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366.巡抚周继
    第366章366.巡抚周继

    柳若晴不懂这东楚的规矩,听言渊这么说,也就没有追问。

    “可是,现在粮仓没有人守着,不是很奇怪吗?”

    言渊的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这一点,他也没想明白。

    难不成是请君入瓮?

    言渊刚这样猜测,便听柳若晴道:“难道他们是想引我们过去?昨晚我们成功逃走了,他们找不到我们,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还有那十几个东瀛忍者,他们出现在东楚本来就很奇怪,如今身份被发现,不会什么事都不做。”

    言渊点点头,沉吟片刻后,道:“我们先回去,听听王玄翎那边有什么情况再说。”

    “好。”

    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正好王玄翎跟沈沁二人也回来了。

    “王爷……”

    “回房间再说。”

    四人去了后院的客房,王玄翎将手中从傅余那里拿过来的交接手册,递到言渊面前,“王爷,这是傅余给我的交接手册。”

    言渊接过,翻开看了一眼,上面有呈阳县的印章,还有余良的签字。

    言渊对此似乎并不意外,目光缓缓抬起,朝王玄翎看了一眼,“你怎么看?”

    “我觉得,傅余有这册子并不奇怪,如果他真的贪了赈灾粮,这本交接册总是要备好的,现在的关键,我们得确认这交接册的真假。”

    言渊点点头,目光在那印章跟余良的签字上掠过。

    “我学过笔迹鉴定,可以辨别出这签字是否真的出自余良之手。”

    柳若晴开口,手指敲了敲交接册上余良的签字,开口道。

    “所以,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拿到余良的手稿。”

    柳若晴的目光,看向言渊,继续道。

    “要拿到余良的手稿并不难,但是现在特地回去呈阳县,有些浪费时间。”

    “对了,那余小姐不是跟她的丫鬟来了广顺府吗?她很可能带了余良当日写给傅余的陈情表,上面应该有余良的笔记。”

    柳若晴突然想到了什么,眼底一亮,目光投向王玄翎。

    “王公子,你现在是代皇上查这个案子,你出面跟余小姐要陈情表,她一定会给你。”

    王玄翎点点头,便听柳若晴继续道:“余小姐就住在这个客栈里,我们找个机会接近她。”

    当天下午,几人在客栈里谋划了一番之后,便继续着手查赈灾粮的案子。

    因为有了王玄翎这一次的敲山震虎,傅余果然是坐不住了,立即去见了广顺巡抚周继,周继听说皇帝又派了一人来暗查这个案子,心头也是一片震惊。

    “皇上除了派一个百无一用的户部侍郎来查这个案子之外,还派了一个身无一官半职的宰相之子来暗查?”

    “是啊,大人,那王公子拿着皇上的令牌,到了府衙,给了下官一个措手不及,差点就被他看出什么来了。”

    一想起王玄翎当时的模样,傅余便下意识地抬手擦了擦冷汗。

    那个王公子看上去温润如玉,可总是给他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让他一想起来,便觉得倍感压力。

    周继身为巡抚,比起傅余要镇定许多。

    见他半眯着眼,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之后,道:“皇上能派一个户部侍郎来混淆视听,难保不会再派一个丞相公子来给真正的巡按大人做掩护,你回去,派人盯紧王玄翎,看看他背后还有什么人。”

    “大人放心,下官已经派人盯紧了。”

    想了想,傅余又看向周继,欲言又止了一番之后,道:“大人,这次赈灾粮的事都惊动皇上了,您说,我们真的能安然无恙吗?”

    周继的眼跳了一跳,没好气地笑了两声,道:“怕什么,我们还有上头的人罩着,有他在,这次的赈灾粮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你只要一口咬定已经把赈灾粮发到呈阳县就行了,其它事,本府自会处理。”

    “是,下官遵命。”

    得到了周继的保证,傅余的心里勉强放心了一些。

    回到府衙的时候,他暗中派去调查王玄翎的人也回来了。

    “怎么样?那王公子身边还有其他人吗?”

    “回大人,小的都查清楚了,王公子带了两个护卫,还有一个侍女,除此之外,并未见他跟任何人联系。”

    “你可都查清楚了?”

    “小的绝不敢怠慢,确实查清楚了。”

    傅余挥手屏退了那人,来到椅子前坐下,端起茶杯,若有所思地低语了起来——

    “就带了两个侍卫,一个侍女,看来真是打算暗访来了,可他现在来表露身份,难道是因为已经查到了什么?”

    傅余的心里不免又开始担忧了起来,可是一想到周继的话,想到上头那个位高权重的人,他又硬生生地将心中的担忧给压了下去。

    而此时,在客栈里,柳若晴等人已然做了一番装扮。

    早在王玄翎去了府衙见傅余之后,言渊等人便料到傅余会派人来查跟他同行的人。

    于是,在王玄翎回来之前,便做了一番乔装改扮。

    柳若晴女扮男装,同言渊一样,伪装成王玄翎的侍卫,而沈沁则是伪装成王玄翎的丫鬟。

    果然,傅余的人来了,一副鬼祟的模样,见他们对王玄翎毕恭毕敬的样子,那猪脑子也就信了,立即迫不及待地回去复命。

    等那人一走,王玄翎看着面前的言渊,有些担忧地拧起了眉,“王爷,您装成我的侍卫跟在我身边,会不会被他们认出来?”

    言渊摇摇头,“别说是知府,就算是广顺的巡抚也还够格见本王,他们定然认不出本王,不过……”

    见言渊突然间神秘地一笑,“再往上查下去,他们的上封或许有人能认出本王,只不过,到那个时候,也是本王该表露身份的时候了。”

    柳若晴见言渊胸有成竹的模样,她的心里却又是一阵没来由的忐忑。

    如果这个案子真牵着到更高一层的官员,或亲王,或封疆大吏,不管是谁,在生死关头,定会拼个鱼死网破。

    到时候,很难避免一场恶战,可言渊身上的毒……

    柳若晴不安地看向言渊,心尖莫名地颤了起来,却没敢让言渊发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