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364.敲山震虎
    第364章364.敲山震虎

    “什么?”

    “修府里,有十几个东瀛忍者。”

    “东瀛忍者?”

    言渊的眸光,暗了一暗,“东瀛忍者一直从事的都是奸细活动,怎么会跑来东楚当一个粮仓的守卫?”

    他声音低沉,深邃的眸子里,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色彩。

    柳若晴没有开口,她对忍者了解得不多,只能从他们的武术形式判断他们的身份,至于他们在这个年代是以什么样的行事和地位存在的,她并不清楚。

    “不过,他们知道被我认出来的时候,好像很紧张很害怕,似乎好怕被人发现他们的行踪。”

    说到这,她顿了一顿,“我感觉,那几名忍者要置我们于死地,像是要杀人灭口。”

    言渊的心尖,因为柳若晴这话而颤了颤,心头顿然升起几分害怕,同时,也庆幸自己去的及时。

    “这广顺府的水看样子比我们想象得还要深。”

    翌日。

    “王爷,广顺府府衙两个大粮仓里,什么都没有,而且,我们仔细查了一下,那两个粮仓应该有几个月没存放过粮食了。”

    一大早,王玄翎便过来将自己昨晚查到的事,细细跟言渊说了一番。

    跟着,齐风也随之开口,“王爷,卑职昨晚跟王妃查了剩下的三个粮仓,前两个粮仓内,只有少量的粮食,应该是张员外和陈员外用来屯起来度过这段时间的米粮,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而那个修员外家的粮库里,每间仓库都堆满了粮食,目测足有三四十万石,卑职正准备上前去,却被隐在烟暗中的几个人从粮仓内逼了出来,卑职还来不及……”

    言渊点点头,心里已然了然,把齐风从粮库里逼退出来的,应该是跟晴晴交手的那些东瀛忍者是同一批人。

    柳若晴听齐风这么一说,才想起了什么,道:“昨晚,我进入修府粮库的时候,发现袋子上盖了红印,因为另一边隐在烟暗里,我没看清那些字,就只是看到一个“户”字就被那些忍者给拦住了。”

    “户?”

    言渊的眸光,骤然一深,“难道是户部?”

    “户部?”

    众人对视了一眼,将视线投向言渊。

    “赈灾粮是从户部发下去,每袋粮食上面,都会盖上户部的印章,天心看到的那个‘户’字,很可能是指‘户部赈灾粮’。”

    因为有外人在,言渊还是适时地改变了对柳若晴的称呼。

    柳若晴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适应了下来。

    已经好久没听言渊叫她天心了,她一时间还有些不太习惯了。

    柳若晴在心中低笑,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想太多。

    “王爷,这么说,修府粮库内的粮食,很可能就是这一次的赈灾粮。”

    齐风率先开口,声音中,难掩愤怒,“该死的狗官,区区一个知府,竟然敢贪下这么多石粮食,眼睁睁看着这么多老百姓而死都无动于衷,简直该千刀万剐!”

    齐风气急,脸色沉得可怕。

    “王爷,既然如此,我们今日就可以去修府,命他们开仓给我们查验。”

    王玄翎提议道,却被言渊摇头给否决了。

    在众人迷惑的眼神中,言渊开口道:“敢贪下这么多赈灾粮饷,别说区区一个知府,就是巡抚都没这么大的胆子,着广顺知府的背后,肯定还有人,想要将广顺府里**的根连根挖起,现在我们还不能打草惊蛇。”

    “那依王爷的意思……”

    言渊将目光投向王玄翎,“虽然不能打草惊蛇,却可以敲山震虎。”

    “敲山震虎?”

    言渊点头,目光投向王玄翎,道:“你拿着皇上给你的牌子,去府衙找傅余表明你的身份,明着去查赈灾粮的事,另外,不要暴露本王的行踪,依本王猜测,傅余知道皇上派你暗访,定是对赈灾粮的事存在怀疑,他不敢随便做主,定会找他背后的人商量,等后面的大老虎一头一头冒出来,我们再一网打尽。”

    “玄翎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王玄翎立即起身,从客栈离开,往知府衙门走去。

    “齐风。”

    “卑职在。”

    “你拿着本王的令牌,立即赶往平西侯的营地,让他亲自带兵来广顺府,本王有要事需要他帮忙。”

    “是。”

    随后,齐风也跟着离开了。

    “都要出动平西侯了,这次的事有这么严重吗?”

    柳若晴看向言渊,眼底流淌出了几分不安。

    言渊看出了她眼中的忐忑,伸手握紧她的双手,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别担心,只是以防万一而已,我怀疑这次的贪污案,牵扯的官员不少,除了知县,知府之外,巡抚,甚至还有更大背景的官员牵扯其中,平西侯的营地离广顺府不远,让他帮忙是最好不过的,如果能用不到他,那自然是最好的。”

    柳若晴点点头,这几日来萦绕在心头的忐忑更加强烈了。

    “昨晚的夜探,那些人应该会有所怀疑,今天我们得暗中盯紧修府,看看他们有什么动作。”

    只听言渊继续开口道,柳若晴收起了心中的不安,点了点头,“没错,我们昨晚既然被发现了,他们肯定有所动作,几十万石粮食,连夜运出城不太可能,我猜他们会连夜把装米的袋子给换了。”

    柳若晴猜他们一开始没急着换袋子,正是因为以为查不到他们头上,又或者,他们背后有高官撑腰,就算皇帝派人来查,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应付,所以才有恃无恐。

    言渊点头,随后对沈沁道:“你去府衙找王玄翎,看他有什么需要帮忙。”

    “是,王爷。”

    沈沁走后,言渊又将目光投向一直有几分忐忑的柳若晴,道:“我们现在去修府看看,他们粮库内有什么动静。”

    柳若晴的目光,凌厉地扫向他,眼底骤然升起了几分不悦的警告。

    “我保证不用内力,只是陪你一起去那边守着。”

    言渊见柳若晴面露不悦之色,立即明白了过来,赶紧深处四指做保证道。

    “这样还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