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359.如朕亲临
    第359章359.如朕亲临

    她不会让王玄翎知道,刚才他那一声“老婆子”喊得她心里有多激动。

    牢房里,阴湿阴湿的,还隐隐地发出一些骚臭味,对沈沁这种富家小姐来说,还是有些忍受不了。

    她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口鼻,却被王玄翎给扣住了手腕。

    “一个乡下婆子还怕臭,不怕被人怀疑吗?”

    他早年四处游历,见过看过的人和事多了去了。

    像府衙大牢里关着各种各样的人,其中不乏奸险狡诈之徒。

    万一一个不小心被他们看出什么来,就麻烦了。

    沈沁一愣,当下立即点了点头,即使那臭味扑面而来,她还是忍住了。

    只是脸上憋得有些通红。

    王玄翎睨了她一眼,见她憋得着实有些辛苦,他的心里,多了几分报复的快感。

    牢房里并没有狱卒在里头看着,四周都是石块砌成的围墙,加上厚重的牢门,只要在大牢外派人守着就行。

    所以,让王玄翎二人的行事也方便了一些。

    他们来之前,早就打听清楚了,因为最近府衙大牢关着的罪犯比较多,所以,余良便被关在跟黄三同一间牢房里。

    黄三是因为路见不平,将一名调戏良家妇女的公子哥给打了,才被关进大牢里,本性不坏,而且十分讲义气。

    在乡亲们嘴里的口碑还是不错的。

    余良被关进来的时候,罪名跟身份并没有被隐瞒,所以,黄三知道余良是呈阳知县的身份。

    “余大人,我相信您是清白的,您放心,等我刑满出狱了之后,一定去给您讨个公道,不能让您被一些狗官给坑害了。”

    黄三坐在余良对面,说话的声音并不低。

    余良的目光,有些无神,脸上流淌着几分忧虑之色,对于黄山的善意,他只是感激地笑了一笑,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多谢黄兄弟的好意,我能不能出去倒是无所谓,我只是希望皇上的赈灾粮能快点下来,好解救我呈阳县的老百姓于危难啊。”

    黄三跟余良的对话,王玄翎跟沈沁都暗暗听着,记在了心里。

    两人来到黄三的牢房门前停下,还没开口,便引来了黄三的注意。

    “三儿啊,二叔二婶来看你了。”

    “二叔二婶?”

    黄三愣了一下,快步走上前去,眼中多了几分怀疑,“你们……”

    还没等黄三开口,王玄翎暗中用手扣住了黄三的手腕,压低了声音,道:“黄兄弟,我们是来找余县令的。”

    因为相信黄三的为人,王玄翎并没有打算隐瞒什么。

    况且,余县令跟黄三关在一间牢房里,就算想避开他,也很难。

    黄三看着王玄翎那双乔装后却依然掩盖不了眼底锋芒的双眸,似是领会过来什么,眼底立即恍然。

    “二叔,二婶,你们总算是来看我了……”

    黄三装出一副喜极而泣的样子,声音有些大,惹来其他犯人一顿臭骂,他才压低了声音。

    跟着,他十分聪明地将余良引了过来,“余大人,这是我二叔二婶,他们带好吃的来看我了,这是我二婶做的饼,你也尝尝。”

    隔着牢门,余县令微笑着接过王玄翎递上来的豆渣饼,在豆渣饼下面,还有一块坚硬冰凉的东西。

    余良愣了一下,将豆渣饼接过来之后,用袖口挡住,从豆渣饼下面拿出那块金色的东西看了一眼。

    上面“如朕亲临”四个大字,吓得余良顿时脸色苍白,双手激动地在发抖,当下便准备跪下,却被王玄翎给喊住了。

    “余大人,这饼还合您胃口吗?好吃的话,我们这里还有。”

    余良毕竟是当了十多年县令的人,当下便知道这两人用这么迂回的方式来牢了见他,肯定是不宜暴露自己的身份,当下便按捺下心头的激动,在王玄翎面前跪坐着。

    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行礼,他也不敢完全失了礼数。

    “这……这饼味道真好,谢谢……谢谢二位……”

    待余良情绪稳定下来之后,王玄翎才压低了声音,对余良道:“余大人,我这次来,是暗中调查赈灾粮饷的事,有些事,需要跟你了解一下。”

    “赈灾粮饷?不是……不是说户部那边拒绝了下官的请示吗?”

    余良的眼底,多了几分惊诧,同时,也隐隐地察觉出了什么。

    王玄翎看了看余良的脸色,道:“想必余大人已经猜到了,赈灾粮饷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发放运送至广顺府,皇上接到密报,得知粮饷没有发放,才派了户部侍郎过来查这件事。”

    余良恍然,“难怪那韩大人二话不说就把下官给拘捕起来了。”

    下一秒,余良又急了,“可……可是,下官真的没有接到任何粮饷,请大人明察,下官若是哪怕有一石粮食,都不敢留在自己手上。”

    王玄翎安抚了余良激动的情绪,道:“这就是皇上为什么派我们暗中过来查这件事的原因。”

    “暗中?那……那个韩大人……”

    “余大人先不用管那韩大人是来做什么,我现在想知道一些事,请余大人无比如实作答。”

    “公子请说。”

    此时,王玄翎已经恢复了年轻人的音调,即使还是那副苍老的打扮,余良也知道他做了乔装改扮。

    “赈灾粮一直没到呈阳县,你有去找知府问过吗?”

    说起这个,余良便一脸愤恨,“雪灾过后,下官就立即去请示了知府大人,请他上奏朝廷发放赈灾粮,知府大人也答应下来了,可下官去了几次,知府大人都说,朝廷没有任何答复,让下官耐心等着,可下官能等,老百姓不能等。”

    “这几个月来,已经饿死了不少人了,下官再去求知府大人的时候,知府大人直接就避而不见了。下官没办法,只能把家里余粮都给拿出来了,又求了一些乡绅捐出一些,可根本就救不了这么多的人。”

    一说起这个,余良的眼底,便泛起了几分力不从心的晶亮。

    王玄翎沉默良久不语,稍后,道:“这件事,我已经了解了,请余大人在此耐性等候,相信很快你就能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