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375.当成情敌了
    第375章375.当成情敌了

    王玄翎听言渊这么说,赞同地点了点头,“布满王爷,我也觉得这里怪怪的,好像无形当中,被一股力量控住着这里似的。”

    “也许是因为赈灾粮案子的幕后烟手没查出来,所以让我们心里觉得有些悬吧。”

    言渊也只能这样想。

    “那个广顺府的师爷是这个案子的关键,等会儿我找沈沁问一问她当日问到的情况。”

    两人一路闲聊,一路往前走,赈灾粮发放下之后,呈阳县的惨状总算是有所缓解。

    他们四处听到的,都是对余良的赞扬和称颂,丝毫没提半句皇帝隆恩。

    而且,那种表达恩情的方式,总是让言渊觉得有些异常,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侧目见王玄翎也一直锁着眉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便问道:“你听出什么来了?”

    王玄翎回神,也不隐瞒,低声对言渊道:“王爷有没有觉得,这里的老百姓,对余良的那种爱戴,有些过头了,就像是……”

    王玄翎皱了一下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

    “就像是……余良能操控这一整个呈阳县,只要他一声令下,哪怕是去早饭,这些老百姓都能心甘情愿跟他去。”

    言渊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而说出来的话,却直击王玄翎的心底。

    王玄翎的眼底,一片讶然之色,随后,点了点头,“正是如此,这几日来,玄翎心里正是这样的感觉。虽说余良几乎为了这里的老百姓鞠躬尽瘁,这次赈灾粮能成功到他们手上,虽说有余良的功劳,但是不至于让老百姓肝脑涂地成这样,这几天,我总觉得,这呈阳县的百姓,像是被洗脑了一般,除了余良,谁都不认。”

    言渊笑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道:“是啊,余良是忠臣也就罢了,如若是什么奸险狡诈之徒,恐怕就危险了。”

    “没错,呈阳县是边关要塞,控制住这里,相当于控制住我们东楚的咽喉,您看前段时间还揭竿而起,落草为寇的呈阳县百姓,只需要余良一句话,就乖乖老实下来,这未免也太……”

    言渊抬了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自古当官,最忌讳的就是被上封猜忌,余良得民心是好事,我们过分猜忌,要是落到余良耳中,会寒了人家的心。”

    言渊意味深长道。

    王玄翎果断没有再说什么,可对于这个余县令,他却怎么都放心不下来。

    “她们在前面,我们去看看,你找机会,问一问沈沁关于那师爷的情况。”

    王玄翎领会地点了点头,余良既然不可信,那有些话,还是得在外面交流。

    再说另一边,余素瑶一早就将柳若晴约出来,只是想单独找个机会跟她相处,却没想到,她还带了一个人。

    而这位“柳公子”对待沈沁,明显比对待她要热情多了。

    柳若晴倒是忘了自己现在是柳侍卫,因为跟余素瑶不是太熟,她倒不怎么愿意跟她亲近。

    只是不好意思拂了人家的好意,便只能答应跟她一起出来欣赏这呈阳县的美景了。

    “这呈阳县的稀奇玩意儿还真不少。”

    余素瑶走到柳若晴身边,脸上隐隐地带着几分失落。

    她明显发现,柳公子对沈姑娘比对她亲热多了。

    见柳若晴这样开口,余素瑶正好找了一个话题,插了进去。

    “是啊,柳公子,这呈阳县跟塞外接壤,西面又是波斯国,这里经常有波斯国的商人过来做买卖,有很多稀奇玩意儿,公子可以四处多看看。”

    余素瑶跟柳若晴说话的说话,脸颊总是不由自主地泛起了红晕,还有几分少女的羞涩。

    这一点,沈沁早就看出来了,心下不禁暗笑。

    难怪她觉得这沈小姐从出门开始就对她充满了敌意,原来是把她当成“情敌”了。

    “沈沁。”

    王玄翎的声音,突然间在她背后响起,足足吓了她一大跳。

    每一次,一遇上王玄翎,她浑身的神经都被吊起,紧张得要死。

    她转过身来,见王玄翎正朝她们走来。

    “公子。”

    沈沁以婢女的身份,对王玄翎行礼。

    “参见大人。”

    余素瑶随同柳若晴跟着行礼。

    王玄翎对她们微微点了点头,道:“沈沁,你过来,陪本官去逛逛。”

    沈沁愣了一下,明知道王玄翎肯定找她有事,可听到他这样说,心里还是有些窃喜。

    “是,大人。”

    沈沁跟着王玄翎离开,余素瑶的眼底,闪过一丝欣然之色,对柳若晴道:“看大人的样子,好像是喜欢沈姑娘。”

    “嗯?”

    柳若晴对余素瑶这样的定义给讶了一下。

    王玄翎喜欢沈沁?要真这样就好了。

    王玄翎特地来找沈沁,肯定是跟赈灾粮的案子有关。

    只是,她没把这样的想法告诉余素瑶,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也许吧。”

    余素瑶打量着柳若晴的表情,看她的样子,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心里往下微微一沉。

    “公子不开心吗?”

    “嗯?”

    她看着余素瑶异样的目光,笑道:“余小姐怎么这样问?”

    “没……没什么。”

    余素瑶摇摇头,没好意思多说什么。

    “公子,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柳若晴正要点头,却见不远处,言渊一个人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走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的言渊,柳若晴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

    在他身上,她竟然看到了一种心疼的孤独

    “公子?”

    余素瑶见她不语,又低低地唤了一声。

    柳若晴回过神来,道:“我大哥在那边,我们叫上他一起吧。”

    她也不等余素瑶开口,便加快了脚步,跑了上去。

    余素瑶身边的丫鬟看着柳若晴急于跑开的背影,道:“小姐,奴婢怎么觉得柳公子对他那位大哥比您一个姑娘家还热切。”

    余素瑶笑了一笑,道:“柳公子跟李公子一直关系很好,八成是看他一个人在街上逛着,不忍心吧。”

    “小姐,您呀,明明就喜欢柳公子,奴婢都看得出来,奴婢才不信柳公子不知道呢,他这样对您爱答不理的,您还理他干嘛呀。只是一个侍卫而已,瞧把她给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