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374.真不敢了
    第374章374.真不敢了

    余素瑶的脸上讶了一下,倒也没多说什么,“素瑶告退。”

    言渊一把将柳若晴从外面拉了回来,脸上还有些欲求不满的怒火。

    “余小姐的厨艺还真不错,谁要是娶了她,这辈子可要享福了。”

    柳若晴尝了一口余素瑶送来的汤,由衷赞道。

    只听言渊只是哼哼了两声,算是回应,脸上的不满却丝毫没有减退。

    柳若晴知道他还在为刚才好事被打断的事而气恼,当下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白眼。

    “你要不要尝一尝?”

    她舀了一勺递到言渊面前,却见他把脸给转开了,“本王只吃你做的东西。”

    矫情!

    柳若晴在心里低低地吐槽了一句,“是吗?王府里的厨师做的菜,你没吃过吗?”

    言渊见她还跟自己抬杠,当下夺去了她手中的调羹,往边上一扔,将她带进自己怀里,“你明知道本王的意思,还跟我抬杠。”

    说着,手在柳若晴的腰间轻轻掐了一下。

    柳若晴怕痒,被他随意挠了几下,便在他怀中挣扎着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哈哈哈~~~~”

    “真的不敢了?”

    言渊停下手中的动作,挑了挑眉,看着她眼中因为大笑而闪烁的晶莹,心头一动。

    俯下身,再一次吻上了柳若晴的唇。

    只是轻轻一碰,他突然间停了下来,眉头有些痛苦地一皱。

    手,往心口捂去,却在看到柳若晴迷惑的双眼时,立即将手收了回来。

    在柳若晴看不到的角度,十分用力地握紧了拳头,面上却并无异色

    柳若晴察觉到了他刚才那极为短暂的异样,不放心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突然想起来等会儿那余小姐又回来了,被她撞上就不好了。”

    他随口找了一个借口搪塞道,即使心脏疼得要命,这会儿也只能咬牙忍着。

    他的手,轻轻拂过柳若晴的发丝,眼底满满的爱恋和浓情。

    他停在柳若晴头发上的手掌在发抖,可柳若晴的角度,并没有看到。

    言渊讲话的语气和神态一切如常,柳若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也就没往深入去想了。

    她带着玩味的笑,轻轻摸了一把言渊的下巴,道:“刚刚是谁说,大白天也不能阻止你跟你的爱妃亲热的?”

    胸口那一阵剧痛终于过去,言渊不动声色地吐了口浊气,伸手握住柳若晴停在自己下巴上顽皮的小手,挑了挑眉,“如果你想继续的话,我们可以继续。”

    “不要!”

    柳若晴快速将手从言渊的手中抽了回来,快速转移了话题。

    “对了,这一次赈灾粮的案子,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吗?”

    言渊摇摇头,“当然不能就此结束,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这背后之人的身份不容小觑,那傅余被灭口,就说明这个案子,牵扯为了不少的人。”

    他收起了刚才跟柳若晴玩笑的心情,表情多了几分严肃,“那枚射杀傅余的毒镖,对手的身手十分敏捷,我及时反映过来拉开傅余,还是让傅余避不开对方的毒手,这足以证明,凶手的武功,绝不在我之下,区区一个知府或是巡抚,还没那个本事能出动这样一个高手。”

    柳若晴点点头,又想起那几个在修家粮库出现的东瀛忍者,知道这件事,确实没那么简单。

    “那你打算怎么做?”

    “等安顿好这里的灾民之后,先回京,暗中再细细调查这个案子。”

    他现在还有些担心自己身上的毒,这毒的情况,比他想象得要复杂多了。

    他得保障晴晴安全回京之后,再找机会去调查这件事。

    他不能让晴晴置身在这样的危险当中,赈灾粮的背后,不会这么简单。

    “先回京?那不是给了他们喘息的机会了吗?”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心里的打算,听他这么说,有些吃惊。

    “只有先回京了,他们才能放松警惕,我们才能更好深入地去调查这个案子。”

    言渊回答得面不改色,柳若晴想想也没什么不对,就相信了。

    “赈灾粮的事,估计这两天就能结束了,上次找广顺府师爷的事,怎么样了?”

    柳若晴问道。

    “这件事,之前交给沈沁去查了,这几天回程,一直没时间过问这件事。”

    柳若晴点点头,“我等下去问问沈沁。”

    她突然间促狭一笑,托着腮,道:“我发现这几天王玄翎对沈沁的态度,好像没之前那么恶劣了。”

    言渊看着她这副八卦的模样,用食指轻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你这次把沈沁叫过来,就是为了给她和王玄翎当媒人?”

    “那我不是觉得她太可怜了嘛,就给她找个机会呗,况且,她也能帮上我们的忙,不是吗?”

    柳若晴转了转眼珠子,长长地叹了口气,道:“这王玄翎也是,沈鸢的死,跟沈沁有什么关系,他干嘛把怒气转到沈沁身上来。”

    见她这副替沈沁抱不平的模样,言渊在心里无奈苦笑。

    对别人的事这么上心,怎么就对他们之间的事,这么不放在心上呢。

    言渊到现在都不知道柳若晴前段时间做的决定,心里还以为等柳千寻回来了,她就要离开。

    要说之前,他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和不舍的话,现在,他心里倒是有些希望她能快点离开。

    他体内的毒,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两天后,赈灾粮尽数发放完毕。

    一大早,王玄翎便过来找言渊,提起深入调查赈灾粮的案子。

    “去街上走走,顺便看看这里的民风。”

    言渊从房间里出来,似乎并不愿意在县衙讨论这件事。

    这一点,王玄翎也注意到了。

    从县衙出来的时候,王玄翎才低声问道:“王爷是觉得,这个案子在县衙内不方便说吗?”

    “嗯。”

    言渊倒也不隐瞒什么,点了点头,“本王总觉得,呈阳县给我的感觉有些古怪,却也说不出到底古怪在哪里。”

    这会儿,就他们两个人,柳若晴一早就被余素瑶给约出去了,柳若晴又怕冷落了沈沁,连她也一起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