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371.找回赈灾粮
    第371章371.找回赈灾粮

    “是不是属实,我得查证了才知道,你现在就去修府吧,刚才的事,你敢有半点泄露出去,小心肠穿肚烂!”

    沈沁吓唬完之后,转身便走。

    那师爷一听到肠穿肚烂,便吓得魂飞魄散,立即拦在沈沁面前,跪了下来,“姑娘,小的把话都如实说了,求您把解药给我吧,求求你了,姑娘。”

    沈沁优雅一笑,“你放心,这毒药毒性很慢,半个月之内都不会毒发,只要你这半个月老实点,把该闭的嘴闭上,解药我到时候自会给你,你自己好生掂量着。”

    “是,是。”

    师爷被吓得不轻,完全没注意到沈沁眼底那得逞的笑意,直到她离开了之后,他已经吓得衣服都湿透了,就差一点就尿出来了。

    傅余原本还想借着其它几个粮仓的时机,拖延去修府,却没想到,王玄翎首先提出的就是去修府。

    吓得傅余不停地擦着冷汗。

    虽说上头早就说了会处理好藏在修府的那些粮食,可是,他的心,总是悬着不敢松懈下来。

    王玄翎命以侍卫身份跟在他身边的言渊,去联系了守城将领负责这次的搜查工作。

    一方面是为了试探守城大将秦雄有没有跟知府他们勾结,另一方面,有守城大将在,搜查工作会进展得更加迅速。

    当修府的粮库被打开,里面堆满了几十万石粮食,虽然包装粮食的袋子,全部换成了普通的袋子,可也足够让傅余吓得双腿发抖。

    上头说的有办法处理,就只是把米袋给换了?

    可这让他怎么去解释,修府会存着这几十万石粮食?

    王玄翎半眯着双眼,盯着面前堆积如山的粮食一言不发,身上森冷的模样,让傅余连头都不敢抬一下。

    言渊也同样不发一言,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了,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意味。

    “修员外。”

    王玄翎沉沉地唤了一声,便见站在一旁脸色带着惧意的乡绅修善立即拱手迎了上来,那颤颤巍巍的模样,分明是被吓得不轻。

    “草民在。”

    “本官倒是没想到,这灾荒之际,你家的粮库,还能存上这么多的粮食。”

    “这……”

    修善的目光,朝边上已经面色发白的傅余看了一眼,随后,战战兢兢道:“回禀大人,这些粮食都是去年卖不出去的余粮,草民……草民只能存在这里了。”

    “卖不出去?”

    王玄翎挑了挑眉,目光投向傅余,道:“可傅大人跟本官说,整个广顺府的米商都把米给卖光了,只存了一些度日,这又是怎么回事?”

    傅余见王玄翎提到自己,立即颤颤巍巍地上来,“下官……下官并不知道修员外家还有这么多粮食没卖出去,只是私以为在灾荒之际,粮食应该卖光了才是。”

    “原来是这样。”

    王玄翎低低地笑了一声,对傅余的解释,显然并不相信。

    “修员外,把你家粮铺两年来的账册都拿过来给本官看看。”

    王玄翎突然间提起这个,让修员外的脸色骤然一变,瞬间便明白了什么。

    粮铺的账册上,明明白白地记着每年的收成,销售,只要他一查,这多出来的就是几十万石粮食的来历就说不清了。

    这一次他们搞突袭,让他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准备。

    昨晚那几个夜探粮库的人,他也已经料到有可能是朝廷派来的,但是粮食连夜没办法运出城,他只能将户部的粮袋给换了,只想着能先应付过去。

    却没想到,这巡按大人会突然间提出要看粮铺的账册。

    王玄翎不给修善找借口的机会,对言渊道:“李侍卫,你随修员外一同前去。”

    “是,大人。”

    修善没有办法,在言渊的监控下,去了书房,将账册拿了过来。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这名侍卫,发现这侍卫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森冷的气场,比起王玄翎竟然更大一些。

    让他连直视他一眼都不敢。

    账册拿回来了,王玄翎细细地翻了一遍,这中间,不过就是半刻钟的事,却让在场涉事的人一个个吓得汗流浃背,不敢吭声。

    直到啪的一声,王玄翎将账册往修善面前重重一甩,“修员外,现在你跟我好好解释一下,这多出来的几十万石粮食,是怎么回事?”

    “大人恕罪,大人恕罪!”

    修善立即跪下请罪,“草民也不知这是怎么回事,是……是傅大人跟草民说,要借草民的粮库一用,草民便借了,后来,草民看到那粮袋上写着{‘户部赈灾粮’的字样,便知道这是朝廷发下来赈灾的粮食,草民问过傅大人,傅大人让草民不要多管闲事,否则草民一家老小的性命就堪忧了,所以……所以才……”

    言渊站在一旁,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修善的模样,对于他这般轻易的招人,心里反而多了几分疑虑。

    只不过,他轻易招了也好,至少这是赈灾粮无疑了。

    一切,等解决了呈阳县的饥荒再说。

    王玄翎的目光,缓缓投向傅余,此时,傅余已经瘫软在了地上,连跪都没办法跪直离了。

    “傅大人,本官想听听你的说法。”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些赈灾粮,不是下官……”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风从傅余的背后闪过,言渊的眸光冷了下来,立即伸手去将傅余拉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枚锋锐的飞镖,直接对准傅余的心脏射进去,傅余甚至来不及多说一个字,就已经毙命了。

    从他的心口,流出一滩烟血,带着一股浓重的气味。

    “这是见血封喉的剧毒,看样子,对方是不打算给傅余多说一个字的机会。”

    王玄翎抬眼看向言渊,听似漫不经心的语气里,隐藏着一丝克制和凝重。

    言渊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修善,他从觉得,这个修员外没表面上看着这么简单。

    几十万石赈灾粮,说贪就贪,说招就招,偌大的一个米商,会因为一个知府随便威胁恐吓两句,就敢去掺和贪污赈灾粮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