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361.夜查粮库
    第361章361.夜查粮库

    到了前堂,正好见那余小姐跟她的丫鬟在吃晚饭,餐食有些简单,不太像一个县令千金的餐食。

    “小姐,您这两天都累坏了,要不再点一个荤菜吧。”

    身边的丫鬟小声地开口道。

    “不用了,能吃饱饭就醒了,我们呈阳的百姓连饭都没得吃,爹爹又关在大牢内……”

    余小姐没有说下去,眼眶却红了一圈。

    那丫鬟见余小姐这模样,便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杏儿,快吃吧,明天我们还要去找知府大人。”

    “是,小姐。”

    言渊跟柳若晴二人就坐在他们边上的桌子,主仆二人的对话,恰到好处地落入了他们二人的耳中。

    言渊跟柳若晴二人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吃完饭,两人便回屋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王玄翎跟沈沁二人便找来了,几人在客栈后院碰面。

    “王爷,这些就是余县令跟我们交代的事,如果他所说属实的话,我们得重点查一查广顺府的知府了。”

    王玄翎眸光一凛,低声道。

    言渊点点头,“广顺知府那边是一定要查的,目前还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搞清楚,广顺府这边到底把粮食放哪了?”

    “王爷,不如今天晚上,我跟齐副将去府衙仓库那边查一下,看看仓库里到底有没有粮食。”

    “嗯。”

    言渊点头,对身边的齐风道:“你今天跟王公子去一趟府衙。”

    “是。”

    “还有……”

    言渊想了想,停顿了片刻,继续道:“除了府衙的粮仓之外,广顺府每一个可以储存大量粮食的粮仓都要暗中去查一下。”

    “是。”

    等王玄翎跟齐风离开之后,柳若晴侧目看向言渊,问道:“如果粮食真的到了广顺府,广顺府却没有给呈阳县发下去,铁定是贪了这几十万石粮食,又怎么可能会把粮食藏在府衙的粮仓内?”

    “嗯。”

    言渊点点头,“这就是为什么我让玄翎跟齐风去查广顺府的其他几座粮仓。”

    见柳若晴面露疑惑,言渊解释道:“粮食的储存是需要一定干燥环境的,否则就容易发霉,再加上这几个月的的天气这么潮湿,如果不储藏在经过特殊处理的粮仓,粮食不可能存太久,广顺知府如果贪污了这几十万石粮食,就算府衙粮仓内没有,也不可能随便藏到别的地方。东楚国全国上下,各县各府的粮仓数量是有规定,查起来并不难。”

    “可若是他们把粮食运去别的县府呢?”

    “这个可能性不大,几十万石粮食,在大雪天送往别的地方,耗时耗力,而且,在运送途中,因为天气的原因,容易使粮食发霉,最大的可能就是借用了吃广顺府各地乡绅的粮仓储存粮食。”

    柳若晴敛下眸子,若有所思地沉吟了片刻后,道:“如果照你这样说,很可能广顺府的乡绅也牵扯到了此时的粮饷贪污案里面去?”

    言渊拧起了眉,半晌,才点了点头,“不仅仅是乡绅,这背后肯定还有更大的官员在背后撑着,区区一个广顺知府,还没这么大的胆子。”

    说到这,言渊又顿一下,伸手握紧了柳若晴的手,道:“一切得等到先查完每个粮仓之后再做下一步的定论。”

    言渊看了看客栈外晴朗的天空,心里却仿佛压了一片乌云,怎么都散不开去。

    “事态紧急,今晚我们跟玄翎他们一起去查粮仓。”

    “不行!”

    柳若晴想也不想便否决了言渊的提议,“你忘了你体内的余毒还没清完吗?万一跟他们的人撞上,免不了就是一场恶战,你忘了我师父的话了,切不可动用内力。”

    一说起这个,柳若晴的眼底便迅速掠过一抹恐惧,双眼紧紧地盯着言渊的脸,脸上是一副不容置否的模样。

    言渊心里知道她因为他体内的余毒一直提心吊胆着,所以,也没把话说得太坚决,只是带着商量的口吻,道:“光玄翎跟齐风两人去查,会花费过长的时间的,本王担心老百姓等不及。”

    “你在客栈待着,我跟沈沁去。”

    她们两个都会武功,去调查一下粮仓而已,不至于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言渊拧了一下眉,本不答应,可随即又沉默了两秒后,点头应允了下来。

    柳若晴有些惊讶言渊竟然答应得这么爽快,心里不但没有放心下来,反而更加忐忑了。

    她所了解的言渊,可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

    可心有疑虑归心有疑虑,既然言渊答应下来了,柳若晴一时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行动当晚,他们又重新做了安排,广顺府一共有五座大粮仓,除了府衙下属的两座粮仓之外,另外三座分别属于广顺府的三个粮食大商。

    王玄翎跟沈沁负责去查府衙辖下的两座粮仓,而柳若晴跟齐风则是去查另外三座。

    “齐风,务必要保障王妃的安全,知道吗?“

    临行前,言渊还是不放心地叮嘱道。

    “是,王爷。”

    入夜后,几人准备行动。

    柳若晴从房间里出来,想了想,又折了回去,对等在客栈里的言渊,警告道:“我警告你啊,要是敢让我知道你暗中又跑出去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说一句话。”

    “遵命,我的王妃大人。”

    言渊对着柳若晴立即伸出四指作发誓状,柳若晴这才满意地转身离开。

    等柳若晴离开之后,言渊神色一凛,好看的眉头苦恼地皱了起来。

    他体内的余毒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可是,药已经喝了快一个月了,余毒还是没有完全清楚,他偶尔想试一下内力,心口就开始隐隐作痛。

    这次查赈灾粮饷的事,目前没用到武功就罢,可一旦将后面的大鱼一条一条地抓出来,干戈是不可避免的。

    到时候,他真的能什么都不做,就等在那里坐以待毙吗?

    还有晴晴……

    上次那两批来路不明追杀她的刺客,万一又出来追杀她怎么办?

    他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冲上来杀她而什么都不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