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376.赤火蛇
    第376章376.赤火蛇

    “住嘴!”

    余素瑶低声呵斥了一声,“不得无礼!柳公子跟李公子交好,又有哪里不对吗?哪里轮得到我们嚼舌根!”

    “小姐……”

    杏儿有些不满地撅起了嘴。

    “好了,我们过去吧,不管怎么样,人家是客人,我们总要有点待客之道。”

    “奴婢知道了。”

    柳若晴加快了脚步,追上了言渊。

    “需要作陪吗,公子?”

    她走到言渊身边,玩味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言渊立即收起了眼中的惆怅,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侧过头来,看向她。

    习惯性地揉了揉她的脑袋,道:“不是跟余小姐出去玩了吗?”

    “嗯,刚才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孤孤单单,本公子有些不忍心呗。”

    柳若晴如实承认道,因为看到余素瑶主仆二人过来了,她也不好跟言渊太过亲热。

    “李公子。”

    余素瑶对言渊微微行了下礼,尽管她是县令之女,完全没必要对一个“侍卫”行礼,可余素瑶还是这样做了。

    言渊微不可查地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了。

    余素瑶知道,这个李侍卫除了对他身边的柳公子看上去比较和颜悦色之外,就算是面对他的主子王大人的时候,都没有过多柔和的表情。

    好像他的温柔,他一些潜意识里宠溺的小动作,只是对他身边的柳公子才有。

    别说是杏儿,就连她,都几次觉得李公子对柳公子有些不一样的感情,可她又不好意思往深入去猜测。

    再说沈沁和王玄翎那边。

    果然如沈沁所料,王玄翎主动提出的“逛逛”是有事情要问她。

    上次,她抓着那师爷恐吓了一些情况出来之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王玄翎说,这一次,他果然是为了这件事。

    “你是说,那个失踪的鲁师爷手上,有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嗯,那个新师爷说,傅余一直暗中派人在找他,他没有大张旗鼓地去找,想必不想让人把注意力放到鲁师爷身上,所以,我猜测,他手上可能有一本账册。”

    沈沁如实回答道。

    王玄翎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有可能!如今那鲁师爷下落不明,傅余虽然死了,但是,应该还有人在找他,我们必须要赶在那些人之前,找到鲁师爷的下落。”

    沈沁点点头,看向王玄翎,想说什么,又硬生生地给咽了下去。

    王玄翎见她欲言又止,便出声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

    “我听说,有个叫天机阁的地方,可以知道天下人都想知道的事,不如我们请天机阁帮忙查一下鲁师爷的下落?”

    “天机阁?”

    王玄翎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动声色地惊诧,那双看似温和的眼底,一抹凌厉的锋芒一闪而过。

    “你怎么知道天机阁?”

    沈沁面色如常,平静地回答道:“以前听我伯父说起过,不过他也只是随口一提,并没有跟我详细说过这个组织。”

    她看了一眼王玄翎打量的眼神,继续道:“刚才,我也只是随口说一说,毕竟,我们连天机阁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更别说让他们帮忙了。”

    王玄翎神色如常,听她这样说,点了点头,“既然连天机阁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就不用说这种有的没的的提议,况且,找一个区区的师爷,天机阁这种神秘的组织,未必会帮我们这个忙。”

    “是。”

    沈沁颔首,恭敬地站在一旁。

    王玄翎愣了一下,沈沁这个下意识的举动,让他的眼底,掠过一丝怀疑。

    这哪里是一个普通的婢女对主子的态度,更像是一个下属对主上的态度。

    王玄翎心底一惊,深不见底的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明的深意。

    “回去吧,这件事,得跟王爷好好商量商量。”

    王玄翎将审视的目光,不动声色地从沈沁的脸上收回。

    两人往回走的路上,看到余良正在体察民情,看上去十分具有亲和力。

    他站在田间,裤脚微微卷起,跟村民说笑着。

    看到王玄翎过来,赶忙走上前来打招呼,“下官见过钦差大人。”

    “余县令不用多礼。”

    那几个村民听余良唤王玄翎为钦差大人,当下便立即下跪行礼。

    可很明显,村民对余良那种发自内心的尊崇,跟面对王玄翎时勉强的行礼态度完全不一样。

    王玄翎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暗暗地看在眼里。

    “余大人真是老百姓的父母官,本官很欣慰。”

    “大人过赞了,下官只是尽自己所能,尽快帮老百姓恢复劳作。”

    王玄翎满意地点了点头,目光扫了面前一片原本被积雪覆盖的田地,此时积雪化了之后,正好开春可以用来耘田。

    “咦?是我爹爹,我爹爹在那里。”

    柳若晴一行人也正好来了这里,余素瑶看到站在田间跟村民说笑的余良,脸上一片欢喜。

    “爹爹。”

    余良回头,见是余素瑶,便对她挥了挥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条蛇从田间飞出,正朝其中一名村民冲上去。

    只听余良一声慌张的惊呼声响起,他将那名村民推开,而自己则被那条蛇给用力咬住了手腕,死死不肯松口。

    “爹爹!”

    余素瑶大喊了一声,快速朝余良冲了上去,此时,那几名村民已经围了上来。

    有人甚至不要命地想要徒手将那条蛇给拿开,很显然,为了救余良,那人连命都不要了。

    “大人,您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大人,大人……”

    “都怪我,大人怎么能为了我这样的小老百姓舍命相救呢,都怪我,是我该死……”

    那毒蛇咬了余良一口之后,很快便以迅雷之势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人只顾着去余良的伤势,也没人顾得上那条蛇了。

    余良已经昏迷过去,浑身泛起了青紫色,显然中毒颇深。

    “先把余大人送回县衙,赶快去请大夫。”

    王玄翎立即下令道。

    很快,一种村民将余良往县衙送回去,神色慌张。

    王玄翎小声地来到言渊面前,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后,又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