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373.你还真是坏透了
    第373章373.你还真是坏透了

    他赔笑了两声,跟着道:“卑职已经将县衙内的客房命人收拾好了,公子若不嫌弃,就在县衙内住下吧。”

    王玄翎见言渊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便顺势应了下来,“也好,本公子回京交差之前,正好想看一看这呈阳县雪化了后的美景,听说,呈阳县的风景,是远近驰名的。”

    “是,是,如果不是这雪灾的话,呈阳县还真是美得让过往的游客都流连忘返呢。”

    “是吗?那我倒是要多留几日看看,就打扰余县令了。”

    “公子言重了,这是下官的荣幸。”

    一行人就这样,在知县衙门住了下来。

    言渊的房间内,他的脸色不是很好,这几日,心口已经疼了好几次,一次比一次厉害。

    只是他不敢在柳若晴面前表现出来,一直忍着。

    好在,来了县衙后,余良给每个人都安排了一个房间住下,他跟柳若晴也分别住一间房,他心脏痛起来的时候,才没被她察觉。

    在桌边坐下,他端起面前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缓缓喝下,心口才舒服了一些。

    没想到那一点尚未清除的余毒,毒性竟然这么烈。

    难怪柳前辈几次叮嘱他,服药没超过一个月,千万不能用内力,否则前面服的药也就跟着前功尽弃了。

    他拧起了眉,心脏那种疼痛感一次比一次强烈了,晴晴对这事儿这么敏感,真的能一直瞒下去吗?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他的心头,狠狠抖了一下,随后,赶忙收起了脸上担忧的情绪,走上前去开门。

    看到柳若晴嬉笑的眉眼出现在他面前,虽然一身男人装束,却还是轻易地吸引着他。

    长臂一伸,将她从门外拉了进来,随着关门的动作,他的吻,在柳若晴唇上,快速落了下来。

    这样的吻,带着深深的缱绻,停留了好久,才将柳若晴松开。

    柳若晴被他吻得双颊泛红,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干嘛呀,大白天的,不怕被人看到,小心人家怀疑你有龙阳之癖。”

    言渊不以为意地轻笑了两声,从身后拦腰揽过柳若晴,在自己腿上坐了下来。

    “别人要怀疑就随便他们怀疑,我只想亲亲我的小王妃,不行吗?”

    言渊的手,缠绕着柳若晴的腰,唇,轻轻在他耳垂上咬着,让柳若晴的身子,酥得下意识地扭动了起来。

    “别乱动,小心我大白天就把你给吞了。”

    言渊带着一丝低哑的警告声,在柳若晴的耳边响起,她怔了一下,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那本能的小动作,竟然让某人的双腿间,有些鼓起来了。

    她坏笑了两声,又故意扭动了两下,却被言渊给扣住了身子,扣得紧紧的。

    “你还真是坏透了。”

    他的声音,比起刚才又沙哑了一些,还带着几分微颤。

    柳若晴刚打算不玩了,却已经来不及了。

    言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将她抱向大床,欺身压了下来。

    手,扯开柳若晴的上衣,熟练地探了进去,在柳若晴的惊呼声中,促狭一笑,“自己挑起的火,自己负责灭掉。”

    他的吻,在柳若晴微张的双唇上,覆了上来,在柳若晴的嘴里,肆意品尝着她的芳香。

    “别……言渊,大白天的呢。”

    柳若晴伸手推着他,力气却不大,甚至还有些欲拒还迎的意味,双颊被言渊挑逗得有些泛红,微微睁着的眸子,带着迷离诱人的晶亮。

    这个样子的额柳若晴,对言渊来说,无疑是催发他本就是难以克制的**。

    他二话不说,再一次吻了上去。

    唇,贴着她柔软微张的双唇,轻轻摩擦着,“大白天也不能阻止本王跟爱妻亲热。”

    言渊的技术很好,这个男人一旦解禁了,就是一个天生技巧完美的挑逗者。

    柳若晴被他随意撩拨了两下,整个竭力压着的**被瞬间冲垮了。

    她伸出双手,勾住言渊的脖子,无比热情地回吻着他,室内的温度,在一点一点地向上攀升……

    “柳公子。”

    突然间,门外一道俏丽的嗓音响起,吓得柳若晴猛地从床上坐起,顺势抬起脚往言渊身上一踹。

    言渊完全没任何心理准备,就被柳若晴给踹到了地上。

    “该死!”

    身上燃烧的**,正在失控地蔓延着,被外面这声音给打断了,言渊无比恼火地咒骂了一声。

    这个余小姐未免也太不懂事了!

    言渊在心里咒骂道,见柳若晴正手忙脚乱地整理着被他撕扯开的衣服,不停地挥着手,散去脸上的红晕。

    “柳公子,请问你在吗?”

    隔壁房间的房门外,余素瑶轻轻敲着柳若晴的房门。

    柳若晴上前去开门,耳根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余小姐,你找我?”

    余素瑶见柳若晴从隔壁房间出来,先是一愣,倒也没有多想,只是在看到柳若晴的时候,眼底萦绕着几分少女的羞涩。

    “原来柳公子您在李公子房里啊。”

    “呃&……嗯,是啊,我在跟大哥聊天呢。”

    想起刚才在房间里发生的事,柳若晴的耳根便禁不住有些泛红。

    此时,言渊已经整理好衣裳,烟着脸,站在柳若晴身边,那模样,充满了欲求不满的味道。

    余素瑶没察觉出来,只是对着柳若晴淡淡一笑,脸颊带着一丝红晕。

    “余小姐找我有事吗?”

    “呃……也没什么事,上次在府衙,得亏有公子相救才得以活命,素瑶一直没有机会答谢公子,今日去厨房给公子炖了一碗汤,还请公子不要嫌弃。”

    余素瑶说着,头,往下垂得更低了一些。

    柳若晴看了看丫鬟杏儿手中端上来的补汤,香味四溢,柳若晴闻着,还真有些饿了。

    也没想太多,柳若晴很不客气地将汤给接了过来,“那我就不客气了,多谢余小姐。”

    “柳公子客气了。”

    余素瑶低垂着眸子,微微切了切身,“既然柳公子跟李公子有事情要聊,那素瑶就不打扰了。”

    “好,余小姐慢走。”

    这几句话,是一直拉长着脸没说话的言渊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