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3章 363.下不为例
    第363章363.下不为例

    “是!”

    随着一声令下,一群人立即朝柳若晴二人围了上去。

    这些人的身手有些出乎柳若晴二人的意料,一个员外府的护院,武功竟然抵得上一个锐兵营的兵,看来,这修府不容小觑。

    柳若晴跟齐风都是这样的想法,眼下,他们没时间思考太多,只能等顺利离开修府再说。

    面对眼前几十个人的围攻,齐风跟柳若晴二人一开始还应付得游刃有余,可是想要轻松离开却并不容易。

    到后面,隐藏在粮库内的数十名忍者突然间冲出来,让原本就开始有些力不从心的柳若晴二人更加变得难以招架。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烟影迅速闪过,隔开了柳若晴跟那一群人的距离,将她护在怀中。

    柳若晴心下一凛,猛然抬起看向面前蒙着面的男人,这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眼睛,不是言渊又能是谁!

    有了言渊的加入,这场仗明显轻松了许多,可对于柳若晴来说,心情却更加重了。

    “走。”

    趁着空隙,言渊低沉地喊了一声,随后,拦腰缠过柳若晴的身子,纵身一跃,从修府粮库离开了。

    回到客栈,柳若晴甩开了言渊缠在她腰间的手,用力推开了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言渊愣了一下,提步的瞬间,心脏那块骤然疼了一下,他蹙起眉,下意识地捂住心口。

    可随即又怕柳若晴看出什么,立即将手放了下来。

    咬牙忍着心口的疼,他一步步朝柳若晴走去,在她身边小心地坐了下来。

    看她烟着脸,没理她,在他坐下的时候,也跟她拉开了一点距离,拉长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言渊知道她在生气,心里也有些理亏。

    小心翼翼地伸手将她的手,拉了过来,却被她给一把甩开了。

    再一次伸手去拉她她的手,柳若晴还想挣脱开,却被他给拽得很紧,根本就甩不开手。

    柳若晴用力挣扎了好几下,力气大得手腕上都被磨红了。

    言渊能感觉出她强烈的怒火,看着她奋力挣扎的样子,还有手腕被磨红的模样,心疼地将她揽在怀里。

    “生气了?”

    他低声问道,手臂,扣着她用力挣扎的身子,“我错了,下不为例,好不好?”

    他吻着她的额头,感受着她略微有些颤抖的身子,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害怕。

    柳若晴几番挣扎都没挣脱开,便放弃了。

    被言渊扣在怀里,她沉默着一声不吭,浓长的睫毛上,开始浮起了一丝淡淡的水雾。

    言渊道歉的声音,继续在她耳边响起,“我知道你担心我身上的毒,我保证,下次都听你的,这一次原谅我,好不好?”

    他一个劲地道歉,柳若晴却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片刻之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热热的,好似有什么液体划过。

    他的心尖,陡然一颤,伸手将她的下巴挑起,却被她给躲开了,怀里,传来她闷闷的声音,鼻音有些重,“别动。”

    言渊果然没有再动,只是感觉到她的双手,绕过他的手臂,紧紧地圈住他的腰,抱得紧紧的。

    “你再这样不听话,迟早得死掉,让我多抱一会儿,省得以后没得抱了。”

    她赌气般地开口,声音中却带着哽咽。

    言渊的身子,僵了一下,随后,轻笑着将她的身子抱得更紧了一些。

    “不会的,我还要让你抱一辈子,没王妃大人的命令,我哪里敢去死。”

    他的眼神,语调,都宠溺得仿佛要将柳若晴融进自己血液里去。

    柳若晴在他怀里,没好气地哼了两声,随后,抬起双眼看他,眼睛还有些微红,“你起先不是答应我,在客栈里待着吗?说得好听要听我的话,分明就是阳奉阴违。”

    “我错了,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

    他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吻了一下,“下次我也不让你出去了,要是在遇上今晚的事,万一我来不及去救你,怎么办?”

    言渊嘴上虽然一个劲地跟柳若晴道歉,但是心里却并没有后悔今晚暗中跟着她。

    如果他起先迟了一步,后果他都不敢去想。

    从今晚交手的这些人来看,那个什么修员外绝对不只是一个员外这么简单。

    一个乡绅府里,竟然养了这么一群高手,如果纯粹只是为了守粮库,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

    柳若晴听他这么说,虽然很想反驳,,却又没办法反驳。

    确实,如果今晚他没来的话,她跟齐风很可能都会死在那里。

    别的不说,那几个东瀛忍者就不会放过他们。

    想到这,柳若晴心里莫名紧了一下。

    在言渊的怀中靠了一会儿,她抬眼看向言渊,有些不安地问道:“你今晚用了内力,有没有哪里有不舒服的感觉,心脏有没有痛?”

    师父说,余毒复发的时候,首先的反应便是心脏痛。

    问题刚一问出来,柳若晴的心脏便拧在了一起,跳动得十分剧烈。

    言渊的胸口骤然一窒,随后,面不改色地开口道:“没有啊。”

    想起自己刚进门时,胸口一阵剧痛,言渊的眉头,不动声色地蹙了一蹙。

    “真的?”

    柳若晴的目光,紧盯着言渊从容的俊脸,在他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可疑的地方。

    “嗯,真的,或许是我喝了快一个月的药,那些余毒的毒性没那么烈了。”

    言渊面不改色地点点头,那模样,丝毫没有半点心虚。

    柳若晴心里虽然还觉得有些悬,可看言渊完全不似撒谎的样子,她又勉强松了口气。

    最后,她表情严肃地看着言渊,道:“下次千万不要再随便使用内力了,听到没有。”

    “嗯,记住了,保证没有下次。”

    他竖起四指,再一次做发誓状。

    柳若晴眼下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可心里却一直悬着。

    赈灾粮的事一天不解决,就一天有隐患。

    今晚夜查粮仓的事,让她觉得这次赈灾粮的事,其中的水非常非常深。

    “对了,你可知,今天我们去修府的粮仓时,遇见了什么?”

    收起了心中的忐忑,柳若晴看向言渊,问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