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370.下猛药
    第370章370.下猛药

    “起来吧,这件事,本官一定会严查,在此之前,请姑娘稍安勿躁,切不可再鲁莽行事,招惹府衙那帮人。”

    “是,素瑶谨遵大人之命。”

    “好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本官还有一些要务要处理。”

    “是,素瑶告退。”

    待余素瑶一走,王玄翎立即从椅子上站起,对言渊施礼赔罪道:“王爷恕罪,玄翎越矩了。”

    “无妨。”

    言渊淡淡地摆了摆手,看着窗外的天空,若有所思着什么。

    “言渊,你在想什么?”

    柳若晴见他一直不说话,心里有些不安,便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接下来该先把赈灾粮拿到手,还是再等等那只大老虎冒出来。”

    言渊回神,拍了拍柳若晴的手,半晌,回头对王玄翎道:“跟傅余说,你要广顺府的每一个粮仓。”

    王玄翎一愣,“王爷,这不是打草惊蛇了吗?”

    “不,只是在敲山震虎上面,再下点猛药,现在没时间等那只大老虎慢慢冒了,我们等得起,呈阳县的百姓等不起。”

    “是,玄翎明白,我这就让傅余开粮仓。”

    “本王跟你一起去。”

    “我也去。”

    柳若晴赶忙跟上,手,下意识地抓住言渊的手,有些不敢放开他。

    言渊知道她放心不下,也没反对她过去,况且,她现在的身份,还是王玄翎的侍卫。

    “好。让你跟着。”

    言渊宠溺地捏了捏柳若晴的鼻尖,随后,两人以王玄翎贴身侍卫的身份,去了府衙。

    果然,当傅余听到王玄翎说要打开广顺府所有的粮仓查验的时候,吓得脸色都白了。

    “公……公子,除了府衙的两个粮库,其他两个仓库是乡绅们存粮的私库,我们贸然让他们开仓,不好吧?”

    “本官今早接到密报,说是得知广顺府的某间粮仓内有不少的粮食,本官正想去看看传言是不是真的。”

    王玄翎冰凉的目光,冷冷清清的扫过傅余苍白的脸,吓得傅余连连抬起袖口擦汗。

    “大人,这……这绝对是谣传,这不可能啊,广顺府因为雪灾,收成极少,前段时间老百姓为了避灾,几乎卖光了所有米商家的粮食,怎么可能还会有余粮呢。”

    “既然是谣言,本官就亲自去破一破,看看以后还有谁敢造谣!”

    王玄翎冷声开口,眸光里迸射出来的锋芒,让傅余不敢直视。

    见他如此坚定的样子,傅余急得在心里暗叫不妙。

    藏在修府的那些粮食,一旦被查到了,他该怎么解释啊。

    这一下,他算是被上头那几个人给害死了。

    越想,傅余就越是腿软,那急得连连擦汗又跳脚的模样,真的有些好笑。

    “怎么了,傅大人,还有什么问题吗?”

    “这……没……没问题。”

    傅余哪里敢说有问题,他要是敢拒绝,不是明摆着告诉王玄翎他心里有鬼么?

    “既然没问题,那就请吧。”

    “是……是。”

    傅余点点头,目光,朝站在厅内的师爷看了一眼,那师爷心领神会,很快便从府衙后院走了出去。

    后门刚一打开,便被一道带着女子香气的身影,给挡住了。

    喉咙瞬间被扼住,他被女子轻轻松松摔到了墙上,“师爷这么急着是要去哪呢?”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沁。

    在言渊随王玄翎去府衙之后,便吩咐了沈沁守在了府衙后,果然,便看到这个师爷悄悄从后门出来,急着报信。

    “你……你是谁?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不说是吗?”

    沈沁的唇角一勾,眼底是毫不犹豫的决绝之色,她虽然在王玄翎面前有些局促,但是在旁人面前,下手却绝不留情。

    她一拳打在那师爷的小腹上,力量不重,却隔着肚皮击中了他的要害,疼得那师爷浑身发抖,面目狰狞。

    “说!去哪里?不说的话,再给你一拳!”

    那师爷疼得面目狰狞,好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没想到一个看上去如此瘦弱的女孩子,下手竟然这么重。

    “我说,我说!”

    好半晌,他才勉强缓过劲来,道:“我们大人让我去找修员外,通知他,王大人要开粮仓。”

    沈沁双手环胸地看着那师爷,嘴边突然间发出了一声嗤笑,“原来是让你去通风报信啊。”

    王爷料得可真准。

    话音落下,她将手中的一粒药丸,扔进那师爷的嘴里,等他师爷反应过来的时候,药丸已经进了他嘴里了。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你觉得呢?”

    她的手,轻轻按在师爷的肩膀上,唇角勾着微笑,却让此时那师爷看上去,犹如来自地狱的鬼魅,恐怖瘆人。

    “有没有觉得肩膀又痛又痒?”

    她问得漫不经心,却让师爷吓得顿时脸色发白,“你……你给我服了毒药?”

    沈沁笑了一笑,默认了。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我满意了,就会给你解药。”

    “好,好,姑娘请问,小的一定如实回答。”

    “你之前的那师爷去哪了?”

    沈沁的眸光,森然一凝,乍看上去,还多了几分杀气。

    这样的杀气,仿佛是长时间历练出来的,如果柳若晴看到的话,或许也会被沈沁这样的眼神给吓到。

    “原来……原来那师爷……失……失踪了。”

    他的脖子,瑟缩了一下,在看到沈沁眯起的瞳孔里散发出来的冷意时,吓得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姑娘饶命,姑娘饶命,小的真的不知道那师爷去了哪里,傅大人也在暗中找寻他的下落。”

    沈沁的眸光,微微一亮,“说具体点。”

    言语间,隐藏着一丝不耐。

    “是,是。”

    那师爷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道:“好像是鲁师爷手上有一份非常重要的东西,傅大人很紧张,已经派了不少人去找他的下落,但是一直没找着。”

    重要的东西?难道是账册?

    沈沁拧着眉,片刻没有吭声。

    “姑娘,小的说的句句属实,绝不敢有半点欺瞒,您可一定要相信我呀。”

    沈沁的思绪,被那师爷的哭喊声给拉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