知道还会不会遇上像王爷这样对王妃百般疼爱的男人。

    她端起面前的水杯,垂着眸子,轻轻喝着,视线甚至不敢往王玄翎那边看一眼。

    如果她是二妹,王玄翎或许也会像王爷对待王妃一样对待她吧。

    沈沁的心里,有几分苦涩,却不敢让任何人发现。

    此时,齐风从外面回来了,身上还残留着从外面带回来的寒气。

    言渊皱了一下眉,将柳若晴往身边带了带,跟着,对齐风道:“站远一点。”

    齐风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恼了自家主子,脸上带着茫然和无辜,却也没敢问什么,立即拉开了一段距离。

    “王爷,余县令现在还羁押在广顺府的府衙大牢,据属下查探得知,韩侍郎打算等雪彻底融化了之后,再将余县令押送京城,等刑部那边发落。”

    因为拉开了一点距离,齐风怕会暴露他们几人的身份,便用非常低的声音开口。

    他们几人都有武功,所以,齐风的声音,周围的人听不到,他们却听得清清楚楚。

    再加上,经过了大灾难,客栈里前来吃饭的人并不多,有的也只是那些个家里有些家底的小康之家。

    人不多,自然也不会注意到他们这边。

    “等雪化了就带走,难道他只问责,不管赈灾粮的去向了?”

    柳若晴拧了一下眉,言语间,多了几分愠色,“皇上派的都是什么货色?”

    “咳咳!”

    言渊掩嘴轻咳了两声,压低了声音,凑到她耳边,道:“夫人,别忘了,我们也是皇帝派来的。”

    柳若晴回眸瞪了他一眼,“我可不是,我是离家出走的,你别把我算上。”

    言渊无奈苦笑,遇上一个生气时蛮不讲理的爱妻,还真没办法讲道理。

    “沈沁也不是,她是陪我出来散心的。”

    柳若晴加了一句,又看了看王玄翎,想了想,道:“王公子是出来游历的,只有你跟那狗官是皇帝派来的。”

    见柳若晴将气撒在自己身上,言渊也颇为无辜,“夫人,你这是把为夫跟韩海那庸官放置在一路啊。”

    “你要是查不出来,不就是跟他一路么?”

    柳若晴没好气地哼哼了两声,其余三人见言渊在自己的王妃面前吃瘪的样子,皆垂着脑袋没敢吭声。

    八王爷说得没错,九王爷果然是个名副其实的妻奴。

    身为言渊的贴身侍卫,齐风立即老实地背过身去,不断地在心里为自己祈祷着:王爷,属下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您可千万不要杀人灭口啊。

    用过早饭,几人便开始分头行动,暗中调查赈灾粮的行踪。

    老百姓口中探到的消息,真实性是比较高的,尤其是对一个官员的评价。

    所以,在几人的潜意识里,对余良这个呈阳知县还存着一点善意。

    “玄翎,你跟沈沁今日启程去广顺府,想办法进入广顺府大牢见一见余良,从他口中问些可靠的信息出来。”

    “我们?”

    王玄翎指了指自己,又看了一眼边上的沈沁,眼底有过一丝排斥。

    他的眼神,沈沁不是没注意到,眼底闪过一丝苦涩,似乎是不想让王玄翎为难,她抿了抿唇,硬着头皮,开口道:“王爷,不如我跟我王妃一起,您跟王公子一起吧。”

    言渊的眉头,不高兴地一皱,“这是命令,也容得你们讨价还价吗?”

    他的目光,朝柳若晴看了一眼,板着脸,道:“王妃今天身子不舒服,本王不放心让她离开本王。你们赶紧去吧,本王跟王妃还有其他事要办。”

    言渊的语气不是很好,沈沁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是,王爷。”

    “是,王爷。”

    两人硬着头皮应下,随后,言渊带着柳若晴离开。

    雪化了一夜,加上今早的太阳也有些猛,街上的积雪逐渐融化,清扫过后,街上没那么湿滑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

    柳若晴侧目看向言渊,问道。

    “余良被押送去了广顺府,他不是还有家人吗?我们从他家人方面入手,看看能不能问出点什么来。”

    “也对。”

    两人并行来到县衙前,余良被押走之后,知县家眷和仆人一直待在县衙内院,并未被韩海禁足。

    在余良未被定罪之前,余家人的行动还是自由的。

    “我们就这样进去吗?”

    柳若晴站在县衙外,低声道:“我们这次是暗访出来的,这样毫无理由地上门去,肯定会惹人怀疑的,再说,那韩海天天上朝,不是认识你吗?”

    言渊扣着她的手,面上一派自在的模样,手指,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柳若晴柔嫩的指尖,看得他身旁的齐风好几次忍不住扶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