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365.见知府傅余
    第365章365.见知府傅余

    另一边,知府见王玄翎手持“如朕亲临”的令牌过来,才知道,这一次皇帝派韩海过来只是走走过场,真正调查赈灾粮案的人是王玄翎。

    可他却并不知道,王玄翎的背后,还有个大人物在。

    看来,皇帝是料定这赈灾粮的案子有猫腻,所以才明着派一个没用的户部侍郎来让他们放松警惕,又另外派人暗查。

    那那批一直来不及运出去的粮食,会不会已经被王玄翎给知晓了。

    心下,知府傅余的脸上,渗出了一丝丝的冷汗。

    “王公子驾临,下官有失远迎,请王公子恕罪。”

    “这种体面话就不用说了,本公子这次过来所为何事,傅大人应该清楚吧?”

    王玄翎摆起了“官威”,看似温润的目光,在看向傅余的那一刹那,眼中迸射出来的锋芒有一种让傅余觉得心惊肉跳的感觉。

    “是,是,下官明白。”

    王玄翎身上虽无官职,可却带着“如朕亲临”的令牌,也就等同于御驾在前,傅余丝毫不敢有半点怠慢。

    别说是他一个区区知府,就是户部侍郎韩海也不敢对王玄翎这个身无一官半职的宰相公子不敬。

    傅余在心里斟酌了一番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王公子,赈灾粮的事,下官已经全数禀明了韩大人,下官在几月前接到赈灾粮之后,便悉数发放给了呈阳县,有县令组织发放给灾民了。”

    “是吗?”

    王玄翎微微眯起了眸子,眼底的锋芒在傅余的身上上上下扫过,看得傅余胆颤心惊,连双脚都有些发软了。

    “傅大人说的,跟本官在呈阳县看到的可不一样。”

    他的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看似漫不经心的模样,却让傅余整颗心都提着。

    这中间,王玄翎一直在观察傅余的脸色,如此胆小怕事的知府,绝不可能有胆子贪下几十万石粮食,更何况,除了赈灾粮之外,还有几万两赈灾银。

    就凭傅余这点跟他说话都冒冷汗的胆子,绝对做不出来。

    看样子,就算傅余参与了这件事,能拿到的也只是蝇头小利。

    王爷说得对,他确实得好好敲一敲山,震一震虎了。

    只要他有点大动作,傅余一定会去找他上面的人商量,这样想着,王玄翎里敛下眼眸,道:“本官去了呈阳县,看到的是饿殍遍野,如果这几十万石粮食发放下去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多饿死的老百姓?”

    手中的茶杯,重重往桌子上一放,吓得傅余双腿一软,顺势跪了下去。

    “公子明鉴,下官确实把粮食发放给呈阳县了,至于呈阳县令有没有把粮食发放下去,这得问呈阳县令才知道啊。”

    傅余连连解释,跟着,又想到了什么,对王玄翎道:“禀公子,韩大人已经将呈阳县令羁押在府衙大牢,下官这就派人将他带过来。”

    见王玄翎垂眸,沉吟了片刻后,道:“先不忙将呈阳县令带过来,本公子还需要知晓一些事。”

    “公子请说。”

    “既然你把赈灾粮发放下去,应该有交接手续吧,拿过来给我看看。”

    傅余听王玄翎这么说,明显长长松了口气,道:“是,下官这就派人去拿。”

    跟着,他回头对站在一旁一直默不出声的师爷,道:“快,快去把那份呈阳县签字的交接手续拿过来。”

    那师爷明显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迷茫,“大……大人,那手续放在哪里?”

    傅余的脸色,骤然一变,目光,狠厉地扫向那师爷,随后,回头对王玄翎赔礼道:”公子息怒,这师爷几日前刚上任,有些事还不清楚,下官这就去给您拿。”

    “嗯,去吧。”

    王玄翎端起茶杯,浅浅品了一口,温润的眸子里,淌过一丝疑虑。

    很快,傅余便拿着一个交接册急急地过来了,恭敬地呈到了王玄翎面前,“公子请看。”

    王玄翎接过那交接册,上面确实盖了呈阳县的印章,还有呈阳县令余良的签字。

    奇怪,余良既然说没有收到粮食,为什么会在交接册上签字盖章?

    看样子,这中间还有不少的猫腻。

    是余良在说谎,还是傅余伪造了交接册,这一切,都得深入调查下去才行。

    得回去跟王爷好好商量一下。

    于是,他合上了手中的册子,道:“这册子先放我这里,本公子连日赶路有些累了,先回客栈休息一下。”

    傅余见王玄翎没有步步紧逼,心下顿时松了口气。

    这一次王玄翎突然来访,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连应对的时间都没有。

    现在得赶紧去找那几个人商量一下。

    王玄翎从知府衙门出来的时候,正好见沈沁站在不远处。

    他拧了一下眉,对沈沁的反感比起之前却在不知不觉间少了几分。

    这个女人虽然间接害死了鸢儿,可还算她规矩,没在他面前做什么出格的事。

    她现在在这里等他,想来应是奉了王爷的命令。

    提步朝她走了过去,沈沁看到他,脸色出现了习惯性的局促。

    “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开口,语气依然是沈沁熟悉了的生硬。

    她并不计较,只是微微敛了一下眸子,道:“王爷命我过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王玄翎点点头,将手中从傅余那里拿过来的交接册藏入袖子之中,道:“先回去找王爷。”

    “好。”

    再说言渊和柳若晴二人,一早守在修府外,却见原本负责看守粮仓的人,都撤了。

    “粮仓没有人把手,难道粮食已经被运走了?”

    柳若晴看向言渊,压低声音道。

    “昨天夜里,城门都已经关了,几十万石粮食想要运出去没那么容易。”

    言渊摇了摇头,否定了柳若晴的推测。

    “如果他们跟守城的大将勾结,几十万石粮食运出城去也不难啊。”

    柳若晴的推测,言渊也不是没想过,见他沉吟片刻之后,还是摇头道:“就算他们勾结,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万一运量过程中被发现,首当其中被问责的就是守城大将,一个守城的将领不会连这点都不清楚,他只会在其他方面帮他们的忙,但绝对不会在深夜开城门,将粮食运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