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368.保护她只是本能
    第368章368.保护她只是本能

    余小姐以及在场的几名衙役,都为刚才突然的变故愣了一下,随后,便听到一声愤怒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

    “光天化日,身为一府衙役,竟然敢当众杀人,你当这东楚国的国法是摆设吗?”

    随着这冷厉的声音落下,两个俊美的男子,一高一矮,从人群中走出来。

    两双锋锐的眸子,一一扫过在场的衙役,吓得他们一时间愣了神。

    尤其是那高个子,浓烟的剑眉之下,一双冷厉的眸子,即使那般轻描淡写地在他们身上掠过,还是看的他们心惊肉跳。

    好半晌,他们才缓过神来,脸上凶相尽显,“哪里来的刁民,知府衙门的人办事,哪有你们置喙的余地。”

    柳若晴最看不惯这种狗仗人势的衙门走狗,有时候,真觉得权势这东西,虽然害人不浅,可不得不说,还真是好东西。

    连区区府衙的衙役都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草菅人命,可见普通老百姓在这种恶势力之下过得有多惨。

    要是能在这时候耍威风就好了,直接把她身边的王爷老公拉出来一站,不但气派,还能吓人。

    不过,这也是柳若晴在心里想想而已。

    看着面前那几名目露凶光的衙役,柳若晴重重地呸了一声。

    上前将余小姐主仆二人扶起,那几名衙役见柳若晴这般不将他们放在眼底,当下恼羞成怒,从腰间拔出佩剑,便朝柳若晴冲上来。

    言渊的眸光,骤然一冷,眼底在下一秒,凝聚成了一团冰冷之气,本能地上前将柳若晴拉到自己身后,正欲动手,却被柳若晴给阻止了。

    “大哥,区区几个狗腿子,就不需要你亲自动手了吧?”

    她的嘴角带着微笑,眼中那森冷的警告却让言渊无奈地轻笑出声,“好,好,好。”

    他举出双手,做投降状,下一秒,低吼了一声“小心”,便见柳若晴头也不回,抬起一脚,就将身后的人给踹飞了。

    她的动作很快,身手十分敏捷,言渊知道区区几个衙役对柳若晴来说算不上什么。

    只是,保护她,对他来说已经是存在潜意识里的本能,所以,才在看到那几个衙役冲向她的时候,才下意识地就要去护住她。

    看她眼中那阴测测的警告,言渊又无奈又好笑,这丫头还真是把他当成病娇了。

    这几个衙役,他根本不需要用上内力就能收拾他们。

    不过,既然她不放心,他就由她去好了,这几个衙役,还真是不够傻丫头塞牙缝的。

    果然,就在他思忖片刻之间,那几个衙役已经被柳若晴轻松打翻在地。

    “知道这招了叫什么吗?”

    柳若晴得意地拍了拍弄脏的双手,对面前几个痛哭哀嚎的衙役道:“这招叫‘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话音落下,引得全场围观的人都抚掌大笑,让那几名衙役更是烟了脸,脸上那烟白变换的表情,真是好看极了。

    言渊单手扶额,看着自家宝贝王妃那洋洋得意的模样,无奈却又宠溺地笑着。

    柳若晴把玩着手中那几把被她收过来的钢刀,随手一扔,“都是汗臭味,换给你们。”

    眼看着数十把钢刀凌空飞起,又重重落下,恰巧落在那几人的两腿中间,准确无误。

    只听几声惊恐的惨叫声响起,那几名衙役的脸色瞬间煞白。

    随后,人群里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嫌恶的声音,带着弥漫在空气中的骚臭味。

    那几名衙役,竟然被落下的钢刀给吓尿了,地上那一滩一滩流淌着的黄色液体,柳若晴恶心地翻了个白眼,“恶心。”

    随后,走到那余小姐面前,“姑娘,别在这里待着了,小心惹了一身骚。”

    那余小姐跟她的婢女,这才回过神来,面对柳若晴靠近的俊美面庞,脸,微微一红,屈膝行礼,“多谢公子相救。”

    “姑娘不用客气。”

    柳若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余小姐的面容,跟走过来的言渊,悄悄对视了一眼。

    言渊默默地点了点头,便见柳若晴继续道:“在下柳星,这位是我大哥李渊。”

    柳若晴随口便给言渊取了一个名字。

    堂堂靖王爷名震天下,这言渊的名字说出来,怕是能吓倒一大片人,给他取个唐太祖的大名,也不算委屈了他。

    言渊见柳若晴给自己改了名字,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了然一笑。

    “见过李公子。”

    “嗯。”

    言渊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目光并没有在余小姐脸上多停留片刻,也没过多的热情。

    言渊的性子,本就是如此,能让他轻易展露笑脸,又露出如狼似虎表情的人,也就他身边这位敢把他的姓都给改了了小王妃了。

    柳若晴看着言渊淡漠的表情,眼底有些满意地一笑。

    小样儿,表现还不错。

    两人从府衙离开,柳若晴见余小姐愁眉苦脸的样子,便趁机搭讪道:“姑娘,你这一大早地跑到府衙去做什么,又是为什么得罪了那几个衙役?”

    “我……”

    余小姐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因为担心自己说的话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父亲,那张俏丽的脸上,多了几分为难之色。

    柳若晴了然,当下便十分体贴地开口道:“姑娘不便说,那就不说吧,在下二人先告辞了。”

    余小姐抬眸看向柳若晴,秀眉轻轻蹙起,带着几分歉意,“公子救了小女子,小女子本不该隐瞒,只是……小女子还不知道该怎么跟公子说,请公子见谅。”

    “无妨。”

    柳若晴表现得十分体贴,脸上始终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柔软得令人充满了信任感。

    “那我跟大哥就先告辞了,姑娘如需帮忙,就去西街口的那家朋来客栈来找我。”

    柳若晴说了自己的落脚之处,随后,便不做过多的逗留,跟言渊一同离开。

    “公子住朋来客栈?”

    余小姐的脸上有几分衙役。

    柳若晴点点头,走到余小姐面前,压低声音道:“实不相瞒,我们是这次来调查赈灾粮案的王公子身边的侍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